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打照面(下

时间:2021-01-14作者:衣衣杨柳

    宫人们惊呼不已,赶忙便是派人去请御医,随后又是手足无措地乱哄哄地涌了进来,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的。

    姜欢赶忙松开了陈如意的手,仔细地打眼瞧了一遍巫柔的情况。

    看来该是方才不慎碰落了托盘上的茶盏,茶盏先是磕碎了盖子,才是碎在了地上。

    而这碎掉的盖子则是划破了巫柔的手心,从而划开了这一条狭长的口子,潺潺鲜血滴落,瞧着极其骇人的。

    姜欢垂下了眸子,二话不说便是撕开自己一角衣裙,吩咐道,“热水、纱布。”

    那些个宫人还未反应过来时,梦鱼已经先一步行动了起来。

    姜欢比划了一下那伤口,所幸伤口并不深,只是一些皮外伤。不过就算姜欢眼下出手为她治疗,到底是会留下一点疤痕的印记,

    这么一双柔嫩白皙的手,倘若是留下了印记,怕是今日这伺候的宫人一个都是活不了的了。

    梦鱼端着热水赶来,姜欢取出随身携带的药粉撒入热水之中,将纱布放在盆中浸湿。

    只见那雪白的纱布陡然间化作了土黄色,姜欢这才是取出纱布,用其给巫柔的伤口擦拭清洗了一番。

    瞧着那伤口附近的血渍都是被擦洗干净,姜欢才是仔细地将药粉洒在了那创面上。

    她手法小心谨慎,以新的纱布贴在了伤口上,随后才是将自己的衣裙用新的干净的热水沾湿,洒在了那纱布之上。

    处理完这伤口,姜欢才是长舒了口气。

    她拍了拍手,叮嘱道,“莫要吃酱与沾水,三日后让太医来换下即可。”

    巫柔将信将疑地抬手瞧了两眼,只见姜欢所包裹着的这纱布利落干净,手法亦是极其精巧仔细,就算是御医想来也是没有这般仔细的活计。

    她瞧了姜欢一眼,悄声谢道,“多谢五公主,只是不知晓五公主竟是还懂岐黄之术的?”

    “浅薄之学,不足挂齿。”姜欢在新的热水里清洗了一遭双手,此时恰好太医赶来。

    他们神色匆匆,跑的气喘吁吁,冠带皆是散开,好生不狼狈的模样。

    姜欢为他们扶起冠带,随后又是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三日后来为巫柔姑娘拆布,用这方子上所制成的药膏涂抹即可。”

    姜欢说罢,梦鱼已经是备好了纸墨笔砚,只等候着姜欢书写方子的了。

    姜欢笔墨一挥,那方子提笔而成,几乎是没有思考的过程,仿佛这方子是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如今不过是誊写一遭似的。

    那太医连连应允着,恭敬地双手接过方子瞧了一眼,咂舌称叹其中奥妙。

    “乌梅与硫磺粉,五公主好生见解。”太医称叹不已,随后他又是检查了一遭巫柔的伤势,亦是感慨道,“有五公主在此,倒是老臣来的唐突了。”

    巫柔倒是没想着,面前这个五公主的医术竟是了得到让太医都为止称赞的地步。

    都知晓这皇室贵族的女儿家要学琴棋书画,要学从夫女德,只是却是没有人会让自己的女儿去深究岐黄之术的。

    到底是个女子,行医乃是抛头露面的事情,不该是被允许的。

    “太医言重了。”姜欢谦虚道,“既然礼已送到,今日本宫便是与太子先行回去了。”

    说罢,姜欢对着巫柔略略一点头,示意她无需起身行礼。

    随后她便是挽过陈如意的手臂,只见陈如意从轮椅上站起身来,那双腿根本与常人无异,行动自由、健步如飞。

    “巫柔姑娘还请好生休息,莫要耽搁了七日后的入宫之礼。”陈如意亦是道了别,随后便是与姜欢一齐出了水榭亭,好一副神仙眷侣的模样。

    就连太医瞧着都是忍不住夸赞道,“太子与五公主的感情果真是极好的,他二人将来成亲,该是这京都的一大喜事,亦是陈国的一大喜事。”

    太医不曾瞧见,巫柔的脸色愈发的暗沉,那紧攥的拳头亦是无声地在昭告着她那滔天的怒火将要席卷而来,将水榭亭给卷入其中。

    ......

    出了那水榭亭的视野,姜欢便是赶忙让陈如意坐回到了轮椅上。

    虽说走的路并不长,只是姜欢仍旧是担心地为陈如意把了一下脉搏,随后又是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他的双腿。

    没有问题,看来在自己药汤的调理下,这种程度的行走已经是没有问题的了。

    姜欢转而露出了分外欣喜的神情,她颇为激动地一拍手掌,笑道,“看来这药方子是极其有着作用的,你的腿已经好多了!等回去了府上,我再仔细地重新给你配一个方子。”

    原本姜欢还以为这方子的作用是不大的,没想到这铤而走险的法子竟是生了作用,倒是给了姜欢不小的提示。

    原本以为陈如意是已经没有法子救回来的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倒是出现了转机。

    若是自己能够让陈如意和寻常人一样行走,那么他在权臣中树立威严的最大的障碍便是可以得到解决。

    只要这般,一切便都是好说的了。

    姜欢顿时来了劲头,她卯足了劲推着陈如意往前跑了一段路。

    这期间她瞧见这皇宫里四周的树木,虽是寒冬之月,可是这皇宫里头却还是郁郁葱葱着,好看的紧。

    比起那光秃秃的水榭亭,这外头倒是瞧着还有几分生气的。

    仇星剑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他们身后,他手中仍旧是摇着那柄折扇,看的姜欢忍不住问道,“你大冬天地摇着个扇子,若是这般的不怕冷,倒是不如将你的那的毛斗篷给脱下来。”

    仇星剑连忙摇了摇手指,神秘兮兮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俗子不知知晓。”

    姜欢瞧着他跟个算命先生一样,倒是忍不住也学着算命先生的模样,摇头晃脑地拈着手指说道,“老夫瞧这位公子面相有趣,倒是不如让老夫来给公子算上一卦的?”

    仇星剑退让一步,倒是没有拒绝姜欢这突然兴起的玩闹之意,单手捂住胸口,微微欠身示意自己谨听先生卦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