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零七章 假意客气

时间:2021-01-07作者:衣衣杨柳

    若非是姜欢闪避及时,只怕不是一缕鬓发那般简单了。

    姜欢衣袖一挥,剑身霎时间出鞘,直直地横在了自己面前。

    那为首的将军瞧着姜欢的模样,却是冷冷嘲笑道,“姑娘这次躲得过,不知晓这一剑是否还能够躲过?”

    只见将军再次高举长剑,只是这一次,不单单是他一个人,那紧跟其后的铁骑军无一不是举起了长剑,皆是指对着姜欢。

    气氛剑拔弩张,无声的硝烟凝固在了这二人之中,似乎随时都是会一触即发,迎来一场鏖战。

    “够了。”陈如意冷不丁一声呵斥,却是将这几人的注意力都是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将军先前只注意到了这行事张扬,极其挑衅的女子,却是没有留意过她身后的这两名男子。

    他正欲出言劝告一句时,却在瞧清楚陈如意的面容的一瞬间,连忙从马背上翻身而下。

    他郑重地对着陈如意半跪于地,方才的气焰已然是悉数熄灭。

    将军恭敬道,“末将眼拙,不曾见到太子,冲撞了太子,还请太子恕罪。”

    陈如意脸色早是阴沉至极,他双手紧紧地攥住轮椅把手,那无言的怒火仿佛随时都会喷薄而出一般。

    他难掩怒气,呵斥道,“你们是承了父皇的命令,在姜国横行霸道,欺辱妇女的?”

    将军却是不敢答话,只是垂首跪在地上,不敢多言语半分的。

    他自知自己做错了事情,可是面上却并无悔改之色。

    这副嘴脸看在姜欢眼中更为恼火,她上前两步,一把便是攥住将军的衣襟,狠狠骂道,“太子问你话,你哑巴了?”

    此乃关系着两国的关系,若非是有着确凿的命令,这群驻兵如何是敢私自进城,毁了月重百姓的安宁的?

    只是到底是谁给他们下的命令,又是谁迫使离火宫的政权竟是不能够对这些驻兵所为的?

    姜欢满腔怒火几乎是满溢而出,她恨不得剖开这将军的心看看,他到底是如何坏到了骨子里的,才是可以对寻常的百姓行此恶行。

    “回太子的话,末将乃是执了皇上的圣旨,前来修建白玉楼。而白玉楼修建人手不足,这才是得了命令入了月重城,抓男丁前去修建白玉楼。”将军静静答道。

    他对自己的恶行避而不谈,可是姜欢却是根本没打算放过他。

    倘若今日自己没有出现,那么这个孕妇的性命都是会受到威胁。若是自己今日不在这一群驻兵之中立下了规矩,那么自己走后,月重城仍旧是会变成那一座死城,百姓们仍旧是无法回到最初的正常生活之中,这姜国仍旧是无法恢复原貌。

    这并非是姜欢所想要见到的。

    自己分明......自己分明是前去陈国的目的是为了带给姜国可以救赎,可以将前世姜国所面临的灭顶之灾给扭转过来。

    “本王问你这话了么?”陈如意声音冰冷,严寒刺骨。

    他紧攥着把手的手指已经腾了出来,他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把手,在无声地催促和等候着将军接下来的话语。

    可将军虽说姿势与态度皆是极其恳切的模样,但是这语气之中,却是没有要正面回答陈如意的意思。

    对陈如意客气恭敬,仿佛只是因为陈如意的身份。只是到底陈如意不过只是个虚位的太子,是否要对行真正的尊重,便是只取决于将军自己了。

    “太子,皇上的机密圣旨,若是太子想要知晓皇上究竟是下了什么命令,还请太子自行回去京都询问,莫要为难末将的了。”将军的意思已经足够清楚,他又是恭敬一行礼,随即便是一套流程结束了似的,站直了身子,预备策马离开。

    他的眼中,似乎对陈如意只需要遵守这一套规矩的流程即可。至于陈如意究竟是想要让他做什么,问出一些什么的,那便是不在这套流程之中的了。

    将军对着身后的铁骑军比划了个手势,那一群军队便是整齐规划地掉了头,头也不回地离去。

    铁骑踏的月重城尘土飞扬,仿佛这一座美好的城池之中,只余下这无尽的尘土一般。

    姜欢愤怒地咬住下唇,她如何是不恨的?她恨透了自己无能为力的局面,亦是恨透了自己如今的场景。

    自己分明是姜国的五公主,可是却连自己的子民都无法守护住。

    姜欢心头盈起的怒火几乎是要将她给吞噬,只是她无论怎么去做,都是抑制不住这几乎是要失控的情绪。

    她的手忽然被握住,那温热的触感从掌心传递而来,姜欢方才那一直躁动着的心,竟是一点点平静了下来。

    她不由得回握住了那只手,试图汲取到自己所需要的力量。

    “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陈如意低低安慰道,“给我一点时间。”

    姜欢瞧着陈如意那坚定的眼神,亦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她还想说上一句时,却是听到又一阵马蹄声响起。

    姜欢一直挂着的愤怒与愁容,在听见这马蹄声的瞬间消失殆尽。

    她绽出激动的笑意,一下抽回了自己的手,迎着那马蹄声赶来的方向跑去。

    远远地,她便是瞧见了那自己熟悉无比的赤烈马,还有那高高骑在马上的男子。

    男子一身劲装傍身,飘逸的长纱扬在身后,将他衬的似是天人下凡般英姿。

    他那张面容亦是生的与陈国男子不一样的,俊美妖冶中偷着一股邪佞之气,可是偏偏那双眸子在望向姜欢时,却满是温柔之色。

    “小欢!”男子大声呼喊了一句,他一个转身从马背上跃下,张开手臂稳稳地接住了飞扑而来的姜欢。

    姜欢用力地搂住了男子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欣喜道,“三哥!我好想你啊!你都好吗?爹爹呢?爹爹与娘亲可是都好的?”

    姜路那原本满面的喜色却是在听到这话时,稍显黯淡了些许。

    他将姜欢放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来,“我们回去离火宫再说罢,这里冷,宫里头已经烧好了火,暖的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