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二十八章 偷溜出去

时间:2021-01-17作者:衣衣杨柳

    此次陈如意下江南并非是明面上的事情,而是行的暗渠,专门让人私下隐匿了自己的行踪,只对外说这几日太子身子抱恙,太医在内为其诊治,至于究竟是害了什么病症,亦是不便对外说明。

    这等的说辞更是足以让人相信陈如意如今身患恶疾,不便露面的。

    太子多年来身子素来是时好时坏的,病重时就是无法进食都是有过,彼时皇上亲自迎了太子入宫,请了天底下所有的名医来为太子诊治。

    自此以后,但凡是太子身子稍有不适,旁说不开门迎客,就是他不愿面圣都是被允许的。

    皇上都无意见,寻常的百姓们更是不会出言相否,只敢是私底下议论着太子今日这一病是轻是重,又要几日才是得好的。

    太子府亦是故意地“走漏风声”,说太子病的昏迷不醒,不说何时才会痊愈,就是此番能否醒转都是一个问题。

    姜欢听到这风声的时候,正抛着瓜子在吃。

    她闻言不由得眉头紧蹙,瞧着对此事分外的困惑的模样,“陈如意倒是下了个大手笔的,为了这么个下江南的事情,恨不得是在造谣把自己说死的了。”

    梦鱼嗤嗤笑了两声,她将行囊已经完全收拾稳妥,现在只是差到底要怎么混在太子的私人军队里的问题了。

    此次陈如意并未在明面上昭告众人,自己要下一趟江南的。

    他动用的侍卫皆是自己的心腹与死侍,旁说能够混进去了,就是稍稍地与他们的人多说上几句话,怕是都要被怀疑的。

    这等的情形对于姜欢而言并不算乐观。

    除非她不混在陈如意的侍从里一起出去,而是自己私自下一次江南。

    只是到底姜欢这个姜国五公主,想要在江南百姓的心中立下口碑,这个身份到底还是有些不足够支撑了。

    想要让百姓信服,让百姓为自己而用,还是须得借助陈如意的力量。

    “偷偷跟着。”姜欢吃掉了最后一捧瓜子,拍了拍手,大有一副颇为得意的模样。

    梦鱼瞧着她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亦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叮嘱了几句。

    末了,她将那行囊上别了一朵红梅来,这整个行囊瞧着都是别出心裁了起来,更引人注目了些许。

    姜欢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来,瞧着对那红梅分外感兴趣的模样。

    “这红梅瞧着倒是眼熟的很,似乎在何处见过。”姜欢话音刚落,便是听得梦鱼轻声一笑,似乎觉着极其有趣的模样。

    “公主都忘了不成?这是宫里头的红梅。”梦鱼轻声提醒道。

    她仔细地收拾了一番这红梅,随机便是轻声问道,“公主可还记得,当初咱们从离火宫离开的时候,三王子折了一段送给您的。”

    记忆突然涌上心头,姜欢亦是不由得感慨了一句,“也不知下次回去姜国,是何时的事情了。”

    她总是想,倘若自己得了机会,那头一个要去见的就是三哥。

    她得要告诉三哥,自己已经寻到了如何去救姜国的法子,让他再等等,再将大哥给控制上一阵。

    只是眼下京都封闭,自己想要传信,若非是借着太子府的名义,那么就该是要趁着这次的机会私自溜出京都去传信了。

    姜欢沉默半晌,摸出自己袖间的那一封书信,里头所写的不仅仅是自己回到陈国之后的所经历的种种,更是简要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咬定大哥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必然是与陈国的皇室有着不小的关联。

    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一个是陈国皇上陈炎,另外一个便是皇后陈素。

    “公主,太子似乎是要走的了。”梦鱼忙不迭提醒道。

    姜欢这才是恍然惊觉,忙不迭起身来,朝着后门的方向走去。

    姜欢此番所藏身之处乃是陈如意的运送车辆。

    这车辆上到底藏了什么物什,姜欢亦是无从知晓的。不过她先前打听了一番,知晓这车辆可以免于被查验,算是个无人敢轻易开启之处。

    自己藏身于此,陈如意亦是不会轻易察觉。

    只是奈何这处到底是小了一些,只供姜欢一人藏身,而梦鱼只能够代替姜欢留在太子府,为她行公主之事。

    梦鱼再次叮嘱了一番姜欢,小心翼翼地帮着她藏匿于这车之中,随后便是将行囊递给了她,“公主,倘若身份暴露了,切记将红梅亮出,此物可证公主身份。”

    姜欢应允了一声,随即便是忙不迭催促着梦鱼快些离开。

    梦鱼前脚刚走,后脚陈如意便是率着乔装成了商人的侍卫一起赶来。

    陈如意亦是易容打扮了一番,做出了商客的模样。而他的侍卫则是伪装成了镖师,此次出行乃是为陈如意护镖一趟。

    姜欢瞧不见外头,只听得窸窣几声,随即便是感受到了车辆开始运行的动静。

    姜欢静心屏气,想要听一下外头是什么动静,只是这车轱辘的声音动静大的很,遮盖住了陈如意与仇星剑的交谈声。

    姜欢仔细去听,却也只是听到了零散的几个字。

    “除掉......”

    “......隐瞒......”

    “是......我的错.....”

    剩下的话都被其他的声音所掩盖住,姜欢怎的都是听不见的了。

    她做了个梦。

    昏昏沉沉的,看不大清楚的梦。

    梦里自己似乎是回到了前世,回到了那烽火之中,瞧见了这一片乱世,亦是瞧见了那崩溃的姜国。

    梦鱼以血肉之躯为自己守下了最后的生的机会,将密道留给了自己。

    姜欢拼死从密道里跑了出去,可却是直接去了那破败的城墙之上。

    昔日坚固不破的城墙已经几乎是看不到完好的痕迹了,姜欢垂着眸子仔细去看,可是却什么都看不出的。

    她想要大声呼喊,可是自己的声音却也是一丁点都发不出来的了。

    姜欢只得痛苦地捂住耳朵,紧闭双眼,让自己从这一片狼藉之中抽身而出,好假意欺骗自己什么都是没有看见的。

    只是欺骗归欺骗,有些事情还是骗不得的。

    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姜国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