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四十章 鼠疫(上)

时间:2021-01-28作者:衣衣杨柳

    白日的时候,百姓们瞧见太子现身,尚且还安了心,觉着这场水患会极快地结束。

    而整座江南城亦是会极快地脱险,太子先前帮着江南脱离过一场灾厄,想来这次亦是能够极快地想出法子带他们远离天灾。

    可是这也只是他们所设想的最好的情形罢了。

    眼前的情形已经完全超出了预计,所有的情况都是发生了变化。

    他们所以为的立马能够结束的水患,如今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不说,而且就连太子,亦是皱着眉头不知该如何是好的。

    这并非是他们所想要的结果。

    他们并不想看见数年前那场几乎给江南带来灭顶之灾的水患再次到来,亦是不想要再一次经历那份悲痛。

    当年的那种感情如今哪怕只是在脑内被回味一次,都是令他们恐惧地浑身颤抖。

    这种感觉已经烙在了骨子里,根本难以被抹去的了。

    姜欢出了小居的时候,便是瞧见已经有着许多的百姓拖家带口地要离开江南,前去其他的地方避难。

    只是这场水患来的迅猛,京都在得知了消息后,为了防止难民们一股脑全部涌入京都,于是直接下令将江南的城门给关闭,严禁百姓出城。

    这一告示宣告下的一瞬间,几乎是叫百姓们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

    甚至在民间已经有了流言,说皇上为了防止江南滋生鼠疫,要将江南城所有的百姓给直接处理掉。

    这种处理甚至是包括于若是发现了有患上鼠疫的百姓,则是立马杀死焚烧尸首这一点。

    姜欢本以为这也不过是流言,直至她瞧见江南衙门前的告示板上所粘贴着的告示,与这所谓的谣言如出一辙,只是换了个委婉一些的说辞罢了。

    说是若是发现得了鼠疫的百姓,则是要送去城郊的寺庙里,由寺庙里的侍卫1来负责看守和治疗。

    但是其实姜欢知晓,这些人一旦去了寺庙,便是无法活下来了。

    现下自己所要的局面不单单是成了,而且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变得严重且难以控制。

    姜欢想要轻易解决此事已然是不可能之事,眼下她必须得要找到陈如意,借助这陈国太子的力量方可。

    这场雨太大,姜欢不过出来了半晌功夫,半边身子已是淋的透湿。

    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眶,瞧着自己身边的百姓们哀嚎痛哭,仿佛这场灾厄对于他们属于灭顶之灾一般。

    姜欢有些歉疚地垂下了眸子,依照与那姑娘定下的地点焦急走去。

    那姑娘说,原本醉红楼只是破坏了几根疏水管道,至多造成短时间的小范围积水,并不会严重至此。

    只是有人在他们之后亦是对其他的管道动了手脚,最重要的几根被破坏,而江南城内的水患问题亦是因此而起,倘若管道一日无法修复,那么江南城所面临的危机便是会一日更深些许。

    想要解决水患,最为主要的问题便是要先修复这些管道。

    姜欢抵达约定好的地点时,姑娘已经早早地候在了门外。

    那姑娘眉头紧拧,瞧着有什么十分棘手的事情一样。

    她瞧见姜欢便是忙不迭迎了上去,焦急道,“馆主,大事不妙了。城西一户人家有人出现了鼠疫的症状,此事暂且被太子压下,还不曾有人知晓的。”

    姜欢闻言蹙了蹙眉头,“太子?陈如意呢?他不会自己前去看那个病人了罢?”

    姑娘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此事。

    姜欢此时才是觉着头真正大了起来。

    陈如意的身子方才经过调养,若是贸然去接触患了鼠疫的百姓,是可以被轻易地感染到。

    若是陈如意被感染上了鼠疫,此事可是棘手许多。

    “走,去城西。”姜欢短声应道。

    -城西

    虽然这户人家患了鼠疫之事不曾被告知他人,可是陈如意已经将此处给分隔出来,不容他人靠近。

    对外,陈如意只说此处被征用为存放粮食之处,才是不容百姓接近。

    可是也因为如此,要挑选一个嘴巴严,又对鼠疫十分了解的大夫才是难上之难的事情。

    陈如意正苦恼如何挑选大夫时,姜欢已然是信步踏入门扉内。

    陈如意在瞧见姜欢的第一眼便是眉头拧成深壑,整张脸上都是写满了“你为什么在这里”的疑惑。

    他瞧了一眼姜欢身后,确认姜欢是一个人前来后,面上的神情更为难看了一些。

    “此处不该是你来的地方,你先回去小居内,若是有什么事找我让王忧来就行。”陈如意说着便是推着轮椅要来赶姜欢走的意思。

    只是姜欢此次却是分外坚定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帮你解决掉鼠疫的。你自己也明白,鼠疫一旦爆发,那么整个江南城都将要是失守的了。”

    姜欢竟是知晓鼠疫一事,这亦是出乎陈如意意料的。

    陈如意本是将此事给封锁住了,就连大夫还是不曾确定,故而亦是不可能从大夫口中泄露出去。

    姜欢还能够知晓此事,让陈如意不由得思忖起自己身边是否有着嘴巴不严的侍卫了。

    “我是推测到此事的,你无需去怪罪他人。”姜欢正色道。

    空气里弥散出一股腐烂腥臭的气味,姜欢几乎是想都不用想,便是能够推测到发生了什么。

    她从腰封里摸出那包黄色粉末塞到了陈如意手上,吩咐道,“此物可以驱逐老鼠,你戴好,莫要让老鼠接近你的。”

    说罢,姜欢便是闪身避开了陈如意想要抓住她胳膊的手,迅速地朝着里屋走去。

    这个味道......不会出错的,害鼠疫的人已经死了。

    患鼠疫的人最大的威胁之处便是来自于死后尸首的处理问题上,一旦处理不当,鼠疫极其有可能危害到整片水域或者土壤,届时所造成的影响,乃是鼠疫最可怖之处。

    姜欢抽出面纱蒙住口鼻,随即又是取出先前在小居内所准备的药瓶,一把掀开了帷幔。

    刺鼻的腥臭味迎面扑来,姜欢只觉着一阵恶心,所有的饭菜恨不得都是要吐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