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零四章 刺客的主子

时间:2021-01-07作者:衣衣杨柳

    这次的死士来势汹汹,原本姜欢以为他们是冲着自己的性命而来,只是眼下,他们的目的到底是谁,这又是一个大大的疑问了。

    她撑着脸颊打着盹,脑袋稍稍晃动了一下便是立马紧张地抬头望向床榻上的陈如意,丝毫是不敢放松警惕的。

    先前陈如意尚且可以在侍卫面前强撑,只是一到了客栈里头,陈如意却是再也支撑不住,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

    姜欢眼疾手快地将他抱起,熟稔地一个公主抱带着他去了上房,根本是不管侍卫与其他客人们惊诧的目光。

    陈如意这次体力耗支的十分多,几乎是到了他的极限了。

    若是当时自己再走的远一些,怕是要么是她与梦鱼死在死士手下,要么便是陈如意支撑不住性命堪忧。

    无论是哪一种,姜欢皆是将所有的罪责怪罪于自己的身上。

    若非是自己当时不顾陈如意他们,自己驱马前行,根本是不会落了这些匪徒的陷阱,险些是赔了自己和他人的性命。

    姜欢沉沉一声叹息,只觉着脑袋隐隐作痛了起来。

    她本不愿至此,只是事实却是摆在了眼前,让姜欢难以撇清与自己的关系。

    姜欢轻轻地摸了摸陈如意的额头,确认他已经退烧后才是松了口气。

    自己给陈如意的特效药虽然可以让他大力气用腿的时间长一些,只是一旦到了药效过了的时候,他的身子就是会受到相应的反噬。

    用了多少的力气,就该是要从其他的地方偿还回来。

    譬如陈如意用在了腿上的力气,现在就返还在了他的脑部。

    这是姜欢最为担心的地方。

    一个人的用脑程度其实是有着固定的标准的,倘若是超过了其用脑的力度,那么便是轻则发烧,重则陷入昏迷永远不会醒来的了。

    故而姜欢此番对于发高烧的陈如意可以说是寸步不敢离,眼睛眯一下都是生怕出事的。

    她所用的毒药性毒的很,她须得时时刻刻注意着陈如意的反应,以免酿成大错。

    “你守了许久了,现在还是先去休息休息罢。”仇星剑的声音轻轻响起,似乎亦是生怕扰了陈如意的休息。

    姜欢却是执拗地摇了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这般坚定的眼神,就算是仇星剑亦是拿她没辙了。

    仇星剑只得与守在门口的梦鱼比划了个手势,旋即两个人换了个位子,梦鱼端着一盘小糕点前来。

    她将那糕点轻轻摆在了桌几上,随即便是伸手轻轻碰了碰姜欢的肩膀,无声地示意她该是要用些吃食才行。

    姜欢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唤了两声,她抓过一块糕点囫囵地吞入腹中,下一瞬只听得床榻上传来细微的声响,昏厥已久的陈如意竟是缓缓睁开了双眸。

    他觑了一眼姜欢,随即又是望向了她手中的糕点。

    只瞧着他嘴唇翕动了两下,只是那声音太小,姜欢不得不紧张地俯下身,想要听听看他究竟是想要说什么的。

    姜欢本以为陈如意有着什么极其要紧的事情要告知她,只是那耳朵才凑近了,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时,她才是听见陈如意颤颤巍巍一句,“给我来一口......”

    ......

    黑影窜过来来往往的宫人,极其灵活的身手完全避开了众人的视线。

    他熟稔地摸到了一条小路,轻车熟路地到了一处后门外。

    他有规律地轻扣着门扉,旋即一小宫女便是提灯来望,娇滴滴地问了句,“什么人呀?”

    “秋风客。”男子沉声答道。

    那宫女连忙开了一条缝来,怯生生地往门外瞧了一眼,确定了男子的身份才是开了门,摆出了个请的手势,“秋风先生这边请,娘娘已经等候了许久。”

    那男子点了点头,踏步而飞,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余下了一抹淡淡的檀香。

    那檀香的气味并非是寻常可见的气味,比起寻常可嗅到的檀香,这种檀香更像是掺杂了些许的寺香的香气,独特且神秘,嗅的那小宫女都是有些恍惚。

    只不过她回过神来时,秋风客早已是没了一丁点身影。

    寝殿的大灯笼已经都吹灭,只余下了一盏摇曳着的烛火,在那冷风的吹拂下,忽闪忽闪地瞧着随时都会熄灭。

    陈素等的有些倦了,有一搭没一搭地单手撑着脑袋打着盹,直至感受到一阵冷风拂面,她无需睁眼便是知晓那人来了。

    “你的事完成得如何了?”陈素淡淡问道。

    在先前那事闹出之前,陈素本就是个慵懒的脾性,素来是不喜欢与其他的事情有着过多的掺和。

    哪怕是关乎她自身的事情,她也总是轻描淡写地带过,根本是不愿意深究。

    只是如今这情况已经与从前是不大一样的了。

    这隐居的凤鸾殿一旦是打开了大门,就是再难合上,回到从前的地步了。

    “暗杀失败,太子受了伤。”秋风客低低答道。

    陈素原本阖着的眸子陡然间睁开,她狠戾的目光瞬间穿过那扇珠帘,刺到了秋风客的脸上。

    只是秋风客深谙今日自己任务失败,被罚乃是难免之事,亦是不曾为自己多言语的。

    “本宫可是不曾让你对太子动手的。”陈素的声音冰冷刺骨,仿佛一柄利刃剜在秋风客的皮肉上,刺的他心坎微微抽痛了一下。

    不过也只有一下罢了。

    “情况紧急,太子率兵救下了五公主。倘若当时直接撤兵,五公主一定会怀疑是凤鸾殿的人。”秋风客解释道,末了,他又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低说道,“太子并无大碍。”

    听到了这一句并无大碍,陈素才是缓缓垂下了眸子,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几,似乎在思忖着什么似的。

    沉默半晌,陈素才是挥了挥手,低语道,“不用跟着了,这次就放过她罢。这也不过是给她的一个警告罢了,倘若日后她还是当不好一个太子妃,你可就是不该有失手的机会了。”

    秋风客闻言连忙跪谢皇后不杀之恩,陈素吹灭了灯盏,轻语道,“你走罢,本宫该就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