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三十二章 秘密(上)

时间:2021-01-19作者:衣衣杨柳

    苗疆人?

    平白无故的,苗疆人怎的是会插手进他们太子府的事情?而且还是买通杀手暗杀,倘若如此的话,一旦被查出,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谋杀太子以及其太子妃,这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像仇星剑眼下能够直接说出杀手是苗疆一族,那么若是陈如意追究起来,就是灭了苗疆这一族都是有可能的。

    苗疆一族本就人口较少,常年隐居在月亮湾之中,根本是不轻易外出的。

    就算是来自中原的使臣要进月亮湾,亦是要经过层层申请,得到了苗疆大祭司的允许,才是可以踏足于月亮湾。

    倘若不经允许前去了月亮湾,兴许是连月亮湾的第一道关卡都是过不去的。

    此番苗疆人出手暗杀陈如意,莫不是陈如意干了什么危及到了苗疆人生活的事情?

    姜欢蹙了蹙眉头,有些好奇地偷偷瞥了仇星剑一眼,试探性地问道,“陈如意可是与那些苗疆人认识的?”

    仇星剑倒是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神秘一笑,“这个问题留着你自己去问陈如意罢。”

    说罢,只见仇星剑从自己的衣袖里摸出一枚烟弹来,直直地朝着天际射出。

    绚烂的火光绽开的瞬间,树林里窜出了一批死士。

    他们个个皆是身着黑色劲装,面纱蒙面,根本是看不见他们的面容与神色。

    那漆黑的面纱中,唯有一条缝隙露出他们的眼睛。

    只是每个人的眼神皆是狠戾且冷漠,根本看不出其他。

    “你们负责断后,我带五公主去江南与太子会和。”仇星剑冷声吩咐道。

    死士们应允道,随即便是一个个拔剑朝着他们所来的方向赶去。

    姜欢瞧着那一批死士的模样,却是有些困惑了。

    “死士也埋伏好了,你们该是早已预料到这一切了,是不是?”姜欢几乎是用挤的,才是将这个问题给挤出。

    她本以为自己是将陈如意庇护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是现在来看,陈如意或许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庇护。

    陈如意完全可以处理掉自己所面临的问题,亦是可以解决掉这些自己都不知晓来路的杀手。

    一切的一切,姜欢竟是觉着皆是自己错误地理解了。

    自己原本想着扶持陈如意顺利登位,只是却不曾想过,陈如意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

    姜欢顿了顿,脚步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来,只觉着面前的仇星剑分外陌生的。

    他们藏了多少的秘密呢,还有着多少的秘密是我不知晓的呢。

    姜欢不知,亦是不知从何处探寻。

    “我知晓你有很多的问题。”仇星剑淡淡笑着,似是早已预料到姜欢的这种种反应,“你无需害怕与担心,等到你与陈如意见过面,兴许是会觉着你什么事都是没有做错的。”

    仇星剑说罢,便是招来了两匹方才死士所留下的骏马。

    他摆了个请的手势,姜欢只得将所有的困惑都吞咽入腹中,随即便是熟稔地翻身上马,身姿利落。

    而下一瞬,姜欢所以为的那个柔弱书生仇星剑竟也是一个翻身,利索地上了马背。

    他的一举一动姜欢皆是收在眼底,无一不在告诉她:仇星剑是会武功的。

    而且仇星剑的武功瞧着该是要比自己更为高一些,根本无需自己保护才对。

    姜欢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怨恨地瞪了仇星剑一眼,无声地表述着自己内心的恼怒之情。

    这个小动作亦是被仇星剑给尽收眼底。

    “你方才拉着我跑的太快了,我着实是寻不到个机会告诉你的。此事若是你要怨,就怨陈如意不曾让我展露过一手的。”仇星剑贫嘴道。

    仇星剑贫的姜欢忍不住啐了一口,恨不得是现在跟他来过两招才是正经事。

    不过如今过招并非是要紧事,姜欢要做的乃是快些找到陈如意,好生问清楚这到底是怎的一回事。

    “你来到太子府后,我亦是放心许多。”仇星剑冷不丁蹦出这一句话来,听得姜欢忍不住侧目望向他。

    仇星剑与陈如意不一样,他总是噙着笑意的,或是喜悦,或是礼貌,亦或者是像目前这样,深沉不可窥的。

    他的笑颜下究竟是藏了什么,姜欢根本是无处可去深究的。

    “有你陪着如意,他瞧着心情每日都是极好的,这对他的病亦是有好处。”仇星剑缓缓道,剩下的话语被风吹散,姜欢竖耳去听却也是听的稀碎。

    “......帮帮他......”

    一阵冷风吹过,吹动仇星剑那三千青丝。

    被拂乱的鬓发将仇星剑的面容给遮盖住,依稀间,姜欢似是瞧见他眸中那氤氲而出的沉沉哀痛之意。

    “救救他。”

    -江南

    江南比起京都的繁华热闹,瞧着却是更为柔情蜜意一些。

    潺潺的水流,迈着小碎步的妇人,还有着扎着羊角的青葱少女。

    姜欢瞧的有些晃眼,忍不住感慨道,“这江南的人倒是瞧着水灵的紧。”

    仇星剑亦是骄傲地挺了挺胸脯来,瞧着一副颇为自豪的神色,“那是自然,江南水柔养人,我亦是出生于此。”

    仇星剑出生在江南倒是姜欢不曾想过的。

    他年幼时便是在京都与陈如意相识相伴,倘若是出生于江南,那么想来该是才出生不久便是被抱来京都生活的了。

    这般小的年纪远离自己的故乡,看来仇星剑的秘密还有着许多,皆是自己难以窥察到的。

    “你既是江南人,何故不曾听你提及过?”姜欢试探性地问道。

    先前仇星剑要她与太子府结盟,如今倒是个试探他诚意的好机会。

    瞧瞧看他究竟是能够告诉自己多少,这般姜欢才是可以斟酌出自己可以告诉太子府多少。

    仇星剑的笑容瞧着有些黯淡,正当姜欢以为从他的嘴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他那低沉的声音,“自是出生于戴罪之家,若是要提起,招致杀身之祸。”

    仇星剑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这藏在心底的秘密,似乎正在一点点往外倾泻,只等着姜欢捕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