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前路茫茫

时间:2021-01-14作者:衣衣杨柳

    站在姜欢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姜国的骁骑大将军马蒙。

    马蒙为将四十余年,乃是姜国最为厉害的一把武器。

    传闻里只要有马蒙所率兵之处,皆是姜国领土。若是有反叛之意,马蒙一把屠戮之刀将是会斩尽所有对姜国不利之人。

    在马蒙的刀下,皆是不会存在着对姜国有叛心之人。故而马蒙亦是被称作姜国最锋利的一把刀,亦是姜欢的父王曾经最得意的一名大将。

    只是六年前姜国边境一直被敌国冒犯不停,小的战事从未停过。先王害怕边境失守,故而将马蒙派去了守边。

    这一守竟是六年的光景过去了。

    姜欢激动地有些热泪盈眶,她幼时的武艺便是跟着马蒙所学,马蒙亦是将她视作自己的亲孙女一般疼爱。

    姜欢与他学习了五年的功夫,早已是将马蒙视作了自己的亲爷爷来看待。

    故而当年马蒙突然前去守边,姜欢难过了许久才是缓了回来。

    倒是没想着,现下在姜国危难之际,姜欢竟是还能够见到马蒙。

    “爷爷,你还好么?你的脸是怎的了?怎么的落了这么大的一条疤。”姜欢满是欣喜地攥住马蒙的双手,蹦蹦跳跳了好一阵子,俨然还是当年马蒙所认识的那个小丫头模样,一丁点不曾变化和长大的。

    马蒙分外感慨地望着面前的五公主,满是茧子的手心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瞧着她还是那副模样,忍不住笑道,“当将军的,这点伤疤不算什么。只是五公主你怎的是会弄成这副模样的?”

    眼前的姜欢两颊酡红,头发散乱,更兼这一地倒的歪七扭八的酒坛,还有这群瞧着醉的一点意识都没有的醉汉,怎的都不像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俏皮活泼的小公主的。

    马蒙为姜欢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又是瞥了一眼那些歪到在地上的铁骑军们,眼神中倒是没有了望着姜欢的那股和蔼之意。

    “这些都是之前驻扎在月重城的铁骑军,他们有没有拿五公主怎么样?”马蒙一面说着一面还不忘踹了地上醉的没了意识的铁骑军一脚。

    马蒙所穿的军靴乃是精铁所制,更兼马蒙本就是武将,这一脚踹的那本该毫无意识的醉汉竟是抽搐了两下,似是要醒来的架势。

    姜欢忙不迭撒娇似的推搡了马蒙两下,随即又是跑去要推陈如意的轮椅,却瞧着陈如意稍稍摇了摇脑袋,示意她无需顾虑自己。

    马蒙瞧了一眼陈如意,正欲询问两句时,却是已经被姜欢推着往门外走去,“马爷爷,我们许久都是不曾见面的了,这里就交给我夫君处理,我们去叙叙旧罢。”

    说着姜欢便是推搡着马蒙往殿外走去,她亦是不忘偷偷对陈如意使了个狡黠的眼色,倒像是个在偷偷行坏事的孩提一样。

    陈如意觑了一眼地上的一群醉汉,他将茶盏里最后一口茶给饮下,瞧着那声音走远了,才是低低开口道,“看够没?”

    “你的小公主倒是聪明得很,你将来娶了她,该是你的福气的。”仇星剑倒也是入乡随俗,换了一身姜国的衣着,那一身儒雅学士的模样倒是不见了许多,瞧着倒是颇有一副侠客风范。

    陈如意却是没有答话,他纤长的手指缓缓搁下那精致的茶盏,冷冷道,“有这废话的功夫,倒是先将这群人给处理掉才是正事。”

    仇星剑撇了撇嘴,倒是一副拿这位小太子没辙的模样。

    他一副佯怒的模样,可身子却是已经行动了起来。他一个个地将那群铁骑军给检查了一遍,确认他们每一个人皆是已经中了毒,才是拍了拍手,“真按照你方才说的那样去做?你若是这般做了,后果是如何你可是自己清楚的。”

    那皇宫里,陈如意本能够依靠的势力便是陈炎与陈素,倘若他为了一个女子公然与这二人反抗,那么将来太子府的路,可该是要难行许多了。

    稍有不慎,将坠深渊。

    这可是一招险棋。

    “你知晓的,我是最不建议你为了一个女子去做任何的危险的决定的。”仇星剑虽说还是那张与平日里无二样的笑颜,只是那眸子里却是酝着沉沉的深色。

    “我并非是为了姜欢才是做此事的。”陈如意的手指叩打在轮椅把手上,那垂下的鬓发将他的眸子给遮住,让旁人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的,“我们一直在等的机会,将要到了。”

    ......

    马蒙所带来的这支铁骑军约莫有二十五人,个个皆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之人。

    武功高超不说,亦是对姜国忠心耿耿,尤其是对马蒙与五公主衷心。

    只是他们今日皆是穿了一身铁骑军的盔甲,瞧的姜欢着实是心上不大舒服的。

    姜国是没有铁骑军的,亦是不会穿着此种的盔甲。这般看来,该是马蒙早已回来,这铁骑军的衣着亦是姜子旭为他安排的。

    “马爷爷,你怎的是穿上了陈国军的盔甲的?还有,我大哥如何是会变成那样,不让我接近父王的棺柩的?”姜欢挽着马蒙的手臂,一蹦一跳地走在前头。

    而那些士兵亦是不曾跟着马蒙,只给他二人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一提到此事,马蒙倒是忍不住先沉沉叹了口气,眉头亦是拧成了深壑,瞧着为事发愁。

    “我半个月前听闻大王病重的消息,于是带着我马家军连夜赶回王宫。只是等我回到王宫的那一日,大王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而我也不过只与大王见上了最后一面,不曾打听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马蒙一想起当日之事,整个人便是瞧着颓唐不不已,分外哀愁的模样。

    不过一提起此事,马蒙倒是陡然间想起了另外的一件事来,他正色道,“不过当日我见了大王最后一面,大王在我手心里画了个这个图案。小公主你也知晓的,我大字不识一个。”

    马蒙抓过姜欢的手,在她掌心依样画葫芦地将图案重新画了一遍。

    姜欢心头一颤,只觉着四肢发冷,唯有那掌心烫的似是被烙了一遭。

    那是一个旭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