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一百四十三章 塞拉

时间:2021-01-28作者:衣衣杨柳

    距离江南城最近的城池,除了京都便是羽下城了。

    羽下城虽然隶属于陈国皇帝的管辖,可是羽下城早已是脱离了陈炎的看守,独立出去,成为一个与陈国不甚相关的城池。

    羽下城与陈国最为密切的联系,也只有每年所缴纳岁俸的时候了。

    而今陈如意要去借兵之处,正是羽下城。

    “羽下城这趟兵,怕是难借。”仇星剑倏地开口,低声喃喃道。

    姜欢原本正在监督着侍卫们干活的心思,倒是被仇星剑着一声轻叹给拉扯了回来。

    她忍不住蹙了蹙眉,问道,“此话怎么讲?”

    姜欢对于羽下城并不了解,仅仅知晓的范围局限于,知道这座城池唤作羽下,而且不归属皇室管辖而已。

    “羽下城当年之所以可以脱离皇室的管控,其实是因为当时的城主所做出的努力。”仇星剑面上浮现出一抹忧愁,瞧着对陈如意此行一丁点的信心都没有的模样。

    “羽下城的前一任城主是那座城池里唯一的女城主,唤作塞拉,并非是中原人的血脉。她行事狠毒,又雷厉风行,当时几乎没有人不畏惧她的。世人皆是称她为女魔头。”一提到这个人的名字,仇星剑的脸色便是变得十分的难看。

    似乎这个人的性命光是提起,便是足以让人觉着脊背发寒,浑身不舒服的了。

    有着这等令人畏惧的力量,姜欢都是忍不住对这个女子感兴趣了起来。

    “你可别觉着她有着这等的影响力便是个好人了。”仇星剑似乎看穿了姜欢的小心思,警告道,“这个女子杀伐果断,其在位期间做出的最骇人听闻的一件事,便是她烹煮了自己的双亲。”

    姜欢起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至她不敢置信地望向仇星剑,他才是再一次重复道,“塞拉烹煮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且还亲自摆设筵席,宴请朝廷的权臣们一同吃了这道人肉大餐。”

    姜欢只觉着自己的胃酸一股股上涌,浑身都是难受的厉害。

    她捂住自己的胃部,脑海里浮现出那群人进食的样子,只觉着五脏六腑都是要移位了一样。

    “当时塞拉初成城主,她的双亲就被传出借用女儿城主的身份在城内为非作歹、谋求私利的事情。在调查清楚后,塞拉为表自己大义无私之心,便是亲自烹煮了她的双亲。而且从将人下锅,到最后掌筷,都是塞拉一人完成。”仇星剑静静说道。

    塞拉竟是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亦是姜欢不敢想的。

    这该是怎样冷血之人,才是可以做到连烹煮自己的双亲后,还可以坦然地吃下的?

    陈如意要向这种人去借兵,莫要说仇星剑放心不下了,眼下姜欢亦是随之担心了起来。

    “你别担心这一点,塞拉在三年前便是退位了。现在羽下城的新城主是她收养的一个义子,说是武双全,颇有当年塞拉的风范。”仇星剑一面说着,一面还不忘与接班的侍卫说明着他们接下来要负责的事情,“虽说是塞拉亲自带大的,可是到底不是塞拉本人,故而少了塞拉那份狠劲。若是如意这次前去借兵遇到的是这位新城主的话,我亦是放心不少的。”

    不过按照中原的规矩,这城主禅位了,那么便是该退居幕后,不插手这明面上的政事了才对。

    起码,这是姜欢所知晓的规矩。

    但是光是瞧着仇星剑那阴沉的面色,她便是知晓兴许这一点用在羽下城上,并不准确的。

    “羽下城在塞拉即位前,已经衰败萧条了许久了。虽说塞拉行事狠毒,可是她也的确是让羽下城起死回生不说,更是脱离了皇室的掌控,成为一个独立的城池。故而哪怕塞拉禅位后,百姓至今为止都还是信奉着塞拉的。”仇星剑轻声解释道,语毕,他终是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眸子望向远处,那雨雾恰好挡住了他的神色,让姜欢难以看清的。

    姜欢亦是忍不住担忧了起来,内心莫名的跟着烦躁且难受,仿佛有着什么卡在了喉咙深处。

    她想要吐出却是吐不出,想要咽下亦是难以下咽的。

    这次陈如意前去羽下借兵,并未带一兵一卒,只他一人前去。

    就连原本要跟着一起的仇星剑,都是被陈如意留在了江南。

    用陈如意的话来说,此番借兵乃是下下之举,就算是他,亦是没有把握可以一定借到兵。

    而羽下城本就排外,若是多一个外邦人跟着他前去,越是会多增生一分羽下对皇室之人的提防与恨意。

    “你跟陈如意认识这么久,倒是敢这么放心他一个人去的?”姜欢忍不住开口问道。

    仇星剑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一副拿陈如意没辙的模样,“他这个人脾气拗的很,自己认定的事情,谁说都是说不动的。与其让我白费唇舌,不如就于此在这里帮忙疏水的。”

    陈如意这一点,姜欢倒是看在眼里的。

    他其他的模样瞧着都不像是个太子该有的样子,唯独这坚持自我上头,却是执拗地有太子的感觉。

    不听他人言,亦是不听他人劝。

    “对了,你先前说我若是从火里逃出来,你便是会告诉我我想要知晓的,你还不曾与我说呢。”姜欢陡然间想起此事,忙不迭开口与仇星剑提起。

    她佯装语气轻松,一副对仇星剑接下来的话并没有那么迫切地想知道的模样。

    其实姜欢心中早已是焦急难耐,只等着能够快些知晓仇星剑所要说的,是否是自己想要知道的秘密。

    可是仇星剑却是更为迷惑地回望了过来,似乎不明白姜欢在说些什么的。

    “这不就是秘密么?”仇星剑歪了歪脑袋,意思指方才所言的塞拉一事,“塞拉一事可是鲜少有人知道的这么全的,你看,你从大火里死里逃生回来,陈如意便是去羽下借兵。我恰好是将秘密告诉你的,这不是两全之事?”

    仇星剑说的认真,并无在开玩笑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