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兄妹反目

时间:2021-01-14作者:衣衣杨柳

    夜色浓浓地笼罩住整座宫殿,那昔日热闹喧嚣的离火宫,如今不过死寂一片,安宁地令人心慌。

    往前离火宫的夜也总是灯火通明,先王幼时曾经被关在漆黑的地窖之中,故而养成了怕黑的性子。

    直至了生了这般大的岁数,亦是见不得漆黑,每夜都是吩咐着离火宫点满烛火的。

    后来说是耗费灯油,离火宫便是购置了不少的夜明珠,装点在宫内,夜晚无需点灯亦是明亮的。

    只是如此多的夜明珠都是被剥下,如今的离火宫仍旧是一片漆黑,根本瞧不见其他的。

    姜欢换上了一袭夜行衣,熟稔地穿梭在这离火宫之中,几乎是无需用灯火照亮便是可以避开所有的防线。

    她一路往南,摸到了主殿的位子。

    这里乃是大王的寝宫,大哥不曾娶妻,故而偏宫如今还是空置着。他亦是不曾搬入主殿,只用来停摆棺柩,自己则是仍旧住在自己的寝宫中。

    主殿的看守比起白日的时候要来的更为森严一些,皆是穿着陈国盔甲的士兵,手握长矛伫立在主殿四周,将先王的棺柩围的水泄不通。

    姜欢瞧了一眼屋顶,随后便是身手矫捷地攀上了屋顶,随后将一枚烟弹取出,直直地扔下了那棺柩之上。

    烟弹炸开的瞬间,附近的士兵皆是朝着棺柩出而来。纵使他们掩住口鼻,可是姜欢的毒烟还是通过他们的耳朵与眼睛钻入他们的体内,将他们给瞬间放倒。

    姜欢立马跳去正门处,拨开棺柩就是要为先王验尸的。

    可她的手还未将棺柩给推开,就是听见了身后一声怒吼,“你在干什么!”

    姜欢甚至是还未反应过来,便是瞧见姜子旭怒气冲冲地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他猛地攥住了姜欢的手腕,那力度大到疼的姜欢神色微微一颤,只觉着自己手腕似乎是要断掉的了。

    “孤告诉过你,不要靠近这里,不要再妄想扰父亲的安宁了!”姜子旭恼怒道。

    因为愤怒,他那张俊美的脸显得有些扭曲。额角青筋凸起,一双修长的凤眸有些发红。

    姜子旭先前是对自己苛刻严厉,可是并不会像现在这样。

    姜欢瞧的他好生陌生,怎么都是无法从他的眼中看出从前的姜子旭的感觉。

    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除了跟自己所熟悉的大哥有着一样的长相,其余的地方根本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姜子旭。

    “你是不是陈国派来的奸细?是不是你说了我大哥和父王,然后冒充我大哥?”姜欢说着便是上前伸手,想要看看这个人的脸上是不是罩着一张人皮面具的,“我且撕下你这张人皮面具,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我大哥的!”

    “胡闹!”姜子旭狠狠甩开姜欢的手,因为力度过大的原因,直接将姜欢瘦弱的身子给甩开。

    她一个脚步不曾站稳,重重地撞在了棺柩上,疼的她浑身好似都是要散架了一样。

    姜欢吃痛地扶住手臂站起身,她再看向姜子旭时,眸中只有无尽的怒火与厌恶。

    她一直以为,姜国的王室不会像陈国的皇室那样,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这里是姜欢的净土,是她最后能够依靠的地方。

    只是现在,这一切都是变了。

    前世自己不曾活着看到未来,而这一世,这未来倒是不如死了才好。

    “倘若你下次再来主殿冲撞先王的棺柩,就莫要怪孤心狠了。”姜子旭冷冷道,“你被宠坏了,小时候的坏脾气,马上要嫁人了都是改不掉的。既然如此,孤就好好地替你未来夫婿管教管教你的!来人——”

    只见门外原本候着的带刀侍卫一股脑地涌进来了许多,将姜欢给团团围住,围的她根本无法脱身。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姜欢有些狼狈地往后退了一步,可姜子旭的眼神却好像是黏在了她身上一样,追的她好紧,似乎是要将她逼上绝路一样。

    “五公主冲撞先王棺柩,软禁至星月殿,没有孤的意思,不允许外出。”

    -星月殿

    星月殿仍旧是跟姜欢走的那日相比起来无二样的。

    姜欢最爱的物什都是摆放的整整齐齐,没有灰尘。就连那床褥亦是铺的整齐,看不出姜欢已是离开了一个月的光景。

    仿佛她去陈国的事情,不过是昨日。

    姜欢有些怀念地摸了摸放在梳妆台上的小金兔,这金兔乃是父王先前赠与姜欢的。那年姜欢才从昆仑山而下,萨罗方才病逝,她整日郁郁寡欢,父王便是寻来了这个栩栩如生的小兔子。

    虽说是金子所熔铸而成,可是通体瞧着却是如翡翠般通透清亮,颜色亦是在光线的变化下显得五光十色,好看的紧。

    当年先王寻了七个月的时间才是寻到这世间最后一个熔铸的师傅,制出这一只小兔子。

    只是现下,倒是只剩下了姜欢心中的一个念想了。

    她轻轻吹了吹小兔子,借着窗外的月光将小兔子照耀的流光溢彩,璀璨的紧。

    好像瞧着这兔子,父王便是会回到自己身边,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会回到最初的模样。

    倘若.....

    倘若那日,自己不曾遇见过陈渡,不曾经历过这一切。

    姜欢自嘲地笑了笑,忍不住摇了摇头来。

    自己已经是从头来过一遭了,这一遭,自己可是万万不能够再断送了。

    这世上又如何能够有这第二个人可以像自己一样,重新再握住一次机会。

    姜欢握住小兔子,她再次抬头望向窗外的月色,原本心底的愤怒与浮躁已然是消退了不少。

    父王之死已经成了定局,自己无论尝试多少次,哪怕证明了父王并非是死于疾病而是其中有内情,自己亦是根本在姜国如今的王室统治下无法做出什么有意义的行为。

    如今月重城铁骑军已经被逐去,自己该做的,便是回去陈国,扶持陈如意上位。

    然后......

    姜欢将小兔子放入袖中,她将珠帘倏地扯来,遮住了那大半的月光。

    然后,将姜子旭废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