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三章 杀人灭口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男子瞧着姜欢的眼神透露出怀疑的意味,忙不迭补充道,“五公主兴许有所不知,在相府,每日准备膳食皆是要提前许多的。因为相府的膳食皆是十分的丰盛,无论这一日发生了何事,这每日的膳食皆是须得按照标准备好,并不可偷懒减了分量和品种的。”

    男子说着,便是从怀里摸出一张沾血的字条来,“若五公主不信,可瞧瞧这张菜单的。”

    姜欢并不嫌弃那字条上所沾染的血渍,信手拈过,仔细地将每一样菜品都是给看了一遍。

    随即,她的目光落在了一道猪骨汤上。

    想来为了防止自己追究,男子该是已经将半成品的猪骨汤给备下了。

    姜欢笑出声来,眸中染上三分讥讽,瞧的男子只觉着自己浑身都是不大舒服的。

    她太过得心应手了一些,就仿佛每件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皆是被姜欢所掌控着的。

    无论是男子如何地想要扭转此事的结果,都是已经难以扭转的了。

    “你知不知晓,兹国人除了手指发黑以外,还有着一个特征的?”姜欢眸中透出诡异且危险的意味,瞧的那男子浑身发冷,本就因为失血而发白的脸瞧着更为惨白了一些。

    他嘴唇翕动着,却是一个音节都已经发不出。

    姜欢伸手就是掐住男子的脖子,她下了死劲,掐的那男子颇为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他起初还不愿还手,只装作一副不知武功的模样,任由着姜欢将他掐的翻了白眼,几乎是随时都要断了气的。

    姜欢瞧着男子这副模样,附到他耳边沉声道,“你要是不还手的话,你那个要保护的小姑娘,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要被抓回来了。”

    那本已打算赴死的男子陡然间睁开双眼,他原本坦然且无辜的眼神倏地一变,噙满怒火,仿佛要将姜欢给生生用那无尽的业火给烧的不入轮回一般。

    姜欢不恼,只是静静地瞧着这男子,似乎在等着什么一样。

    只见男子猛地反手攥住姜欢手腕,一个用力便是将姜欢整个人都是掀翻了过去。

    而姜欢灵巧地按住了男子的肩膀,顺着他的动作往反方向扣住。

    只消得一瞬间的事情,姜欢已经是翻身到了男子身后。

    她再次扼住了男子的喉咙,猛地伸手拽下了男子的后衣领,露出了那一块发红的印记。

    这印记呈现了花骨朵绽开时的模样,而且越来越清晰,一点点将其最真实的模样表露而出。

    “每个兹国人在幼时都会在体内种下一颗花种,随着年纪的增长,这颗花种所留下的印记会愈发的明显。尤其是在体温升高,沾染了汗水的同时,这花种的印记就是会显露而出。”姜欢狠狠地盯着他,那目光透出肃杀之气,“没想到兹国竟是还有亡国余孽埋伏在京都之中,还敢下毒谋害相府大小姐的。你倒是行的端正之事,胆子大的很。”

    男子恨不能咬碎牙齿,他如今揭下了假面,先前的伪装都是已经难以瞧见,唯独留下了那满身的杀意。

    这男子哪里还能够瞧见先前对姜欢的敬重之意,如今他不过是被自己的怒火给吞噬,将要成为愤怒的奴隶罢了。

    他心上现下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姜欢。

    兹国当年数万百姓不曾做成的事情,今日对于他而言,唾手可得。

    男子已然抛却了先前种种警告,满眼皆是要将姜欢给千刀万剐了的杀意。

    姜欢瞧着男子的双眸,却是有些恍惚了。

    前世自己跳下城墙之前,是否也是这般的眼神望着那尸首遍野的姜国废墟呢。

    是否也曾,这般地望着陈渡呢。

    姜欢愕然瞪大了眸子,她犹豫间,男子已经是伸手攥住了她的脖子,犹如攥着一只瘦弱无力的小狗似的。

    姜欢却是不曾挣扎,她只是艰难地一字一句,吐露道,“你就算杀了我,兹国也是不会复国,你的百姓也都是不会复生了。”

    “你给我闭嘴!都是你!若非是你姜国出手,我兹国何故亡的这般惨!”男子红了眼,几乎是要将姜欢给掐死的了。

    只是姜欢还未再与他多说两三句,只瞧见一把匕首飞快地朝着他二人纠缠的地方飞窜而来。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那匕首竟是直接插入男子的手背上,逼的男子松开了姜欢的脖颈。

    随即再下一瞬,另一把匕首竟是直直刺入男子胸膛上。

    鲜血喷溅而出,将姜欢那一条鹅黄色的长裙染脏,惊得她矗立在原地,身子一动不动,唯有那眸子在沾染上鲜血的瞬间,不由自主地震颤了一下。

    “哥哥——”一身形娇小的姑娘从人群中扑了过来,她早已是泪流满面,拼命地捂住男子的伤口,试图以此举动来为男子止住血。

    可不过只是徒劳而已。

    男子四肢抽动了一下,随后便是没了呼吸。

    直到他死,都是那一双满怀愤怒的眸子望着姜欢,似乎是要将她割碎一般。

    将她拽入那无间地狱之中。

    “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少女低声啜泣着,她的肩膀因为悲痛而止不住地颤抖着,垂下的长发间隙中,能够瞧见那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蔷薇正在不断地绽开,直至遍布整片背部。

    看来,这就是培育着归去来的宿主了。

    归去来的毒性比起其他的花种都是要来的更强一些,而宿主在培育的过程中亦是不可避免地需要接触到归去来的毒粉。

    想要完全避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故而这种独属于兹国的印记,会在毒素的催动下,愈发地红艳且迷人,几乎是与真花无二样。

    “归去来,分明是庞蔓蔓叫我.....”少女的话还未说完,只瞧见一把匕首直勾勾射入她的脖子上。

    只听得她痛苦的呃了一声,瞪大着双眸捂住淌血的脖子,便是瞬间没了气息。

    姜欢只觉着自己整颗心都是被攥紧,攥的无法喘息的了。

    她迫切地找寻着行凶之人,可抬眸,她却对上了陈渡那排山倒海的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