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的承诺

时间:2021-01-14作者:衣衣杨柳

    这回他们从姜国归来,还不曾入宫面圣过。故而此番皇上对于他们在姜国的所为到底是存在着什么想法,都是无人知晓的。

    若是换做往常,陈炎必然是会同意陈如意的每个提议,只是眼下毕竟出了姜国这一档子的事情,陈炎是否生气,是否对陈如意还是如同往常那般疼爱,这些统统皆是无人知晓的了。

    姜欢亦是想过这一层的变数,思忖着倘若皇上不让陈如意此番前去江南平息灾难,那么最好的另外一个人选便是陈渡。

    “倘若皇上不同意将此事交给太子府,那么便是要交给陈渡的。若是陈渡的话.....”姜欢的话还未说罢,陈如意便是倏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的。”陈如意正色道,他语气坚定,不容他人质疑。就好似这件事,哪怕是皇上不同意,他亦是会想着法子让皇上同意了一样。

    只是那到底是陈国的君主,是这统领三军的主人,姜欢未免心生担忧,害怕陈如意会因为此事与陈炎起了冲突。

    若是惹怒了陈炎,就算是陈如意,姜欢也不知他到底可以博到几分陈炎的原谅。

    “相信我。”这话陈如意乃是说给姜欢去听,他眸中的坚定瞧的姜欢有些恍惚,倒是没由来地觉得有些许熟悉。

    自己好像......好像是在何处见过这种眼神,感受过这种感觉。

    姜欢说不清楚究竟是在何处,只是觉着心坎一阵抽痛。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这份异样的感觉极快地消散在了心底深处,姜欢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陈如意递了折子,说是要去一次皇宫面圣,将姜国之事上秉一番。

    原本姜欢是想要跟着前去,可是陈如意却是婉言拒绝,只说让仇星剑留在府上陪着她商榷一番江南一事到底该如何具体去做的。

    只丢下了这么一句话,陈如意便是乘车而去,不曾再多停留的。

    姜欢甚至某一个瞬间萌生了:陈如意倘若双腿健全,该是个来去自由如风的人才是。

    这么想着,她亦是将自己心底的想法给显露在了脸上,让仇星剑给捕捉到。

    “如果如意能够有着一副健康的身子的话,他现在该是要么当了个大侠,要么便是成了大将军的。”仇星剑笑道,他眯着眸子,难得不见他扇着折扇。

    那微风拂动他发髻,吹的他鬓发微微飘动着,好生一副好看的模样。

    姜欢想,倘若天上有那流连人间、纵情山水的仙子,该就是仇星剑这副模样的。

    与其说是太傅,他倒是更像个大隐于市的明白人罢了。

    只可惜,这京都最不该被发现的便是明白人。

    “依着我的方子来看,他再有半年的光景便是可以与寻常人一般行走了。”姜欢掰着指头,仔细地算着日子。

    自己现在用的方子已经在陈如意的身上起了作用,现在要等的,便是所有的药效都可以发挥的那一刻。

    只是需要三个月,还是半年,甚至是更久,这些姜欢亦是无法确定的。

    姜欢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在白玉楼建成之前,治好他的双腿,将他送上帝位。

    唯有成了陈国的国,母,她才是可以将自己的命与姜国的命把握住,不再受这陈国之人的摆布了。

    先前姜欢还不知晓,这些个陈国之人为何执着于权势,执着于明争暗斗,就连后宫皆是没个安宁之处的。现在看来,权势才是叫人最为疯狂的物什。

    就连自己,似乎都是有些在变成这陈国人的模样了。

    “行走与否,其实都是不甚重要的。”仇星剑倏地开口,听得姜欢分外困惑地望向他。

    陈如意之所以是在京都不得重视,被权贵所蔑视嘲讽,不就是他身患疾病,太医断言他活不过二十二岁么?怎的到了仇星剑口中,这竟是一个不重要的事情了。

    “让谁当太子,当太子的这个人到底能不能活过二十二岁,是否是个正常人,这些其实到头来都是皇上一个人所决定的。”仇星剑双手环胸,他倚着墙壁而立,目光沉沉地望向了远处,“你我不过都是皇上的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你可曾听过?”

    姜欢的拳头微微攥起,她想起姜国种种,又是想起姜子旭。

    她如何是不知晓,这普天之下,唯有成为王,才是能够尚且自由地把握住自己的人生。

    “皇上今日喜欢如意,疼如意,要如意做太子。如意就算是个垂死之人,病的就剩下一口气了,他也是太子。可是倘若皇上明儿个不喜欢如意了,要废了他的太子位。其实不过只需要一个理由罢了。”仇星剑佯装轻松地耸了耸肩,尽量将此事说的并不那么骇人一些。

    只是姜欢却是从中听出了端倪。

    她咬着指甲,神情亦是随之变得肃穆起来,“你的意思,是其实我治不治好陈如意的腿,并没有多大的作用。要是想要让陈如意坐稳太子的位子,最该做的是讨好皇上?”

    仇星剑不曾言语,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仇星剑在暗示自己,莫要因为姜国一时之事而掀起与陈炎的纷争。

    姜欢陷入沉思中,她想起自己先前在姜国瞧见的百姓,想起他们如今的生活,想起那妇女满是惶恐与怯色的面容。

    姜国,本不该这样的。

    “如今大权旁落,皇上明面上不曾为所动,仍旧是沉迷于酒色之中,当了个世人眼中的昏君。”仇星剑继续说道,他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池子,只见一瓣红梅被风吹落,浮在了池水表面。

    只是这漂浮也不过是短暂的事情,极快的,严寒将那花瓣扯入池底,那红梅便是再也瞧不见的了。

    “都说圣心难猜,皇上如今的心里到底是在打着什么算盘,你我皆是猜不到的。你想保姜国,如意想保陈国,其实你们二人本心相似,却总是做法不一样的。”仇星剑望向姜欢,面色凝重,“小欢,你想没想过,或许可以和太子府联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