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三十八章 偷亲

时间:2021-01-28作者:衣衣杨柳

    姜欢一觉醒来时,已是回到了小居内的寝屋。

    身上的衣物还不曾换,只是外头瞧着已经入了夜,没有丁点亮堂的光景。

    姜欢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似乎是没想过自己竟是会睡这么久的。

    明明处在那种环境下,想来该是那冰床附近放了安眠香,才是会让自己睡的这般沉。

    只是不知晓陈如意如何了。

    姜欢正欲起身去看看情形时,木门却是被轻轻推开。

    哪怕陈如意的动作放的极轻,但是落在已经清醒的姜欢耳中,还是格外的清楚。

    她在黑暗里一声不吭,静心瞧着陈如意那蹑手蹑脚地端着一些东西往内屋走去。

    不过到底他还是坐着轮椅,各方面的行动都是不大利索的。

    他生怕将姜欢弄醒了一样,小心翼翼地运着一件又一件物什。

    等到陈如意将所有的物什给运到时,他亦是忍不住长松了口气,听着分外疲惫的模样。

    “你在搬什么东西的?瞧着你搬了好久的。”姜欢一开口便是将陈如意给吓了一跳的。

    陈如意少有的失了态,手忙脚乱地点了一盏油灯,屋内才是亮堂了些许。

    “这么害怕做什么,我又不是鬼。”姜欢忍不住数落了一句,随后她便是跳下床,拍了拍裙褶,朝着陈如意走去。

    她借着那盏油灯的光才是看清了陈如意刚才搬进来的东西,皆是一些取暖用的物件,瞧的姜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里什么都是不缺的,你怎的还是运来了这么些个物什的?”姜欢数了数这些炭火,不由得暗暗感慨了句,这次陈如意送来的炭火怕是自己一辈子老死在江南都是够用的了。

    “先前瞧你在冰室里睡着了,你身子本就是不好的。这次又是沾了不少的寒气,怕你寒气入体,落了个病症。”陈如意解释道,他一面解释着,一面还不忘往炭盆里多加了几块炭火。

    这原本就暖烘烘的屋子眼下烧的更是滚烫的厉害,几乎是要将姜欢的汗水都给烤的流下来了。

    姜欢忍不住擦了擦额间渗出的密密汗珠,连忙制止了陈如意的行为。

    “且慢且慢,此事你莫要担心的。这屋子已经够热了,你再烧的热一些,我怕是要脱水的了。”姜欢这话一出,果真是让陈如意的动作停了下来。

    只是陈如意那双沾染了水雾而显得湿漉漉的眸子,在黑暗里熠熠发光,瞧着像是一只极其委屈的小狗。

    姜欢看着这副模样的陈如意,倒是开始忍不住反问了自己一句,我方才是不是太凶了一些。

    不过极快的,姜欢便是挺直了胸膛,正色道,“那点寒气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常年与毒物打交道,幼时师傅为了能够让我不被寒毒伤害,已是用银针将我的身子调养的极好了。”

    听到这话,陈如意才算是彻底地放心了下来。

    “那冰室是我用来治疗双腿之处,为了保证那千年寒冰的冰床不受损毁,故而在里头放满了寒冰。这些寒冰比起寻常的冰块来的要更毒一些,故而我担忧你受不住的。”陈如意担忧道。

    这份担忧切切实实地传达给了姜欢,亦是让姜欢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

    姜欢原本可以坦然问出的关于二人关系的问题,眼下也是无法轻易出口了。

    她舔了舔嘴唇,正暗暗思忖着到底该怎么开口问他才是合适时,陈如意却是先开口说道,“这一场大雨冲毁了江南用以疏水的主要管道,眼下江南面临水患的威胁。我接下来的几日,应当都是不会久在小居内了。”

    “你忙你的,不用担心我。”姜欢摆摆手,大有一副分外凛然的模样。

    姜欢自己都是忍不住在心里头暗戳戳地夸赞了自己一番,觉着自己此乃展现了了个公主该有的气度。

    她这番小举动落在陈如意眼中,却是瞧着格外的可爱的。

    就好像他们还未长大,还是在初遇的深宫之中,还是那孩提的年岁。

    倘若可以,陈如意想瞧着他的小姑娘,一直跟那时候一样留在自己的身边,莫要长大的。

    他想看着她,看着她被保护在温柔乡中。

    只是他们都知晓,这是一件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便是同王管家说。王忧一直跟在我身边,是个值得去信任之人。”陈如意话音刚落,屋外便是传来了仇星剑的声音。

    仇星剑的语气分外地焦急,似乎遇到了极其棘手的难题。

    他催促着陈如意莫要再耽搁了,催的他忍不住微微蹙眉。

    “你有要事就先去罢,莫要管我的了。我一人没问题。”姜欢说着便是忙不迭摆了摆手,一幅让陈如意快走的神色。

    陈如意亦是没有理由继续耽搁下去,他只得又一次地望了姜欢一眼,那眼神沉重,瞧的姜欢只觉着他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一样。

    姜欢还未出口去问,陈如意却是忽然朝着自己勾了勾手指。

    姜欢的脑袋还未反应过来,脚步已经往他的方向迈去。姜欢轻轻地弯下了腰,侧耳贴近了一些,好方便陈如意说上句悄悄话的。

    可是下一瞬,一股温热的触感贴在了姜欢的脸上。

    她整个人都是不曾回过神,木讷地望着地面,完全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会被陈如意给.....偷亲了?

    等等,方才陈如意对自己做了什么?他怎么敢,怎么敢偷亲的!

    “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说罢,陈如意便是乘着轮椅离开。

    若非是那透进来的冷风吹的姜欢一哆嗦,姜欢甚至会觉着,自己方才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场梦罢了。

    自己或许遭了连环梦,根本出不来的。

    可是姜欢伸手狠狠拧了自己大腿一下,钻心的疼痛传来的瞬间,她才是明白,这一切根本不是梦。

    这是真实所发生的。

    陈如意偷亲了自己——

    姜欢脸颊滚烫的厉害,她算是明白了,自己还未问出口的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已经无需陈如意来回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