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三十九章 表现

时间:2021-01-28作者:衣衣杨柳

    这场大雨来的猛烈。

    在摧毁了疏水管道的同时,亦是将虫鼠的问题再度带到了众人面前。

    万幸此番出事尚且是在冬日,鼠患的问题远比夏日要来的轻上许多。

    可是此事亦是不可小觑,一旦爆发,鼠疫所带来的死伤乃是毁灭性的。

    就算是举整个太子府的力量亦是难以将一场鼠疫给灭掉的。

    若是当真如此的话,姜欢所想的不会造成大的问题也是会彻底泡汤。

    鼠疫一事可大可小,若是害了鼠疫,并非是姜欢可以解决掉的事情。

    “若是要防止鼠患问题恶化,那么就是要先手一步,先将这种可能性给杜绝。”姜欢如是说道。

    她一面说着,一面摸出一包粉末来。

    这粉末通体泛黄,细碎的颗粒有米粒一般大小。

    而这些粉末亦是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嗅着像是一股子饭菜腐烂的气味。

    姜欢将这包粉末递给了王忧,嘱咐道,“将这些药粉加在水中,取这些水洒在平素里鼠患易发生的地点,可以驱逐老鼠。”

    说罢,姜欢还不忘将自己的贴身玉佩给摘下,一起交给王忧。

    “这块玉佩象征着我的身份,若是你需要人手,就凭借这块玉佩去调遣府上的侍卫。”姜欢话音刚落,就是瞧见王忧忙不迭摆了摆手,似乎十分推拒的模样。

    “这是太子留给五公主的侍卫,若是我差走了,叫五公主该怎么办?何人来保护五公主呢。”王忧担忧道。

    姜欢听闻不过此事,倒是一副根本不在意的神情摆了摆手,似乎颇为不在意的模样,“在江南之中并无人认识我,亦是无人会来行刺我。更何况我自己会武功,若是寻常的盗贼,我一人可应付,你无需担心。”

    “可是......”王忧还想要说些什么,话音方落,便是被姜欢推搡了一把。

    “好了好了,可是什么可是的。这么大的男儿,如何是这般权衡不出来轻重的?眼下水患要紧,若是犯了鼠疫,整个江南都将是陷入危难之中。防止鼠患的发生,这才是头等的要紧事。”姜欢一面说着,一面将王忧往外推去,根本是不愿意让他继续多停留在此处的。

    王忧被一股脑地推到了长廊外,姜欢立马为他撑起了一柄油纸伞,催促道,“此事我是交给你的了,若是江南城里闹出了鼠患,我可是要拿你是问的。”

    王忧这才是仔细收好药包,郑重地对着姜欢微微鞠躬,神色凝重却又敬重,看的姜欢心上有三分内疚的。

    “五公主愿意出手帮助江南,老奴先为江南百姓谢过五公主了。”

    姜欢不由得低低一声叹息,微微蹙眉道,“你且忙去罢。”

    王忧应允一声,身影随即消失在长廊尽头处,难以再见其模样了。

    姜欢摸了摸腰封,从腰封里摸出一枚像是钥匙一样的物什。

    这是先前红娘给姜欢的物什,说若是碰到极其棘手难以解决的事情,便是前去东南院找一个叫做阿水的人。

    “阿水会帮助馆主解决所有的难题,故而馆主无需担忧。在江南,亦是会有人护馆主周全。”红娘这般交代过。

    只是这阿水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来头,姜欢却是无从得知的。

    她所知晓的,只是这个阿水似乎在醉红楼里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

    而且是个极其厉害的杀手。

    一想到杀手,姜欢脑内头一个所想到的便是那些个身着黑衣的死士,一个瞧着比一个狠戾,似乎随时都是要吃人一样。

    尤其还是在醉红楼这等的地方,能够成为顶尖的死士,估摸着该是更为骇人且冷酷的。

    姜欢光是想着便是忍不住地缩了缩肩膀,只觉着自己若是见到这个阿水,兴许只会把他错认为是追杀自己的那批苗疆人了。

    一想到苗疆人,姜欢的眉头忍不住蹙起。

    那群人为何要追杀陈如意,又是否会跟着他们来到江南,这些统统是个未解之题。

    若是要让姜欢去调查此事的话,姜欢自己都是不知晓到底该怎样去面对这些苗疆人的。

    他们要杀陈如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在追到陈如意之后又是做什么,这些统统都是不得解的。

    若说要做什么的话,姜欢眼下要做的,便是先在众人心中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

    驱虫药的话,王忧在派发的时候必然是会将自己的名字给提起,届时借着王忧这个长久以往生活下来的人的口吻,该是能够在百姓们的心中为自己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

    趁势追击,姜欢要做的便是将自己的形象塑造的更为有力一些,最好的法子,便是陪着陈如意一起去修复管道。

    姜欢定了这个念头,便是预备着要出发。

    可她才堪堪走到院门口时,抬眸便是先瞧见那个之前与自己接头的醉红楼的女子。

    她浑身已经湿透了,长发亦是湿漉漉地黏在肩头上,瞧着分外狼狈。

    “馆主,大事不妙。”女子沉声道。

    姜欢瞧着她这副模样,只觉着心上一咯噔,竟是下意识地想要抗拒听到接下来的话。

    可是女子却不会给姜欢拒绝的机会,她压低了嗓音,好让旁人听不到她们的对话的。

    “我们的计划原本是破坏主要的疏水管道,这样可以最小地减轻江南所受到的伤害,亦是可以让馆主可以较为轻松但又重要地解决掉这件事。”女子眉头紧紧拧,剩下的话她已然是不知晓究竟该怎样去说了。

    不过姜欢瞧着她的神色亦是能够猜到她那没说出口的话,究竟是想要表述什么的。

    “不只是谁趁着这个机会,将几乎所有的管道给破坏了。眼下江南已成困兽,怕是要出大事的了。”女子的语气听着分外焦急,其中的焦急之意不言而喻。

    姜欢亦是不难感受到,在这座城池里即将要发生的,怕是一场难以言语的灾厄。

    在江南之上,将会有一场脱离姜欢掌控的“天灾”降临,这座城池,将陷入一场死局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