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零八章 变天(上)

时间:2021-01-07作者:衣衣杨柳

    比起那如同死城一般的月重城,离火宫倒是并未瞧着有多少的改变。

    仍旧是宫人们在忙碌着,只是稍显了冷清些许。

    尤其是那昔日里最为热闹的莲花池,今日都是不见有着闲人在那处打闹玩耍的。

    往昔就算是在王宫里头也可以自由自在的气氛,如今却是已经丁点都瞧不见的了。

    离火宫像是将京都的皇宫给搬了过来似的,死气沉沉,压抑的很。

    压的姜欢只觉着喘不上气的了。

    “三哥,离火宫怎么悬了山羊皮的?是哪座宫殿的娘娘去世了么?”姜欢困惑问道。

    山羊皮在姜国乃是象征死亡的物品,若是有人身穿了山羊皮所制成的衣物,亦或者家门前悬上一块山羊皮的。

    只是今日这离火宫一路走来,姜欢少说也是见了约莫三十块山羊皮的了。

    这等的架势,莫非是哪位贵妃娘娘去世了?

    姜欢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姜路的娘亲,三哥与其他的王子不一样,他的生母乃是京都的公主,乃是当朝皇上陈炎的姐姐。

    当年姜陈两国交恶,姜国来势汹汹,几乎是将陈国搅得天翻地覆。后陈国为求两国安宁,便是将当朝的嫡公主嫁去陈国,成了现如今的贵妃陈氏。

    姜路的娘亲乃是个极好的人,贤惠淑德,是姜国鲜少可见的心有大善之人。

    她嫁入姜国后,将陈国的养蚕技术和纺织技术亦是带来了姜国,给姜国的百姓带来了不少的福祉。

    她亦是姜国百姓心中分外敬仰的存在,倘若当真是她去世了,离火宫有着这般的阵仗也确实应该。

    姜欢悄悄地偷看了姜路的脸一眼,生怕自己说错了话,惹的三哥难过了。

    姜路眼色一沉,尽管他极力地去克制,但是那份悲痛仍旧是从他的眸中倾泄而出。

    那该是如何的悲痛,光是看上一眼,姜欢便是觉着的心也跟着抽痛了起来。

    疼痛不已,仿佛要撕碎似的。

    原来,不是三哥的娘死了。

    姜欢捂住心口,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是那空气却似乎根本钻不进去她的肺,只能够将那严寒带着剐在她心上,疼的她双腿一软,直直地跪倒在地。

    姜路忙不迭蹲下身子去扶她,可姜欢却仿佛耳鸣了一般,什么声音都是听不见了。

    离火宫的正殿之上,所悬挂着的山羊皮后遮盖住的灵牌,不是三哥的阿娘,却是她最爱的爹爹。

    “怎么会,怎么会......”姜欢低低喃喃着,她只觉着胸腔酝着一口血,吞咽不下,呕吐不出的。

    自己离开那日,阿爹明明是那么身子康健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过是一月的功夫,竟是会死了?

    “半月前父王染上了恶疾,离火宫没有一个大夫可以治好的。这恶疾不断恶化,昨日,父王刚去了。”姜路的语气亦是无比悲痛,只是如今他只能够强忍悲痛,扶着姜欢,劝慰道,“父王知晓你性子急,故而不曾让我们前去陈国给你传讯。小欢,你且不要伤了身子,让父王泉下忧心。”

    姜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想要哭出声来,可是那嗓子却是一丁点声音都发不出。

    大颗大颗的眼泪直直滚落,敲打在地面上,迅速地汇聚成了一小汪水渍。

    自己离开姜国之前分明是替父王把过脉,父王的脉象极好,莫要说多活一个月,就是再活十年都是不成问题。

    怎的是会突生病疾,离开的这么突然?

    姜欢顿了顿,立马抹掉了眼泪。她迅速地爬起身,提着裙摆便是往内殿跑去。

    倘若当真是生了什么病疾,就算人已死,但是尸首仍旧是会告知姜欢应有的消息。

    姜欢不信父王会离去的那般突然,定是要自己亲眼瞧一瞧,验证一番才肯收手。

    只是姜欢才跑入正殿之中,便是被侍卫拦下,根本不让她靠近主棺的。

    这还是头一遭姜欢在主殿被拦下,哪怕她亮出自己的身份,那些侍卫依旧是不为所动。

    姜欢正要发火时,却是打眼瞧见这些侍卫们的佩剑。

    姜国侍卫大多是不佩剑的。

    姜国武士善用刀类,亦或者像梦鱼这般用匕首的。像姜欢此种用剑的乃是少数,除非,这些根本不是姜国的侍卫。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派过来的!”姜欢怒吼道,她正欲拔剑,却瞧见主殿珠帘微微掀起,那她曾经无比敬仰之人缓步而来,如今却是身着王服,头顶盛冠。

    姜子旭褪去了昔日里的少年气,如今举手投足之间皆是带着王气与威严,光是看上一眼便是令人畏却。

    可是姜欢却是觉着好陌生,面前的这人,好生陌生。

    那个曾经瞧着自己长大,总是佯装铁面严肃地教训自己的大哥,如今却是好陌生,瞧的让姜欢摸不清他眼下究竟是在想些什么的。

    “小欢,莫要胡闹。”姜子旭低低训了一句,那语气里皆是冷漠,根本不见一丝丝见到姜欢回来的喜悦之情,“这是在父王的灵堂之前,你该是要长大一些,有个公主该有的样子了。”

    “阿爹死的蹊跷,我要开馆验尸!”姜欢说罢便是要挣脱侍卫的控制,上前去的。

    只是这一遭,她却是被姜子旭给攥住了手臂,根本动弹不得。

    昔日的大哥虽说严肃不溺爱自己,可是却也是心底头最为疼爱自己的人。可是今日,姜欢不难感受到,姜子旭对自己的愤怒乃是真实存在着的。

    他在......恨自己?

    姜欢惊讶地后退了一步,略微踉跄地往后跌去。

    姜路还未出手扶她,陈如意却是悄无声色地抵住了她的后背。

    感受到了陈如意无声地安抚,姜欢则是定了定神,不由得正色道,“王兄何故拦着我?我乃是姜国最出色的大夫。我只需要开馆验尸一眼便是可以知晓父王究竟是因何病而故。王兄难道是不想要知晓父王究竟是因为什么病症仙去的么?”

    姜欢几乎是在逼问的,可是姜子旭却不为所动,他只是缓缓抬起手,那些个侍卫立马攥住她的手臂将她给困住,“来人,将五公主带回寝宫,好好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