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一十五章 离开

时间:2021-01-14作者:衣衣杨柳

    猎鹰的爪子太过锋利与坚硬,它们的动作疾如闪电,根本是来不及让人瞧清楚,他们已经是将老国王的尸首给撕的粉碎。

    乐声再度响起,那些猎鹰的速度仿佛随着鼓声的加快而不断地加快,它们的动作残忍且粗暴,直至最后一块骨头被它们叼走,那鼓声才是仓皇而止。

    这一切,都仿佛是为猎鹰所举办的一场饕鬄盛宴一样。

    猎鹰张开着翅膀飞走,而姜国昔日的大王也只剩下了一具空空的棺柩。

    祭祀攀上了天坑,而这个天坑亦是被填埋上了泥土,成为了先王的“墓穴”。

    姜欢揉去了眼眶里还未渗出的泪水,她挺直了腰杆,坚定地对着墓穴所在的方向鞠了一躬。

    她推着陈如意的轮椅往远处走去,却是再也没有回过头。

    这片草原的空气极好,姜欢光是走着,便是觉着自己的心灵都是被洗净了一遭似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那沉痛之情给咽下,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听着放松一些,“陈国没有这么大的草原,也没有这么舒服的风与空气的。”

    陈如意点了点头,却是开口安抚道,“节哀。”

    纵使姜欢极力地想要掩盖住她内心的沉痛,可是她还是露出一些,这一些亦是足够让陈如意被捕捉到了。

    那该是怎样的痛苦,才可以让他的小公主显得这般的落寞与孤寂,仿佛被整个世间都给遗弃了一般。

    陈如意握住了姜欢的手背,无声地给她传达着自己的心意。

    姜欢浅笑着叹了口气,眸子微微眯起,“年幼的时候我总是跟父王说,我想要快快长大的。那时候我还小,不可以骑马,也不可以一个人出远门。我总是偷偷跟着三哥和父王出去,可是我想,倘若有朝一日三哥和父王不在离火宫,我该怎么办呢。”

    她伸手遮住了那刺眼的阳光,眼眶却是有些发痛的了。

    这面前的草原仿佛亦是化作了她曾经最为熟悉不过的那片土壤,在这里,她可以笑着哭着,摔倒了父王便是会来带自己回家。

    她什么也不用怕,什么也不用畏惧的。

    姜欢嗤笑一声,她取下自己发髻间插着的一枚木簪子。

    她将那木簪子丢入一侧的火炉之中,瞧着那火舌将木簪子给烧的一丁点都不剩下,终于才是流下了两行泪水。

    “我该是要离开这里了。”姜欢说了两遍,似乎是在重复着说给自己听一样。

    她再一次认真地看向那火炉,这一次却是郑重地说道,“我是姜国的五公主。”

    祭祀仪式结束后,陈如意便是安排了车马,预备着回去陈国了。

    他们出来的时日有些久了,虽说是呈了折子给父皇,可是这几日皇宫里似乎也是变更了不少的。

    根据着密探传来的信件来看,陈炎打算新纳一个妃子入宫。

    倘若只是寻常的嫔妃,那么本不该引起这等的风波。只是这次陈炎所要纳的妃子,不是旁人,却是巫祝一族的圣女巫柔。

    巫柔一族的圣女需要保持自身的圣洁,莫要说成婚了,就是被男子触摸一下肌肤都是大过。

    这次皇上开口要纳巫柔为妃子,等同于是在挑衅着巫祝一族,更是无疑是在宣告着他将要扭转巫祝一族数百年来的规矩与礼节。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陈国的皇室,亦是要变天了。

    姜路给姜欢收拾了满满当当的一车子物什,星月殿中她平日里喜欢的一些物什,他皆是给收拾了进去。末了,还不忘将那只小金兔子放在了木匣子中,将其藏在了最里头。

    姜路拍了拍自己所收拾的行囊,将蕴在胸中的不舍给悉数藏掖了起来。

    他伸手揉了揉姜欢的头发,笑道,“下次见面,可就是你的婚礼了。到时候三哥希望瞧着你打扮成最好看的新娘子,让那陈国人都是羡慕不已的。”

    姜欢亦是用力地点了点头来,她挺起胸脯,倒是一副小勇士的模样,“我们说好了,我到时候是陈国最好看的新娘,你就是姜国最帅气的王子。”

    姜路瞧着姜欢这副模样,倒是忍不住宽舒一笑,他伸出手指来,与幼时所做的无二样,和姜欢的手指拉钩,做下了他们兄妹间独一无二的结誓。

    “好了,莫要耽搁了时辰,该上路了。”姜子旭催促了一声,他将一件大毛斗篷披在了姜欢肩上,那冰冷的脸上瞧不出一丝丝的神情。

    他掖了掖那衣角,叮嘱了一句,“路上冷,不要受了风寒。”

    姜欢点了点头,随即便是转身进了马车里。

    直至那马车驶离了离火宫,她亦是没有再回头看过一次。

    -陈国

    宫人们脚步匆匆,几乎是要用跑的,脚步不停地穿过长廊。

    他们神情肃穆,根本是不敢有着过多的停留,仿佛有着什么极其可怖的东西在无声地催促着他们快些,再快些一样。

    如今后宫里可以说是硝烟弥散,只差是最后一根稻草便是可以将整个后宫给压死。

    凤鸾殿已经冷清了五日的光景了,所至皇宫的客人皆是去了水榭亭,而大批大批的珍贵礼物亦是送给了巫柔。

    那些个昂贵的珠宝首饰,昔日巫柔曾经数年才能够见过一样的首饰,如今倒是跟寻常可见的粗布麻缕一样堆积在巫柔的寝宫里,让巫柔看都是不想看一眼的。

    巫祝一族早已是传开了巫柔将要成妃的消息,可是他们却是根本不敢多言,就连平素里最为嚣张冷漠的楚莲,都是不曾插手这件事。

    她所提出的条件,唯有一条:倘若巫柔成了后宫的嫔妃,那么便不再是巫祝的圣女。

    陈炎自然是欣然接纳了这个条件,并且给了楚莲一笔不小的重新选举圣女的银两。

    这银两旁说选出一个圣女,供巫祝一族无忧生活百年皆是足以。

    巫柔懒懒地躺在贵妃榻上,一侧的奴婢为她递上昂贵的时鲜水果,而另外还有个奴婢正在为她锤着腿。

    这等的待遇,如何是她之前所拥有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