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杀手(下)

时间:2021-01-19作者:衣衣杨柳

    好他个陈如意,明面上同自己柔情蜜意的厉害,结果竟是把自己丢在这荒郊野岭之处,叫自己与仇星剑陷入这危难之中的。

    倘若自己不会武功,仇星剑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怎的是能够逃出生天的。

    姜欢暗自腹诽,可她还是不敢做停留。

    那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使的手法又是极其歹毒,自己还捎着一个仇星剑,若是留下来岂不是任他们宰割。

    姜欢气得不行,只是手上仍旧是不曾松开仇星剑,生怕他没能够跟上自己的脚步,到时候自己就是拖着一具尸首去找陈如意的了。

    “姜欢你听我说......”仇星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终于是忍不住,用力甩开姜欢的手来。

    因为快速奔跑的原因,仇星剑白皙的脸如今已经涨的通红,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样。

    姜欢被这一甩甩了个趔趄,险些是没有站稳的。

    “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是不想要自己这条命了,你就自己留在这里等着被杀好了。”姜欢焦急催促道,她张望着身后,生怕那群人追上来的。

    只是仇星剑却是示意她无需这般,他喘匀了气,才是开口道,“陈如意是故意以我为诱饵,想要引那帮人出现的。屋内有机关,他们一旦入了房间便是会被机关所捕,你无需担心。”

    姜欢听闻此言,脸颊逐渐浮现一抹红晕来,整个人瞧着倒是颇为不好意思。

    她方才急火攻心,倒是说了不少本不该说的语句,若是叫陈如意知晓了,自己当是要被取笑好一阵子的了。

    “方才是我冲动了。”姜欢嗫嚅道。

    她咳嗽了两声,那些许不好意思之意倒是消失的干净,取而代之的则是困惑之色,“既是如此,陈如意人呢?”

    “他的身份不能够暴露,故而先行离开了。”仇星剑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纸包来。

    仇星剑摊开纸包,露出里面那小巧玲珑的桂花糕来。

    姜欢瞧见桂花糕的瞬间,眼睛都是散出一抹光亮来,瞧着极其欣喜的。

    她这些小神情的变化倒是都被仇星剑给收入眼底,瞧的他忍不住嗤嗤笑出声来,“陈如意说的倒是准确,你有着多少的不悦,一枚桂花糕便是可以哄好的了。”

    姜欢的耳根微微发烫着,她梗着脖子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一个字都蹦不出的了。

    陈如意的话亦是没有出错的,她绞尽脑汁却是连个反驳的话语都琢磨不出的。

    姜欢抓起桂花糕便是往嘴里塞去,甜糯的物什入口,姜欢才是忍不住惬意地眯起了眼。

    方才那种种危机,姜欢现下亦是一股脑地抛到了脑后去了。

    她津津有味地吃着桂花糕,含糊不清地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姜欢自诩自己藏匿地还是十分的谨慎,莫要说被发现了,姜欢就是自己都快要忘记自己藏匿在物资车上的了。

    仇星剑原本憋笑的脸,听到这问题倒是彻底地绷不住了,噗嗤笑出声来,“你以为你藏在物资车里就不会被发现的了?你那鼾声根本是盖不住的,如意往车边一站便是发现了端倪。”

    姜欢听闻此言脸愈发红了一些,整个人瞧着颇为不好意思的模样。

    她讪讪笑着,将此事一带而过,佯装那个藏在物资车里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一样。

    仇星剑亦是没有多问此事,只是换了个话题,笑道,“得亏你想得出这个主意,你可知那物资车原本是要运去何处的?”

    姜欢不解地瞧了仇星剑一眼,他瞧着她这模样便是心知肚明了。

    “这物资车原本是要送去城郊堆积垃圾之处的,为的是迷惑相府的眼线。万幸在倾倒的时候如意听到了你的鼾声,不然你可不仅仅是留在那树下的了。”仇星剑数落道。

    姜欢一想起城郊的垃圾堆,不寒而栗地缩了缩肩膀,整个人皆是瞧着后怕了起来。

    不过她亦是极快地挺直了胸膛,正色道,“那你们带着我一起即可,何必非要将我留下?”

    “如今京都时局不定,谁也不知晓相府此番究竟是会有着什么动作的,留你在京都,一是为了可以控制相府不做出出格的举动,二则是倘若有事发生,也可是由你应对的。”仇星剑叹气道。

    原本他与陈如意商量好的事情,如今却是被姜欢给打乱了。

    看来当真是如陈如意所言,姜欢身上的未知数太多了,多到让人难以预料到下一瞬她究竟是会去做什么的。

    仇星剑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此番我们前去江南,是为了调查庞岩一桩贪污案的。此事危机重重,你贸然跟随,怕是有危险。”

    姜欢怎的不知这其中要害关系,只是她此番前去江南,对江南的米权流通势在必得。

    更为重要的,则是姜欢先前与陈如意商量的“天灾”之事,如今她已经是准备好,只差是她前去江南的了。

    万事俱备,她一分一毫都是不会多停留的了。

    姜欢眯起了眸子,顿了顿,心上却是有万千愁思萦绕。

    阻碍水流的流通,此事瞧着好解决,其实却有着不少的后顾之忧。

    就算是姜欢,亦是做不到能够完全保证此事不会对百姓的生活带来任何的问题。

    故而她藏掖着不曾告诉陈如意,只是害怕陈如意会行阻拦之事。

    这所谓的阻拦,对于陈如意而言是立足于百姓,对姜欢而言,却是切断她对抗庞岩最好的法子的一条路。

    姜欢不会眼睁睁瞧着此事发生,亦是不会轻易作罢。

    “我知晓你们担心一些什么,我自是有分寸。只是我亦是有着极其要紧的事要去一趟江南,若是遗漏了这次的机会,我怕时机不等人。”姜欢如是解释道。

    仇星剑亦是一副拿她没辙的样子,只得长舒一口气,耸了耸肩,“我倒是猜到你是这反应,既然如此,你且好生准备一番,随我一起去江南罢。那些杀手乃是苗疆人,若是迟了些,你我可是都活不成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