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三十七章 告别

时间:2021-01-28作者:衣衣杨柳

    !

    姜欢的心咯噔了一下,只觉着自己心脏像是被什么都揪住了一样。

    她本以为自己与陈如意之间的感情点到为止,谁也不会越界。他们皆是心知肚明,各取所需。

    自己想要姜国安好,他想要借助姜国公主的地位来平息一些怀疑的声音。

    姜欢以为......她本以为,他们二人皆是这么想的。

    不过眼下来看,姜欢却是有些看不明白陈如意的感情了。

    他的感情似.xgchotel.乎要倾涌而出,已经到了唇边,可是他却没有吐露而出。

    却还是借着旁人的口来表明,来吐露。

    说是不在意自是假话,姜欢多想亲口问问陈如意,在他心里,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是寻常的朋友,还是他所爱......

    剩下的事情姜欢不敢多想,亦是不敢去思考一丁半点的。

    在姜欢的心中,自己与陈如意保持着如今的关系便是最好了。

    恰到好处,有着彼此的距离,不用谁为了谁而放弃自己。

    但是现在的陈如意躺在冰床上,痛苦的眉头拧成深壑,瞧的姜欢心中分外不是个滋味。

    这股感情已经酝酿到了唇边,似乎随时都要喷薄倾泻,可是姜欢只是沉沉一声叹息,将所有的感情压在了心口。

    “你们出去准备治水患罢,我留在这里看着他就好。”姜欢低低嘱咐道。

    仇星剑和管家应了一声,一起退出了密室,只留下了姜欢与陈如意二人。

    这还是姜欢头一遭在这等的情形下细细去看陈如意。

    他脸色惨白,额角不断地渗出汗珠,整个人似是被噩梦给魇住。

    他双手皆是被铁链给束缚住,根本难以挣脱开。可他却还是在无力地挣扎着,一时间不知晓他是在想要挣脱那铁链,还是挣脱自己的噩梦。

    姜欢轻轻握住他的手,脸颊倚在他掌心。

    陈如意似是感受到了这份温暖,紧蹙的眉头亦是缓和了不少。

    “没关系的。”姜欢低声喃喃,这句话她似是说给陈如意听,却也似是在说给自己听,“一切都会过去的。”

     jxpxxs.; ......

    姜欢沉沉睡了一觉。

    梦里她又回到了前世破败的城墙前,狼烟烽火,哀嚎与痛呼的声音弥散在整座城池中,听得姜欢心上揪痛的厉害。

    她多想去将所有的事情都挽回,将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都救回来。

    她多想......多想救回三哥,救回梦鱼。

    可是姜欢的双手满是鲜血,她握着一个陈国士兵才会使用的长矛。

    长矛的顶端已经卷了边,就算是要刺入敌人的胸口,也是难以一股脑地将人性命给夺去的。

    姜欢气喘吁吁地半跪于地,长矛上不断有着鲜血滴落,极快地染红了脚下砖瓦。

    可是眼前还是有着陈国的士兵,这些士兵一个个凶神恶煞地瞪着姜欢,恨不能将姜欢给生吞活剥了才好。

    她吃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有人拨开人群朝着自己走来,姜欢本以为那人是来杀自己的,可是当她抬眸望向那人时,却是全然愣在了原地。

    那人不是他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等候着他来娶自己的陈渡。

    可是他又好生陌生,似乎只是披着陈渡的皮囊,可那骨子里已经不是陈渡了一样。

    “阿欢,与我回去陈国。”陈渡缓缓开口说道。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丝情绪的变化,姜欢想要努力看出他眼下究竟是在想些什么的,可是无论她怎么绞尽脑汁去想,却也什么都想不出来的。

    自己所认识的那个陈渡,所爱慕着的那个陈渡,到底是不是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陈渡呢?

    姜欢一时间竟是难以辨认出。

    “陈国?”姜欢一声冷笑,指甲狠狠地嵌在了掌心之中,恨不得是要将自己的掌心肉给抠下来才好,“你陈国将士杀我子民,踏我国土,害的姜国毁于一旦。你却让我跟你回去?”

    姜欢恨不得要呕出一口血来,甜腻的血腥气在喉咙里扩散开,呛的姜欢难受的不行。

    姜欢满是怨恨的眸子瞪着陈如意,仿佛只有这样,才是会将他落在姜国身上的痛苦偿还给他似的。

    可陈渡却是不为所动,似乎根本没受到半分影响似的。

    “这是为了你好。”陈渡沉默半晌,只缓缓吐出这一句话来。

     whhryl.;姜欢冷笑不止,眸中泪光闪烁,瞧着分外悲痛,“你竟是敢说为我好?你杀了我的家人,我最爱的爹爹,我的三哥,甚至是我的梦鱼,他们都死了——”

    “你让我好,你到底让我怎么好——陈渡,你告诉我——”

    姜欢撕心裂肺地吼道,她终于是憋不住,喷出一口血来。

    陈渡忙不迭上前去要扶住摇摇晃晃的她,可是下一瞬姜欢便是将她的手给打掉,根本不愿意让他触碰到自己。

    “我本意并非如此。”陈渡低低说道。

    一缕鬓发垂下,遮住了陈渡的半张脸,叫姜欢怎的都是看不清他的神色了。

    “只是你我二国究其根本,无法共存。你是姜国的五公主,而我身为陈国的三皇子,亦是不得不遵循皇命,为陈国行事。”陈渡的语气没有一丝丝的起伏,仿佛在他眼中,姜国百姓的性命根本不足为提一样。

    姜欢所珍重的,所爱惜的,在陈渡的眼中不过犹如蝼蚁,死不足矣。

    “好一个无法共存,既是如此,你何故来招惹我的?我与你之间,也该是毫无关联的两个人,你杀了我才是你该做的事情。”姜欢敛起这份悲痛,所有的情绪归于平静。

    她想起自己初遇陈渡的那一日,想起他握着自己的手,与自己定下众生的那一日。

    自己所爱的那个人,已经随着自己的离火宫,一起消失在了那场大火之中。

    这一次,姜欢穿过了自己的梦境,能够再次触摸到当时的场景。

    所有的感觉都是一起涌上,仿佛自己眼下的一切不过是场梦,而现下的一切才是真实。

    前世自己所没能够说出的话,姜欢终于是一字一句,说的郑重,“陈渡,我们回不去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