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二十七章 暗自盘算

时间:2021-01-17作者:衣衣杨柳

    陈如意被说动了一些,他眉眼微动,神色肃穆,瞧着正陷入了思忖衡量之中。

    只是到底他能否被姜欢所打动,亦是姜欢难以揣摩到的事情。

    姜欢瞧的着急,忙不迭说道,“总之你不要派人跟着我了,庞岩如今忙于解禁相府,怎的是能够管到我的头上来?倘若你当真是担心我,倒是不如早些了却了你自己手头之事,快些回来才是正经。将我交付于这些侍卫,莫非就是你所认为的正确之举了?”

    陈如意被指责地有些心慌,只蹙着眉摇了摇头,告诉姜欢自己并非如此。

    不等他将话给说完,就是听得姜欢一声呵斥打断了他的话头,“既是不是这意思,你便是不要继续纠缠在此事上了。我与你说好了便是说好了,该是不要再寻他事了。”

    姜欢说着,伸手勾住了陈如意的肩膀来,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就是低声道,“陈如意,该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只是倘若做多了,谁都是不知晓到底这件事是错是对的了。”

    陈如意被姜欢说的一愣一愣的,他那拧紧的眉头被姜欢伸手按住,温柔地将其抚平。

    姜欢的动作分外地轻柔,似是在爱抚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她这等的举动亦是让陈如意那原本困惑与担忧的心思平稳了下来。

    陈如意到底还是拗不过姜欢,他只得暂且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姜欢的提议。

    姜欢的小心思行通了,亦是满心欢喜地搂住了陈如意的脖子,撒娇道,“还是你最好说话了。”

    这突然的亲昵动作惹的陈如意面上一阵绯色,他忙不迭撇开视线,轻声咳嗽了两声,来掩盖住自己内心的这突然萌生的羞涩之意。

    “那就这么说好了,明日我跟着梦鱼二人前去江停即可。你可是莫要差遣人跟着我了。”姜欢雀跃道。

    陈如意瞧着姜欢这般开心的模样,亦是不忍心出口打断她的喜色,只得暂且应下,将派遣侍卫一事作罢。

    不过既然是允诺下的事情,陈如意亦是无法再回口拒绝,只得暂且将此事应下。

    “我明日去江南,该是要三四日才是可以回到京都来。仇星剑亦是会跟随着我一起前去,不知晓此番庞岩入宫面圣到底是会揣着什么心思,不过既然他捧出鸳鸯眼,那么此事必然并非是小事。你留在京都,切忌与其正面冲突,好生提防。”陈如意细细叮嘱着,他的眉眼间皆是藏不住对姜欢的担心,似乎恨不得将她时时刻刻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只是这偌大的京都,怎的是能够时时刻刻将一个人庇护住的。

    未知数太多,未知的危难亦是太多,想要凭风借力,并非是易事。

    陈如意知晓,姜欢亦是明白这个道理。

    姜欢眯起眼来,仔细地想起了自己在江停的事情。

    江停乃是长乐街的一处集市,是长乐街人流汇集之处。这地本是用以建设娱乐之处的,供行人取乐休憩。只是这一次姜欢将米铺安排在了这处,莫说出其世人不意,更是出其了太子府上众人不意。

    谁人都是没有想到,姜欢反其道而行之,将生活必须的米铺设置在繁华之处,两侧一侧是青楼,一侧是戏院,怎么瞧着都不像是个会买米之人跑来之处。

    只是他们却不知晓,这米铺一侧的醉红楼背后的主子如今就是她姜欢。

    米铺设置在醉红楼旁,不仅仅是有利于米铺的生意,更是方便姜欢让醉红楼转型。

    醉红楼素来是以青楼妓馆的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是姜欢这些时日的接触,却是发现其实醉红楼不少的姑娘卖艺不卖身,而且其艺更是一等一的厉害,纵观那些美名于陈国的艺人,大抵不如他们醉红楼的姑娘要多些。

    故而姜欢才是想借着米铺此事的契机,让醉红楼在百姓们的心中开始转变。

    从青楼妓馆到艺人所聚集之处,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名门权贵的理解,更是要让寻常的百姓看在眼中。

    而且当下京都买米的大多是男子,除了寻常富贵人家乃是女眷携奴仆出门,这男子的大量出现,更是改变对醉红楼固有印象的最好机会。

    姜欢眯着眸子,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飞起。

    陈如意哪里知晓她这小算盘,不过却也知晓姜欢竟是这般做了,那么也必然是有她的理由,他亦是不会干涉。

    他所想的,不过是自己的小姑娘能够开开心心地去做她想要做的事情即可。

    “对了,江停一处先前呈了信来,说是米铺须要题一块牌匾。当时你不在府上,我自作主张给你题了一块匾送过去。”陈如意打了个响指,只见门外一侍卫捧着一托盘走来。

    那托盘上放着一卷宣纸,姜欢伸手展开宣纸,那上头所写着的正是“福禄堂”三个字。

    这还是姜欢头一遭看见陈如意的书法,他的字迹飘逸大气,有棱有角,一瞧便是觉着该是洒脱脾性之人所写出的。

    陈如意身为太子,学习书法自然是必行之事,只是这书法竟是得了这等的精髓,才是姜欢根本没有想到过的。

    姜欢咋了咂舌,对着陈如意竖了个大拇指,“你的字倒是与你的人有些不同的。”

    姜欢将那宣纸展开,抬在陈如意面前比对了一番,仔细地瞧了两眼。

    陈如意瞧着孱弱,这字迹却是硬朗。

    陈如意佯怒道,“怎的是不同的了?哪里让你觉着不同的?”

    姜欢笑嘻嘻地收起宣纸,将其小心翼翼地藏在了胸前,眯着眸子笑道,“就不告诉你。这宣纸我收下了,下次若是再有题字的活计,我便是交给你了。届时你可是不能够用什么不会写字来推脱我的了。”

    屋外风拂落枝头枯叶,院子内的落叶簌簌而落,却是晃了姜欢的眼一些。

    陈如意瞧着姜欢,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捧了她的脸,目光柔情蜜意,似是要沁出水来。

    他轻声道,“我的小公主的委托,我怎敢推辞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