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六章 救人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

    早早地,护城河畔便是已然拥堵不堪。

    百姓们围聚在河畔两侧,翘首以待着烟火大会的开始。

    今年的消灾会最为惹人在意的,便是这一场烟火大会。

    据传闻,宫里头为了筹措这次的烟火,刻意是备下了三十担的烟花,等候着时候到临便是可以燃了烟火,将围绕在太子身边的邪祟皆是除却。

    上至拄拐耄耋老人,下至咿呀学语的孩提,皆是前来占个位子,想要凑个热闹,沾沾光的。

    jsshcxx. 姜欢咬着糖葫芦,亦是忍不住期待道,“陈如意,咱们也去占个位子罢?”

    姜欢不大喜欢那轰隆轰隆的闹腾声响的,在姜国,这般的声响总是用在驱逐兽群上,在她的国都,庆贺所使用的法子要更为的简单一些,无非是百姓与王室之人聚在一起唱歌起舞,亦或者围在篝火旁一起吃着烤猪,共饮烈酒的。

    不过眼下听闻这宫里头准备的烟火有着一百多种样式,姜欢都是不免期待了起来,恨不得快些就可以去占据最好的位子去瞧上一眼的。

    陈如意瞧着自己腿上放满的物什,不由得苦笑道,“将这些东西放回马车里罢,不然人这般的多,太难拿进去了。”

    姜欢觑了一眼,表示赞同地用力点点头,随即便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带着陈如意绕了条近路想走的。

    这条近路亦是白日姜欢才发觉的,虽说入夜后瞧着烟黢黢,有些瘆人,不过到底有着陈如意与梦鱼陪着,姜欢倒是并不害怕的。

    只是姜欢才方才踏入这小巷子中,便是似乎隐隐听到有声响。

    似是女子的声音,从幽深之处传来,而且愈发的响亮了起来。

    姜欢手指搭上腰间佩剑,放轻了脚步声来,整个人亦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越是靠近那一角落之处,姜欢越是能够听清楚那声音究竟是在呼喊些什么的。

    并非是什么女鬼悬梁,而是一雪色长裙的娇弱女子被几个流氓醉汉包围在角落中。

    那女子身子削瘦的不行,纵使戴着面纱亦是难掩她那美艳的容貌。

    她死死地将双手捂在胸口处,极其警惕地防备着那几个醉汉的靠近。

    只是到底是她一己之力难以阻拦住这些醉汉,她整个柔弱的身子瞧着与这些个猛男天差地别,俨然毡板鱼肉,任人宰割。

    那几个醉汉瞧着早已是口水横流,那黝烟粗壮的手臂色眯眯地摸向女子。

    女子抽泣着,只会摇头哭喊求救道,“谁都好,快来救救我,救救我罢!”

    姜欢与梦鱼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即二人便是各自从两侧的墙边飞奔而去。

    只听得刀剑出鞘的声响划破这份寂静,其中一个醉汉回头去瞧,却是已经被姜欢一记刀背给正中在后脖处。

    那身高八寸有余的醉汉直接被敲在后脖子处,整个人亦是霎时间失去了知觉,一瞬间往后倒去。

    其他几个醉汉瞧着这人倒了,才是一个个地回过神来,神智瞬间清楚了不少。

    姜欢刀刃再度回去剑身内,她手执剑柄,冷笑着望向那几个醉汉,“怎的?这太子的消灾会上,你们还敢在此造次的?”

    那为首的醉汉瞧着姜欢与梦鱼的身形瘦削,只像是个冒充侠客的柔弱书生前来匡扶正义的了。

    醉汉分外不屑的讥笑道,“哪儿来的小瘦猴来管你.xgchotel.爷爷做事的?老子倒是没玩儿过男人呢,今天送上门来,好让老子一起开开荤!”

    说罢,醉汉便是朝着姜欢抓了过来。

    只见姜欢身形轻盈,那醉汉根本抓不住她不说,更是被她闪来闪去的身影给绕昏了头,一时间分不清楚东西南北的了。

    其他几个醉汉瞧着这男子被转的头晕目眩的,连忙便是纷纷上前来搀扶住他,生怕他届时被姜欢给打晕了过去。

    只是不等他们靠近,梦鱼已经是一个飞身上前,手中刀柄敲过他们几人的脖子,将他们全部放倒。

    由始至终,不过只是顷刻间的功夫。

    那为首的男子瞧着自己的小弟竟然一下子全部被放倒,方才的那股子嚣张气焰也是消失的干净。

    他顿时嘴皮子都是哆嗦了起来,话都已经说不利索的了。

    男子擒着不知何时掉落在地的两把大斧头,布满肌肉的手臂如今瞧着倒是脆弱不堪的。

    姜欢不曾出剑,只是以刀鞘逼向男子的脖子处,冷笑道,“给这位姑娘跪下道歉的。”

    男子哪里是会做出这等耻辱之事,之事下一瞬,那刀刃出鞘了三分,吓得那男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姑娘请饶过我罢!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我没有脑子,我色胆包天!我冲撞了姑娘的!姑娘大人有大量,放过我罢!”

    whhryl.那男子磕头个不止,仿佛是生怕自己磕的轻了,这刀刃就是会随时会划开他的喉咙一样。

    男子眼神恍惚,拳头亦是攥的紧紧,滴落的冷汗在男子的面前滴落地汇聚成了一汪泥泞,不难看出他眼前的心惊胆战。

    这刀刃距离他距离的太近了,他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脸被划开了一道细微的口子,鲜血正在潺潺渗出。

    那雪衣女子似乎被吓着了,久久地缩在角落里哆嗦着,双目无神,一句话都是说不出的。

    姜欢瞧着这女子的模样,自己亦是没有上前靠近的,只问道,“姑娘可还有事的?”

    女子听闻此言,才是稍稍回转过心思来。

    她抬眸望向姜欢之处,只是那角落阴暗的紧,又是背着巷口。模糊间,女子根本什么人影都是瞧不见的,只能够依稀辨认一侠客的身影,好生不飒爽,瞧的女子只觉着心上一股暖流,似有三月春风拂面,令女子那本跌入冰窖的心竟是一点点温暖了起来。

    女子攥着自己有些被撕破的外衫,正欲上前感谢时,姜欢已是解下了自己的大毛斗篷丢给女子,“穿着罢,这天怪是冷的,姑娘莫要冻着了。”

    说罢,姜欢便是扬了扬手,转身欲离去。

    那女子忙不迭追上去问道,“还不曾问公子名讳!”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