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九章 献舞(上)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头疼。

    头疼的不行。

    姜欢唯一感受到的就是这个想法,她吃力地撑起昏昏沉沉的脑袋,只觉着自己的意识都是有些不大清醒的。

    她用力地扶着脑袋,只觉着脑袋钝痛,浑身都是酸麻不已。

    倘若不是她还记得些许昨夜的片段,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昨儿个是不是与陈如意喝花酒去的了。

    喉咙绞痛,脑袋似是千斤坠,姜欢每行一步,皆是困难至极。

    “梦鱼......”她忍不住低低呼喊了一声。

    只瞧见梦鱼连忙端着热水跑来,瞧着姜欢的模样,忙不迭掏出热毛巾来为她擦了擦。

    她满是心疼的责备了句,“公主总是这么不上心的,太子说了那酒烈得很,公主还喝着跟喝水一样。”

    “喝水?”姜欢反问道。

    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算是明白为什么今天头这么疼的了。

    好家伙,昨天太开心了一些,竟是一时间没有把握住个度的。自己都是有着多久没有喝断片的了,没想着陈如意的桃花酿酒劲竟然是可以如此大的。

    “可不是呢,太子殿下让公主别喝了,公主还耍小孩子脾性,一定是要喝的。不给公主喝,公主就在树腰上闹腾。可危险着了,一个不小心就该是要摔下去的。”梦鱼碎碎念道。

    她怎的都是忘不掉昨夜姜欢在大树上手舞足蹈的样子,若非是不知晓的,还以为姜欢当真是那天上下凡的仙女,就算是在树上亦是不害怕,掉下去还是可以飞起来的。

    梦鱼撇了撇嘴,对姜欢的不满之意分外明显。

    不过她仍旧是熟稔地为姜欢擦拭着身子与脸,末了,她取来一碗醒酒汤,“这是太子亲自送来的,说是专门解桃花酿的醒酒汤。”

    “那他倒是有心了。”姜欢咕嘟咕嘟几口灌下,颇为豪迈地擦了擦唇角,倒是觉得那剧痛的脑袋好转了不少。

    看来陈如意当了这么多年的病秧子,倒是也对这病学方面的研究颇深的。

    姜欢暗自感慨着,下一瞬便是听得梦鱼说道,“五公主今日这模样,瞧着倒是出不了远门的了。”

    “出不去就出不去.....等等,你说什么!”姜欢本打算倒头再睡个回笼觉的念头顿时飞走,她立马坐直了身子来,满眸期待地望着梦鱼,那双眸子就差是要发光的了。

    “太子说,今日想趁着消灾会还在举办的功夫,带五公主回去一趟姜国的。因为昨儿个公主在树上说了许多关于姜国的事情,后来还说哭了,说想自己的阿爹阿娘还有王兄。”梦鱼正色复述了一遍。

    姜欢那原本还在为要出远门而欢呼雀跃的神色,在听见梦鱼的后半句话时陡然一变,倒是显得颇为尴尬了起来。

    她揉了揉鼻子,讪讪笑道,“哭的惨吗?”

    她好歹是堂堂姜国五公主,若是失了颜面,她都是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

    梦鱼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非常的惨,哭湿了太子的外袍,还把泪水抹在了太子脸上的。”

    姜欢这张脸皮算是赔的干干净净了。

    她倒吸了口气,随即缓缓吐出,正欲将内心的尴尬之意排出体外时,却是先听得屋外传来那分外熟悉的声音,“阿欢醒了么?”

    姜欢方才还觉着自己可以面对陈如意的念头瞬间被打消的干干净净,她猛地攥住被褥盖过自己的头顶,大有一副要装睡的架势。

    奈何陈如意已然是踏入屋内来,直勾勾地朝着姜欢走来。

    他瞧着心情大好,语调都是显得分外轻松,“今日我带你回去姜国,你若是再不起来的话,可就是回不去姜国不说,还得被拉去皇宫里头参加祭礼的。”

    一听闻皇宫二字,姜欢立马踢掉了被褥,她方才的那些顾虑和羞耻之意眼下倒是抛之脑后。

    “去去去,我当然去。”

    陈如意瞧着姜欢这般有着力气的模样,倒是忍不住弯了弯唇角来,他伸手道,“那还不起来?我的小懒猫。”

    -皇宫

    笙歌缭绕,暖炉生烟。

    宫内一派祥和之景,那严寒之气似乎根本吹不到这皇宫之内。

    陈炎高坐于殿堂之上,而他身上坐着的则是今日着了百鸟朝凤官服的皇后陈素。

    只见陈炎高举酒盏,底下众人皆是同样举起杯盏,对饮佳酿,好生一派盛世太平之样。

    今日所到场的除了皇亲国戚,亦是除了太子以外的九位皇子。

    就连平日里驻守边疆的七皇子陈年亦是赶了回来,参加这一场消灾宴。

    虽说是为太子举办的消灾宴,只是太子却是称病不曾出席,到底是有了一分缺憾。

    不过也仅仅一分罢了。

    太子是个病痨,就算皇上疼爱有加也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在权臣心中,一个病痨太子,远远没有三皇子陈渡来的更有吸引力。陈如意出席了,只会让他们倒了胃口,觉着心上不舒服的。

    尤其是这次陈如意的妻子还帮助皇上给了相府降头,如今的太子府在权臣眼中,乃是极其危险的存在。

    龙潭虎穴,不过如此。

    一盏酒饮下,只听得乐曲声陡然一变。原本高雅舒缓的乐声陡然间变得急促高昂,宛若那黄沙之上猎猎扬起的猎旗似的。

    伴随着这乐声,只瞧见两条丝带倏地从厅上挂下,直直地刺入地面。

    那柔软脆弱的丝带,如今竟是犹如剑刃一般锋利,瞧的众臣惊叹。

    随即一雪衣女子戴着面纱,缓缓踏着丝带而下。

    她身姿婀娜轻盈,光是一眼便是足以瞧的人心上泛起一汪汪涟漪,惹人心动不已。

    巫柔脚尖轻点地面,却是没有完全站在地上。

    她攥住丝带,整个身子皆是攀附在丝带之上,随着丝带从上被拨动,巫柔整个身子皆是缠绕在帷幔上,柔软无骨,仿佛整个人皆是与那丝带融为一体了一般。

    巫柔倒立攥紧丝带,脚背勾住了丝带,整个人俨然一只姿态优美的白天鹅。

    只是这般纯洁的舞姿之中,巫柔却是媚眼如丝,似是含着浓浓蜜糖,勾人心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