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零二章 遇刺(下)

时间:2021-01-07作者:衣衣杨柳

    寒风凛冽,方才姜欢还觉得分外温柔惬意的寒风,如今却似是一把把刀子割着她的皮肉,刺的她脸蛋生疼。

    这么多的杀手,就算是自己与梦鱼联手都是难以扛住半盏茶的时间。倘若自己留梦鱼一人在此,无疑便是让梦鱼送死的。

    姜欢手指死死地攥住腰间的佩剑,她眼神坚定,并无半分要退缩的意思。

    梦鱼无需去看便是知晓姜欢到底是什么神情的,只是如今时刻紧急,倘若姜欢不走,等到她们两人都是精疲力尽之时,谁都是难以活命。

    “公主!”梦鱼沉沉喊了姜欢一声。

    这一声喊的姜欢恍若隔世,竟是只觉着自己又是重新回到了前世亡国的那一日。

    .......

    城破,陈国的军队攻入离火宫之际,放了一把大火将离火宫给烧的猛烈。

    姜欢那大火给烧的几乎是睁不开眼,更是难以从中逃脱出去。

    那浓烟呛得姜欢猛烈地咳嗽着,她拼命地喊着三哥与梦鱼,吃力地拖着被柱子砸伤的一条腿穿梭在火海之中。

    只是她只能够听到宫人们痛苦的呐喊声,等到她穿过火海几乎是要走到正门处时,却是瞧见了陈渡。

    陈渡面无神色地站在离火宫正殿之前,他手中紧握的长剑不停地滴落鲜血,而他身后所倒下的,不是旁人,却是昔日陪着姜欢一起长大的宫女侍卫们。

    早些时候还在自己身边欢呼着,五公主终于寻觅到良人,可以托付终生的那些人,如今都是含着悲愤的眼神,躺在了离火宫外,再也不会开口了。

    姜欢难以置信地看着陈渡,她难以想象到这一切竟是陈渡所做,是自己那痴痴念着的爱人所做。

    而姜路则是以肉身挡住了前去正殿的入口,他已是伤痕累累,难以再撑住了。

    可是他将自己的佩剑插入地面,靠着佩剑支撑着自己疲惫的身子。他分明已经意识都模糊了,可却还是不愿意让出那一条路来。

    “小欢,你要活下去。”姜路的喉咙里断断续续地吐出这一句话来,他虽是不曾回头,却是仿佛能够看见身后所伫立着的爱妹一样。

    那个他曾经捧在掌心上,舍不得她受一丁点伤的妹妹,倘若瞧见自己的国家被她最爱的男子给毁了,她该是多么的痛心啊。

    姜路舍不得,舍不得看见姜欢那般难过的眼神。

    “你只要好好活下去,就够了。”姜路丢下这一句,便是高举着长剑起身。

    他愤怒地瞪着面前的陈渡,随即便是拔剑刺向他。

    陈渡两侧的侍卫被姜路的突然袭击搞得措手不及,一个个地来不及避让,挨了致命的几剑。

    下一瞬,陈渡的长剑直直刺穿了姜路的胸膛。可姜路却还是没有松手,他拼命地挥舞着长剑,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仍旧是守着大门不曾退缩半步。

    直至耗尽了最后的力气,版规于地,他亦是双手大张着拦住大门,恁凭陈渡如何挪动都是挪不动半分的。

    姜欢早已是哭成了泪人,她多想冲出去问问陈渡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害她最爱的家人。

    可是梦鱼却是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让她冲出去,也不让她哭出声来。

    梦鱼只是用力地抓住姜欢的手臂,将她带离了正殿之前。

    姜欢所瞧见的姜路的最后一眼,便是他跪倒在地,至死都不曾松开对大门的防守。

    梦鱼亦是受了重伤,她跑的极其吃力,只是带着姜欢跑到密道之前,便是口吐鲜血,摔倒在地。

    纵使梦鱼还想要继续保护姜欢,可是她知晓,自己已经无法完成使命了。

    她活不下去了。

    “公主,去密道,快逃,逃离这里。”梦鱼将钥匙塞入姜欢手中,一面嘱咐着,一面却是口吐鲜血,整个人瞧着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梦鱼能够将后院杀至正殿,已是耗费了自己所有的气力。如今她已然不能够,再保护着她最爱的小公主了。

    姜欢早已是哭的说不出话来,她拼命地摇着头,紧紧地握住梦鱼的手,说什么都是不愿意自己一个人走的。

    梦鱼却是释怀地笑出声来,她吃力地伸手双手,为姜欢拂去泪珠,劝慰道,“公主,生死离合难以避免,梦鱼能够服侍您至今,已是上天恩赐。你我今生主仆缘分至此,倘若有来生,梦鱼还希望能够服侍您,做您的丫鬟。”

    说罢,梦鱼便是用力地抽出自己的手来,她已经听到不远处有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再继续拖沓,姜欢便是跑不掉的了。

    梦鱼狠下心来,推了姜欢一把,随即她便是撑着垂死之躯站起,赴死前夕却是分外从容,“公主,不要再回头了。”

    ......

    “不要再回头了。”

    ......

    姜欢眼眶有些湿润,那心脏绞痛不止,疼的她只觉着自己仿佛要窒息了一般。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厉声道,“我这次绝对不会离开了。”

    梦鱼听闻此言,只沉声呵斥道,“胡闹!公主竟是拿自己的性命当作儿戏?”

    “我的性命是命,你梦鱼的命莫非就不是命了?”姜欢反问道,“我今日不会抛你而去,你我自幼一起习武,今日岂不撒手战个痛快?”

    说罢,姜欢便是从袖中飞出三枚毒针。

    她动作之快,那几个杀手来不及反应,竟是被扎中了一个。

    杀手痛苦抓挠着自己的身子,最后眼珠爆裂,七窍流血而亡。

    只瞧见那为首的侍卫见此模样,大手一挥,其余人皆是持剑而上。

    这下子,就算梦鱼想让姜欢逃,她都是逃不掉的了。

    冷兵器相撞发出刺耳的声响,姜欢与梦鱼配合的极其默契,大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对方。

    对方的武功路子乃是寻常的可见的正派道路,并非是姜欢起初所想的邪门歪道。

    而且.....是陈国的将士所会习到的武功。

    姜欢不由得眉头一蹙,她手腕翻转,生生地将一人的长剑给折断,随即她以剑逼喉,试图逼出他所隐藏的武功路子。

    岂料那人自知死期将至,竟是咬舌自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