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打照面(上)

时间:2021-01-14作者:衣衣杨柳

    冷风逼人,那院落里的最后一支红梅亦是被霜给打落了。

    宫女朝着冻僵的手指拼命哈着气,拾起地上的红梅,只道了一声可惜。

    原先皇后还未开凤鸾殿宫门前,这些红梅皆是栽种在凤鸾殿的院子内,由陈素亲自侍奉的。

    故而这些红梅生的极好,几乎是不曾出过问题的。

    只是后来巫柔搬入了水榭亭,皇上说是水榭亭冬日里没点颜色,配不上巫柔的美。故而才是让人去凤鸾殿讨要来了这几株红梅,想要栽种在水榭亭中。

    只可惜,巫柔并未善待这些红梅。不过是栽种了五日,竟是都已经枯萎凋谢了。

    水榭亭仍旧是一片荒芜之景,瞧不出一丝丝的光亮的。

    宫女知晓,马上还会有新的红梅栽种进来。只是到底还有着多少次瞧见红梅的机会,倒也都是他们这些当宫人的无法预测到的了。

    太子府的马上缓缓停下,只见那车夫打起了车帘,恭敬地将这车内的主子给请了进来。

    太子、五公主,还有太傅,那宫女忙不迭跑去寝宫内传信。

    彼时巫柔正依靠在贵妃榻上,哼着小曲儿吃着点心,瞧着恣意又惬意的模样,倒是已经提前享受上这做妃子的舒服了。

    “巫柔姑娘,太......”宫女的禀报还未说完,便是听得那正门被推开的声响。

    冷风簌簌灌入这屋内,吹动了那珠帘,听得巫柔微微蹙眉。

    她正欲开口过问一句何事这么惊慌失措时,却是先瞧见那一角玄色长袍。

    巫柔忙不迭坐直了身子来,抽过一侧的帕子便是将脸给遮了起来。

    这一动作方才做完,便是听到禀报的声音,“太子殿下、五公主、太傅到。”

    “上座。”巫柔吩咐道。

    宫女卷起珠帘,搬来了三张椅子,随即又是取来了新的茶水。

    姜欢第一眼瞧见巫柔立马反应过来此人正是消灾会上自己从流氓手中救下的那个女子。

    不过巫祝一族讲究身子圣洁,倘若巫女被陌生男子触摸了肌肤,须得净身四十九日才可再次露面。

    但是巫柔眼下不仅仅是坐在自己面前,而且将要成为后宫的妃。

    姜欢眉头微微蹙起,静心打量着面前巫柔的一举一动。

    “太子与五公主先前去了姜国参加丧礼,此事小女略有耳闻。不知太子今日所至,是为何事?”巫柔柔声道。

    她体态轻盈,那眸子柔情似水,哪怕是看不见整张脸,但是依旧是能够让自己的心思被这双眸子给勾着动心。

    与其说是圣女,倒是不如说是醉红楼里最懂客人心思的艺人。

    “听闻圣女将要入宫成妃,故而本王前来赠新婚之礼。”陈如意淡淡道。

    他拍了拍手,小厮们便是忙不迭捧来了一只大箱子。

    那箱子通体乃是红木所漆制,光是用以上漆的用料便是十分珍贵。

    箱子里到底是装着什么,更是令人分外期待的了。

    巫柔轻轻咳嗽了两声,眼波流转,似乎藏掖着一股悲痛之意。

    可是她嘴上却仍旧是笑道,“多谢太子费心了。”

    陈如意微微抬起下巴,宫人们便是打开那只木箱子,露出了里面的金银珠宝。

    里面的金子与银两码的整整齐齐,瞧着晃眼的紧。

    而金子最上头还铺着一些一看便是知晓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那些个权贵们一样一样送来的宝贝,如今太子竟是直接搬了成箱的来。

    陈如意觑着巫柔的神色,虽说巫柔极力地克制掩饰,可是她的眸底仍旧是掠过一抹轻微的喜色与讶色。

    陈如意扬起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来,他示意侍卫们与宫人一起将这只箱子抬下去,自己则是谦虚道,“不知晓巫柔姑娘是否喜欢,毕竟都是些俗物,配巫柔姑娘这等仙子该是有些糟蹋了。”

    巫柔连忙摆了摆手,一副看淡的模样,轻启朱唇,“这些时日送来的物什都是许多,不过还是太子费心了。到底小女不过是个俗人,承了这些的宝贝,该是要折寿的。”

    巫柔说着便是轻轻咳嗽了两声,旋即她的目光落在了陈如意的双腿上。

    陈如意感受到她的目光,倒是无需她问,自己便是开口解释道,“害了一场大病,这才成了这副模样。”

    巫柔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困惑,她斟酌了一番,悄声问道,“那可是无法站起身的了?”

    陈如意摇了摇头,只是他还未开口,姜欢便是先一步说道,“并非是完全地用不上这腿,只是不能够常用的。”

    巫柔悄悄地松了口气,眸底的喜色亦是难掩。她招呼着他们喝茶,一面自己则是请宫人搬来了一张小暖桌,吩咐人将这暖桌靠近太子一些,莫要冻着了太子的腿。

    姜欢将巫柔的这些小举动看在眼里,却是没有明说的。

    巫柔这番的举动倒不像是将要成为皇上的妃子,倒是有些像是要嫁入太子府成侧妃的感觉了。

    陈如意微微颔首,却是拒绝了巫柔的好意,“无需如此,本王有着五公主照顾,并无大碍。”

    说罢,陈如意便是将姜欢的手抓过。

    两人十指相扣的瞬间,巫柔的脸色不由自主地阴沉了一些。

    就算她极力掩盖住,但是还是难逃被捕捉到的时机。

    姜欢配合地与陈如意两手交叠,温柔地朝着他望了过去。

    两人目光交汇的瞬间,好似一对神仙眷侣,令人羡煞。

    只是姜欢自己都是没想到,陈如意望着自己的眼神是会这般的勾人心魄的。

    就好似,他望着的不是自己这么个人,而是一件世间绝无仅有的珍宝。

    姜欢被他瞧的一怔,竟是觉着自己有些被带了进去。

    他的眼神仿佛在招引着自己,将自己往深处拖拽着,将自己拽入他的心中。

    若非是杯盏碎地的动静,姜欢甚至是想要多看两眼的。

    只见那珍贵的官窑白瓷在地上碎成了渣滓,而巫柔的手指正淌着血,一滴接着一滴,将贵妃榻下的地毯都是染成了一抹血红色。

    这血色瞧着触目惊心,令人惶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