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动心了

时间:2021-01-28作者:衣衣杨柳

    !

    姜欢早些时候亦是从陈渡的口中听过关于死士的传闻。

    皇室里所豢养的死士多为狠戾之徒,而且大多是受过救命之恩,亦或者有着极其重要的把柄握在皇室之人手中。

    也不知晓太子府所豢养的这一批死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陈如意又是会怎么去安置他们的亲属了。

    姜欢沉沉一声叹息,瞧的陈如意有些在意的。

    “可是遇着了什么事情的?瞧着你似是心情不大好的模样。”陈如意如是问道。

    一听到这问题,姜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佯怒道,“在怎的能够心情好的?你被人丢在荒郊野岭,还被人追杀,心情能好的?”姜欢言之凿凿,大有一副要声讨陈如意的架势。

    只是下一瞬,陈如意便是伸手揽过姜欢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

    他语气温柔,似是在呵护一件珍宝一样。

    在他的眼中,姜欢乃是无价的珍宝,若是稍重一些去对待,便是要将她给碰碎、碰伤了的。

    可是偏偏这么一个人,又是将自己丢在了那荒郊野岭上!

    姜欢这回自问自己,怎的都不会被陈如意这温柔的表象给迷惑住的了。

    “我知晓自己被杀手盯上,将你留在那处你可避免遭遇此事。只是没想到你还是去了那间客栈,找到了仇星剑的。”陈如意低低说道。

    他声音轻柔,似是一缕柔风拂面,落在了姜欢的脸上。

    姜欢这次却是没有被这份温柔所蛊惑,义正言辞地训斥道,“这哪里是个理由的?你就是不想让我跟着你一起来江南,你可别以为我会武功,你就是能够将我丢在那么个没人烟的地方。若是在那附近我寻不到一间客栈或者寻不到一丁点的人烟,我渴死饿死可都是有可能的。”

    姜欢说的认真,倒是一副夫子在训斥学生时候的神情了。

    而陈如意亦是没有恼怒,认认真真地听着姜欢的训斥,时不时还点了个头,表示自己当真是知晓自己做错了的。

    陈如意眼下哪里还有什么太子的威严,一派听话小书生的模样,完全是听着姜欢话的模样。

    仇星剑看在眼里,忍不住咋了咂舌。

    这对小夫妻倒是相处地愈发离奇了起来,看似好像是在吵架,可是仇星剑感受到的却是两人浓浓的爱意,几乎是要倾泻而出,将仇星剑给溺死才好。

    “可以了可以了,把你丢在那边是我提出的主意。当时情况紧急,苗疆杀手跟的紧,若是带上你兴许是会坏了我们的计划,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你要怪就来怪我吧,我承担的住。”仇星剑梗着脖子说道。

    他一副有什么事冲着我来的模样,却是只挨了姜欢一个白眼。

    “此事按下不表,我还有一事。”姜欢推了推陈如意的胳膊,将他从自己身上给扒拉下来,“此番你们来江南,是为私事,还是为公事?”

    若是私事涉险,姜欢倒是还有着立场可以插手。只是若是公事涉险,姜欢如今还未嫁入陈国,却是不大适合插手的。

    不过姜欢此番也确实是没打算插手陈如意的事情,她眼下得要快些与醉红楼的人会和,商量看看到底是要怎样安排破坏管道这件事的。

    江南气候湿润,为了保证不会造成内涝,其中设置了许多的管道。

    要破坏掉全部的管道乃是无稽之谈,醉红楼该是会处理掉最重要的几道。

    姜欢对于江南的管道分布并不熟悉,得是早些接头,安排好处理掉管道的事情才是要紧事。

    陈如意眉头微微蹙起,瞧着并不想将此事告诉给姜欢知晓。

    这般看来,此事该是于私了。

    姜欢拍了拍陈如意的肩膀,瞧着颇为大气的模样,倒是一副原谅他的模样,“没事,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处理。我这些日子自己就去江南四处转转,你也是莫要担心我的。”

    姜欢话音刚落,便是信步踏入小屋内,一副已然是不将陈如意究竟是要做何事放在眼里的样子。

    不过出乎姜欢意料之外的,陈如意在自己转身欲走之后,竟是低低开口说道,“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是关于仇星剑家中冤案。”

    冤案?

    姜欢的脚步一顿,不过她极快的摆了摆手,示意陈如意无需继续说下去了。

    说再多,继续说下去又是如何呢。

    姜欢想要知道的东西已经到手了,倘若再继续问下去,只是伤了仇星剑罢了。

    “你们忙你们的罢,我自己乔装成男子四处转转就是。早些时候总听你们陈国人说江南好,今日我亦是想要瞧瞧看,这江南究竟是有多好的。”姜欢说罢,身影便是消失在了那长廊尽头,瞧不见的了。

    只留下陈如意一人望着她背影消失的地方,久久思whhryl.忖着没有动弹。

    直到仇星剑唤了他一声,他才是大梦初醒般抬起眸来。

    仇星剑对陈如意了解颇深,只消得这么一打眼,便是已经知晓了陈如意心中端倪。

    他蹙眉道,“如意,你动心了。”

    “你知晓的,成大事者,不该动心。”

    他们是有着大事要做的,怎的是能够在这里牵扯太多的儿女情仇,投入太多本不该投入的感jxpxxs.情呢。

    陈如意怎的可能是不明白这一点,只是有些东西正在一点点脱离他的控制。

    这些东西乃是陈如意自己无法掌控住的,是纵使他想,却也是难以把握住的东西。

    这些,陈如意虽知,却无解的。

    仇星剑忍不住一声叹息,那劝阻的话语到了嘴边,兜兜转转又是咽了回去。

    劝了又能怎样呢,陈如意心如明镜,自己所知晓的问题,他该是早已想的比自己还多上许多的。

    只是既然他任由这种感情扩散,任由姜欢这么个突然闯入之人一次次打乱他们的计划,倒是不如就此任由下去。

    “算了算了。”仇星剑笑着摆了摆手,大有妥协的架势,“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该是要成家才对。你若是再不动心,我都是有点怕你喜欢我的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