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二十五章 鸳鸯眼(上)

时间:2021-01-17作者:衣衣杨柳

    自从相府出事后,姜欢便是再无听到过相府里的消息。

    太子府安排在相府里的探子也是没了下落,太子府根本是联系不上的,更是莫论打探到相府近日来究竟是在忙活着些什么的了。

    故而姜欢倒是以为庞岩会安静好一阵子,起码是不敢与宫内人再有交集的了。

    可是不曾想他竟然入了宫,还面见了皇上的。

    陈如意动了动腿,瞧着重新恢复了知觉才是眸底掠过一抹轻松之色。不过极快的,他便是掩藏好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我当时寻了个借口,说是自己前去寻母妃,故而不曾与他们一起面圣,只留在了屋外窃听。”

    想堂堂一太子,竟是会做出听墙角的事情,姜欢那原本紧绷着的脸倒是放松了下来。

    她颇为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瞧着对陈如意所为一副不曾想过的模样。

    在姜欢心中,陈如意素来是那个行事稳妥但又对自己宠溺疼爱的太子。虽说旁人皆说他是个冷面之人,只会依照皇上的吩咐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务。

    只是姜欢所见的陈如意并非如此。

    他似乎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在等着自己一点点深挖。

    姜欢无需顾虑,只要她想,随时可以转身去挖掘陈如意。他哪里也不会去,只会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一样。

    “偷听到了什么?”姜欢笑着问道,之前因为陈如意糟蹋自己身子的怒意亦是消退了不少。

    她亦是洗了洗手,随即便是坐到了陈如意身侧,与他共享了一张贵妃榻的。

    陈如意大抵是没想过姜欢竟是也会坐上来的,突然逼仄的距离让他竟是到了嘴边的话吐露不出,又生生咽了回去。

    姜欢手肘撑着靠背,脑袋亦是被托在掌心,一副认真的模样在等候着陈如意继续说下去的。

    庞岩携着庞蔓蔓入宫面圣,怕是多半要使上苦肉计的了。

    庞蔓蔓待皇上之时,俨然是换了个人一样。可爱粘人,古灵精怪又爱撒娇的。

    陈炎素来是想要一个女儿的,只奈何膝下无女,一直是没个心愿既成的盼头。后来庞蔓蔓入了宫,头一遭见着他便是粘着他,丝毫不畏惧的模样,同他撒娇,惹的陈炎喜欢的不行,倒是将她视作了自己的女儿来看待。

    更兼庞蔓蔓嘴甜的很,分外会讨陈炎喜欢的。故而偶时皇上对相府所作所为有不满之处,只消得庞蔓蔓前去撒个娇,说些好话,倒是能够减免不少祸端的。

    这亦是庞岩这些年来,如此纵容娇惯庞蔓蔓的其中一个原因。

    这些事情倒是梦鱼打听来,告诉姜欢的。

    彼时姜欢一面嗑着瓜子一面听着,不由得连连咂舌,只言这庞蔓蔓对付皇上的时候竟是聪明着,不像对付自己的时候愚蠢至极。

    陈如意的心思被姜欢的声音拉扯回来,他只继续道,“庞蔓蔓为相府求情,不过此次父皇并未让步,这一个月的禁令不单单是一日不少,更是言倘若再来求情,便是多加一月。”

    姜欢亦是有些诧异,她知晓余孽一事重大,却是没想过皇上会这般重视。

    到底此事若是重罚相府,最有利的还是……

    姜欢陡然反应过来陈如意为何要偷偷摸摸回府上之因,相府被重罚,自己又在长乐街开了米铺,这最大的受益者便是太子府。

    如今庞蔓蔓的求饶没了用,庞岩更是会将怒火悉数发泄在太子府身上,尤其是同在皇宫的陈如意身上。

    无妄之灾,到底难堪。

    陈如意不过是个不爱招惹是非的主儿,既是知晓了会有麻烦找上门,倒是自己走的干脆。

    姜欢好气又好笑,气他一个太子竟是为了躲避宰相偷偷离宫,笑他胆量也不过如此罢了,也是难怪那府外百姓都是敢议论上太子府的是非了。

    “庞岩此番带去面圣的除了庞蔓蔓,还有一物。”陈如意不曾责备窃窃笑着的姜欢,只继续说道,“鸳鸯眼。”

    姜欢的笑意凝固在唇边,眸底笑意亦是被那一汪深沉遮掩住。

    分外沉重,心上鼓噪。

    庞岩携鸳鸯眼见陈炎,莫说陈如意该隐藏自己身份不被遇见,就说他为了躲避庞岩自称懦弱都是不足为过。

    鸳鸯眼乃是庞家之所以立足于权势中心的最重要的一样物什。

    当年庞家先祖由洛城跟随先王起兵攻占城池,建陈国,改国号,而庞家先祖因为立下汗马功劳,册封宰相之位。

    可先王晚年多疑,生怕得之不易的政权被夺,故而对自己身边的亲信以及权臣痛下杀手,寻无端之灾祸,嫁祸给掌权之人。而庞家亦是在其中。

    除了庞家,其余分得一杯羹的权势名门皆是落得个极其凄惨的下场,斩首甚至都是最为痛快轻松的刑罚。

    而庞家当年亦是被查抄,府上众人入了天牢,而不少的美眷娇婢更是在牢内受尽羞辱,有意志刚烈之人自戕而亡,而其中亦是有着与先祖自青梅竹马时便恩爱无比的相夫人。

    她亦是难逃被羞辱的命运,她更是被施以极其残忍的刑罚折磨,亦亲眼瞧着自己的女儿被虐待致死。

    后她三磕头问苍天庞家何错之有,最后撞墙自尽,其呕血沥在随身携带的玉佩之上。

    只见那玉佩成了两极模样,一半鲜红,一半如初。

    而鲜红一面既成血玉之后,再无法消退其血色,犹如本身模样。

    先祖亦是悲痛不已,在自己爱妻身边自尽而亡,而他的血滴落在玉佩之上却成黑色。

    只见玉佩两半一呈红一呈黑,又因形状似是一双眼眸,故而称作鸳鸯眼。

    鸳鸯眼成后,本风调雨顺的陈国害了三年旱灾,无数百姓死于饥荒之中。而先王亦是整夜噩梦缠身,无法安睡,最终彻底疯魔,寻了个初春之夜投河自尽。

    说来奇怪,先皇自尽后便是下了三年来的第一场大雨。雨水灌溉着皲裂的土地,花草重新开始生长,生机重回大地,陈国起死回生,亦是结束了这三年的旱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