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四章 气火攻心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两个人皆是陈渡杀的,这个答案呼之欲出,却是搅的姜欢心上生疼。

    杀了他们,能够证明庞蔓蔓并非是被下毒,而是自己寻求毒药以换取庞岩的原谅一事便是再无人能够证明了。

    此事石沉大海,再无下落。

    姜欢狠狠攥住了拳头,下唇被咬的泛出丝丝血腥气来。

    她如何是不恨的,自己分明是可以借着这次机会,将庞蔓蔓刻意给自己下毒一事揭穿在大众面前。

    姜欢要的并非是皇上私自给相府下惩罚,而是要整个相府丢尽颜面,要庞岩再无可回旋的余地。

    只是今日这两个人死了,已是无人可以指证庞蔓蔓了。

    姜欢愤愤地瞪向陈渡,径直冲上前去便是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若是你说杀了那男子是为了救我尚且可以解释,只是为何还要杀了那个女子!”

    自己分明是只差一些,只差那么一些便是可以让那个女子将完整的语句给吐露出了。

    偏生被陈渡将自己的一盘棋给搅得胡乱,根本再无可以落子的余地。

    陈渡却是不以为意地微微抬起眸子,浅浅地答道,“她毕竟是兹国余孽,若是留着,不知晓是否会行刺父皇与五公主。”

    姜欢只觉着自己心上被重重一擂,千斤的重量排山倒海地压在了她心头上,压的她难以喘息,“一条人命,在三皇子眼中竟是这般的可以被处理掉么?”

    怀揣着真相的女子之死,以及自己前世姜国数十万百姓之死,乃至自己血亲的亡国之痛,皆是铺天盖地地压在了姜欢心头上,压的她只觉着喉咙里一阵腥甜。

    陈渡静静地望着她,那眸中没有丝毫情感的起伏,淡薄地好似一汪死水,“兹国余孽,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我只是铲除了本就不该活着的人罢了。”

    姜欢捂住绞痛的胸口,她分外痛苦地往后退了两步,却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梦鱼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满眼心疼。

    姜欢还想说些什么,只是那千言万语却只是化作了心头的一口郁结之气。

    她呕出一滩黑血来,双腿一软便是瘫在了梦鱼怀中。

    那方才还瞧着毫无神色变化的陈渡霎时慌了神来,忙不迭上前便是要去查看姜欢情况。

    只是他还未靠近,陈如意已是拦在了他跟前。

    “五公主身子不适,还请父皇允许,好让儿臣带五公主回府休息疗养。”陈如意虽是请求的说辞,只是语气分外坚定,不容置否。

    陈炎瞧着姜欢这突然一下亦是吓得不轻,连忙就是摆摆手示意快些让陈如意带她去瞧瞧大夫的。

    陈如意得了旨意,忙不迭对梦鱼使了个眼色,只见梦鱼身手灵活地将姜欢背上,二话不说便是迅速跟着陈如意离开了相府。

    这方才还闹的厉害的相府,一时间倒是只剩下了那两具死尸,以及早就是跪在地上哆嗦个不止的庞岩了。

    今日人证在此,庞岩难逃私藏余孽之罪,只分轻重罢了。

    倘若那女子能够将完整的话说出,整个相府,今日皆是得要被处理。

    只是到底没了这一层主动的关系,陈炎亦是无法多判一些。

    “你府上私藏了此等的要犯而不自知,险些是害了自己的女儿,亦是险些将姜国武功之置于死地。”陈炎冷冷道,他的目光扫向庞岩。

    庞岩立马连连磕头求饶道,“皇上开恩吶!老臣亦是不知情的,这批下人皆是先前从他人手中买来的,瞧着伶俐才是留下。老臣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呀!”

    庞岩声泪俱下,哭的撼天动地,仿佛自己对这二人私藏于此一丁点都不知晓的。

    他一把老泪纵横,犹如要将自己的心窝子给掏出来,以辨认自己的赤诚衷心。

    “今日此人在你府上抓到,庞相,死罪可免,但你活罪难逃。”陈炎狠狠呵斥道,听得庞岩连忙就是哆嗦着磕头个不止,磕的额头上破了皮,鲜血染了一小块。

    “传朕旨意,今日起相府封门整顿三十日,旗下产业停业三十日。而庞蔓蔓所拥有的出入皇宫之权悉数削去,庞府俸禄减半,三十日后大开家门开仓送粮十日,以示悔过之意。”陈炎言罢,一甩衣袖便是转身离去,只留下那还在磕头的庞岩,不停地谢主隆恩。

    直至那皇宫里的仪仗悉数撤离了相府,他才是拭去自己额上的鲜血,方才那满是胆怯与悔恨之意的眸中,掠过一抹狠戾的杀意。

    -太子府

    往日安宁的太子府今日喧嚣了起来。

    不少的大夫们皆是早就候在了主屋,只焦急地等候着五公主的回来。

    他们先前便是听到了消息,说五公主在相府吐了血的,瞧着人都是快要没了的。

    他们哪里是敢耽搁,皆是候着,只差是直接赶去路上接五公主的了。

    只不过那五公主的身影才入了主屋,他们还未瞧见,便是被太子的侍卫给“请”了出去。

    “五公主已无大碍,还请诸位无需挂虑。”侍卫如是答道。

    “怎的是没事的呢?都是吐血的了,我瞧着是动了心火,这可是大病!”

    “可不是呢,若是不好生疗养的话,日后五公主的身子该是有的好受。”

    “咱们可都是京都里的名医,还有着太医院过来的太医,怎的是连五公主一面都不让见的呢?”

    大夫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吵杂的不行,听得姜欢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的。

    她方才一时怒火攻心,才是呕了血来。这一路上服用了自己所制的珍珠丸,那一口怒火已是平息了不少的。

    怎的还是回来还要听着这般吵杂的动静。

    “我当真无事,还请诸位请回。”姜欢清了清嗓子,摆了个请的姿势。

    此时的姜欢已然是与个无事人一样,活灵活现地站在众人面前,哪里是有着病患的模样。

    生怕这些大夫们不相信似的,姜欢无奈的叹了口气,竟是直接表演了个后空翻来。

    末了,她还不忘接了个回旋踢腿,怕是成年男性都是不及她现在的状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