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零六章 入城(下)

时间:2021-01-07作者:衣衣杨柳

    古河是整个姜国子民的希望,乃至是寄托性命之所。

    传闻里古河是开创天地的神明所留下的钟塔,而里面那有着不知多久年岁历史的钟摆,更是姜国的圣物。

    在传闻里,古河可以庇护姜国,为姜国带来福祉与希望。而在如今的姜国,古河更是能够起到瞭望台的作用。

    只要站上古河,便是可以知晓如今月重城究竟是个什么情形了。

    只是古河平时禁卫森严,倘若没有独制的钥匙,根本是难以上去。

    “你传我的命令,去离火宫找我三哥,让他带钥匙来古河寻我。”姜欢扯下自己腰间的玉佩,随即塞在了小侍卫手中。

    那小侍卫欲言又止,似乎不想将姜欢一人留在此处。

    “五公主,此地危险,您还是随小人一起先回离火宫罢!”小侍卫担忧道。

    如今的姜国早已不是一个月之前的姜国了,就算是姜欢,倘若没有足够的侍卫跟着,亦是难以让人放心下的。

    姜欢听闻此言,只蹙眉催促道,“快去快回,不要耽搁,我一人可以。”

    说罢,姜欢便是猛地拍了那小侍卫的马一下。

    只瞧见那马高高抬起了蹄子,载着小侍卫踏尘而去。

    那哭哭啼啼的声音消失了,这会儿子倒是显得更为冷清了些许。这份冷清更是掺杂着死亡的诡秘感,压的姜欢竟是觉着有些难以喘气。

    不对劲,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对劲的。

    就好像自己回来的并非是姜国,而是一座被死亡所包围着的死城一般。

    姜欢四处环视了一眼,瞧着一人影匆匆穿街而过,她忙不迭就是上前去拽住那人手臂,正欲问上一句姜国究竟是发生了何事之时。

    那人被拽了这一下,惊得整个人的身子都是猛烈地颤抖了起来。可是当她瞧见姜欢的下一瞬,那满是惊恐与慌张的眸中却是噙满了泪水,她抽噎出声,才是让姜欢辨认出此人乃是个女子。

    “五公主,您可算,可算回来啦——”那女子声泪俱下,她反握住姜欢的手臂,哭道,“那群天杀的陈国兵说您死了,我们都是不信的,可是他们说的好真,咱们派去陈国探信的侍卫一个都是没有回来的。”

    女子拭去泪水,她如今能够瞧着昔日那个活泼的小公主回来,已是最大的满足。

    可是姜欢却是久久震惊,整个人犹如雷击,站在原地久久不能所动。

    自己死了?陈国的驻扎兵敢传这等的谣言?

    区区驻扎兵自是不敢传播这等的谣言,只怕是京都有人安排,才是有了这一出谣言的流传,更是才有了如今的场景。

    “你且别哭,你细细将我走后的事情与我说上一遭。”姜欢劝慰道,她搀扶过女子,才是发觉女子乃是带孕之身。

    她为了不让自己的孕肚可以透过衣着被发现,甚至是在孕肚上绑上了一圈粗布。

    只是这般如何是有利于她的身子,更是随时可能让她小产。

    姜欢忙不迭要为她解下那一圈粗布,女子却是忙不迭按住姜欢的手劝阻道,“五公主可是千万别,如今陈国驻兵在姜国里见到女子便是奸淫,倘若民妇被发现了,民妇与孩子皆是难逃一劫。”

    “胡闹!”姜欢怒吼一声,恨得是早已牙根痒痒。

    这分明是姜国的领土,如何是能够纵容这群陈国驻兵嚣张跋扈的!

    而且自己分明......

    分明离开之时已经是处理掉了那一批驻扎兵,怎的是还有着一批军队入了城的?

    “五公主,那群驻扎兵有着陈国皇上的旨意入姜国。他们打着姜国皇帝的旗号,说是要帮着陈国的皇室了解咱们姜国。就连大王亦是不敢多言语的,只得吩咐百姓们闭门不出,尽量躲着那些陈国驻兵的。”女子话音刚落,只听得一阵铁骑声传来。

    女子脸色霎地变得惨白,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只身子颤抖个不停,随时都是会摔倒的样子。

    梦鱼扶住女子的身子,而姜欢亦是剑身出鞘,她下意识地将陈如意护在了自己身后,满是警惕地盯着那来者。

    倘若陈如意的侍卫能够被放入城内,尚且可以与这铁骑军尚且一搏。可是偏生眼下只有他们四人,抵御一支铁骑军着实是难事。

    只见一支精装的铁骑军挥鞭而来,与之前姜欢设谋除去的那一支浑噩无能的军队不一样,这支铁骑军训练有素,纪律森严,想要再用同样的计谋除去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为首的将军戴着精铁所制成的头盔,腰间的长剑已经出鞘,他高举起长剑,剑尖直指向姜欢。

    这剑尖淬了剧毒,姜欢只消得一眼便是看的清楚。

    “我倒是不知道,陈国的驻兵还喜欢使毒的了?”姜欢讥笑道,眼神直直地剜向将军。

    这些铁骑军皆是身穿盔甲,姜欢的毒针根本无法奈他们何。想要刺中他们,唯有近身。

    姜欢对仇星剑使了个眼色,仇星剑却是有些犹豫了。

    “你是何人,还敢穿着女子的衣裙出现在月重城的?”那将军冷冷道,他的语气没有一丝丝的波澜,可这声音却听得姜欢胸中鼓噪,难受至极。

    他是如何能够用这般自然的语气说出这样子的话的?这分明是她的姜国,是她从小长到大的月重城,他凭什么可以用那副模样来说出这样子的话语?

    “在姜国,我竟是不知何时还不允许女子出门的了?我更是不知晓,什么时候姜国轮得着你们这些走狗在此处乱吠的了。”姜欢一面说着,一面靠近了些许,期间的挑衅意味极其明显。

    只是那将军丝毫不为所动,他只是居高临下地盯着姜欢,看着她的每一步,却不为所动的。

    “姑娘,这话你可是随便说,只是这说出来的话,你便是要担负起责任的。”将军丢下这一句,剑尖转了个方向,直直地划向姜欢的肌肤。

    不过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姜欢猛地侧过身子避开剑尖,却被生生削下一缕秀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