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零九章 变天(下)

时间:2021-01-07作者:衣衣杨柳

    经由姜欢这一闹腾,离火宫主殿外更是团聚了不少的侍卫,守卫森严地甚至是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梦鱼回禀这一消息时,姜欢那盏还未饮下的茶水悉数泼洒在桌几上。

    她的手腕有些颤抖,心房亦是一起颤不止。

    不对劲,离火宫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对劲。

    阿爹突然病逝,大哥成了王上后用了不知是何处来的侍卫,不肯自己出手去验尸,更是将阿爹的棺木给保护了起来。

    而最为疼爱自己的三哥,在送自己回来了寝宫后亦是有要事离开,不曾多停留半分的。

    眼下时局根本不稳当,姜欢对于这熟悉却又陌生的离火宫,竟是连想要找个可以问话的人都是找不到的。

    “公主,王宫内四处有眼线,看着像是陈国的人。”梦鱼严肃回禀道,她跟着姜欢在陈国待上的这一个月里,见惯了陈国之人。

    纵使他们穿着打扮是按照了姜国人的喜好,可是刻在了骨子里的东西,是根本抹灭不掉的。

    梦鱼只需要嗅到他们的气味,便是知晓他们乃是陈国之人。

    陈国的驻兵在月重城嚣张跋扈已经是一件分外罕见之事,如今新的大王身边的侍卫也是陈国之人,莫非......

    梦鱼将那疑虑咽下,剩下的话是不敢说出口的。

    陈如意饮下一口热茶,眉眼微微垂下,“此事有蹊跷,我修书一封,让人回去陈国探探口信。倘若此事乃是陈国皇室之为,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姜欢却是用力地摇了摇头,示意陈如意无需如此。

    就算陈如意想要帮自己,可是他又是能如何呢。

    在陈国皇室,陈如意乃是权势最微乎其微的太子。就算如此姜国皇室被陈国之人给控制住,就连自己的大哥也是不知为何拦着自己去验尸,陈如意亦是无法在这幕后之人面前多言语的。

    陈如意贸然行事,反倒是将自己送上那幕后人眼前,等着那人来对太子府动手脚的。

    眼下姜欢在陈国唯一的立足之地便是太子府,若是太子府不保,她如何是能够再保全姜国。

    “这是姜国之事,我身为姜国的嫡公主,我自然是会处理好此事。你到底是陈国的太子,插手被发现,在陈国姜国皆是难以交代。”姜欢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她眉眼紧蹙,瞧着难以放心下此事的。

    姜国内忧外患,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将月重城的陈国驻兵给逐出月重城。

    铁骑军......

    姜欢缄默不言,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那指尖蘸着茶水,却是绘出一幅奇怪的图来。

    那图没有规章,只是肆意而成,瞧的陈如意亦是不知此图究竟是何意。

    “陈如意,我要你帮我做件事。”姜欢话音刚落,陈如意便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丝毫没有考虑一下的。

    “我要将驻兵赶出月重城,故而需要你替我将他们聚在一起,摆酒。”姜欢一面说着,一面敲了一下桌面,梦鱼立马会意地前来记下桌上的图案。

    “我要在酒里下毒,一种叫做醉生梦死的毒。”

    ......

    “师傅!这是什么酒,怎的这般的香?”小姜欢贪婪地嗅着空气里甜腻的香气,趴在高台上便是想要伸手蘸了尝一尝的。

    小姜欢自幼便是饮的了烈酒,如今嗅着这酒香便是嘴馋的不行,只想要瞧瞧到底是什么好宝贝被师傅藏着掖着不给自己看的。

    萨罗瞧着小姜欢伸出手指,连忙便是一把将她抱着抢了过来。

    末了,他还不忘查看了一番,生怕小姜欢尝了任何一口的。

    确认了小姜欢没有偷喝到这酒,萨罗才是松了口气,责备道,“这不是酒,下一次可是莫要自己偷喝的了。”

    “不是酒?”小姜欢撇了撇嘴,叉着腰便是鼓起了腮帮子,似乎十分生气的样子,“师傅还以为我是小孩子,说这谎话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这分明就是酒,而且该是酿了十年的好酒。”

    萨罗真真是拿自己这位爱徒一丁点法子都没有的。

    他将小姜欢举过了头顶,放在了自己的肩头上。

    小姜欢坐上了萨罗的肩膀,立马是没了方才的生气之色,倒是分外欣喜地晃动着双腿,亲昵地搂着萨罗的脖子,撒娇道,“师傅师傅,你告诉我嘛,那坛子里的到底是不是师傅私藏的好酒?”

    “那不是酒,是我酿的毒。”萨罗淡淡道,小姜欢看不见他的脸色,只是觉着他那平淡的语气里,似乎蕴藏着些许忧愁,“那是一种叫做醉生梦死的毒,只要喝下,就会忘记自己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所以呀,你要是方才偷喝了,你就是再也不记得师傅了。”

    一听到这话,小姜欢心头的那股好奇立马消散而去。

    她撅着嘴巴连连摇头,更为用力地搂住萨罗的脖子,“我才不要不记得师傅呢,师傅比我阿爹对我还好,师傅就是我的二爹爹,我要一辈子都记得师傅的。”

    萨罗闻言笑出声来,他拍了拍小姜欢的脚背,无奈道,“你说我是你的二爹爹,怕是大王知晓了,该是要我的脑袋了。”

    ......

    天阴沉的厉害,这漆黑的夜色将月光遮掩的不漏丝毫,显得整座离火宫皆是死寂一般。

    没有声响,平静地令人心慌。

    姜欢避开眼线,寻至了那密道。

    那是她瞒着所有人,和三哥梦鱼挖出来的密道。

    前世因为这条密道,自己才是活着离开了离火宫。

    而里头所藏着的,除了那离开离火宫的密道,更是还有着这些年来姜欢离开了师傅所制作的毒药。

    其中正是有着十坛醉生梦死,这也是萨罗所留给她的毒药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些。

    姜欢小心地擦拭着酒坛上的灰尘,动作轻柔地生怕弄碎了坛身。

    “师傅,我到底还是需要借你的力量一用。”姜欢自言自语道,她挤出一抹笑容,仿佛萨罗正站在自己面前一般,“你保佑我,让我能够一举胜利,将那些陈国的驻兵赶出月重城,让月重城重回安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