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538章 让你受惊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a ,最快更新乡村极品妖孽最新章节!

    下一刻,只见陈冬梅双腿一低,猛地跪在夏流和王语萱的身前,“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现在给你道歉,求你快去救救我儿子!”

    看到这一幕,周围众人有些傻眼了。

    前一刻还在嚣张撒泼的中年女人,怎么一句话就下跪,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众人有点难以回过神。

    “求求你出手去救我儿子,要是你可以救我儿子,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

    此时,陈冬梅的态度竟然出奇得低卑,和之前那一副泼妇模样完全是两个人。

    夏流没想到陈冬梅会这么在意她儿子,为了儿子下跪认错,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

    这时,夏流也明白,怪不得陈冬梅会对王语萱如此刻薄,一点也不念亲人之情。

    身旁王语萱见状,走上前要去扶起陈冬梅,但被夏流伸手拦下不让她去。

    若是现在不给陈冬梅一点教训,以后她就难以会长记性。

    “要求没有,但警告有一个,以后别让我看到王语萱受到你们那一家子欺负!”

    夏流语气淡淡地说道,“否则,你知道是什么后果,我既然能帮你,同样也可以让你失去。”

    话语落下的同时,夏流眼里透出一道寒光,盯着陈冬梅。

    毕竟,陈冬梅这个女人的恶心程度,让夏流都有些到了忍耐边缘。

    见状,陈冬梅点了点头道:“我保证不会再去欺负她了,以后在家,我会将她当做一块宝来供着!”

    闻言,夏流扫了陈冬梅一眼,相信通过这次恩威并加,陈冬梅可以对王语萱的态度收敛一些。

    随后夏流才让她站起来。

    陈冬梅站起来,赔着笑,不敢吱声,一旁的王语萱好几次想去开口跟陈冬梅说话,却让夏流给拉住。

    此刻,四周众人已回过神来,但还有一些人没有弄明白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小兄弟,刚才你说,你能有把握救醒手术室里面那个小青年?”

    这时,许德良走了出去,上前向夏流问道。

    闻声,夏流望了一眼许德良,心道自己正琢磨找什么借口让他放自己进手术室呢,没想到对方倒主动送上门来。

    当下,夏流点了点头,“不错,我可以救他,而且还是百分百的机会!”

    “百分百的机会?”

    许德良听后,目露几分不相信。

    要知道手术室里那个小青年的五脏六腑被打,体内积血已成浮肿,便是华佗在世也无能为力。

    然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如何有这种自信呢。

    “不知小兄弟打算是怎么来救治?”

    许德良出声,好奇下问道,一时求知心切,倒忘了行医禁忌。

    “你想知道?”

    夏流看到许德良上钩,故意反问道。

    “老夫十分想知道小兄弟你打算怎么施救?”

    许德良点头道,那双老眼满是火热看着夏流,犹如在看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般。

    “这个简单,若你真想知道,那请你随我一起进来瞧一瞧。”

    说道,夏流转身径直地往手术室的门口那边走去。

    “许老,医院规定手术室禁止非医务人员进入!”

    然而,就在这时,刚才那个被许德良叫作康杰的青年医生,横身挡住夏流去路,说道。

    这个青年医生名字叫黄康杰,是一个刚毕业出来的医学硕士生,跟着许德良学习,为人脑子灵活,深受许德良的器重。

    可是,这一次黄康杰看到许德良如此轻易地相信一个年轻人,在感到羡慕嫉妒恨,出口提醒许德良的同时,更也出手去拦住夏流进入手术室。

    “康杰让开,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一条生命比什么都重要,既然有机会救人,别说什么非医务人员,就算是外星人,都可以进去!”

    但许德良却出声去喝退黄康杰。

    “小兄弟,实在抱歉,你请进!”

    随后,许德良看向夏流,道歉一声。

    此刻,许德良哪里有什么老医生的样子,倒跟一个求知小孩似的,带人跟在夏流身后,为夏流亲自打开手术室走了进去。

    就在夏流走进手术室后,王语萱和陈冬梅也想跟着一起进去。

    但是却被其他医生给挡在门口,尽管许德良处于兴奋状态,但其他医生依旧正常。

    在进入手术室后,许德良直接带着夏流走向重症手术床。

    夏流走过去,扫了一眼床上的年轻人,发现是王语萱的表弟。

    “老神医,这里不需帮手,麻烦让其他人退下去,你留下一旁看着就行。”夏流回头对许德良,说道。

    听到夏流的话语,许德良挥手,让那个黄康杰带着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片刻后,病床四周没有人,只有剩下许德良一人站在旁边。

    夏流伸手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木盒子,摆在床边,打开,将里面的那套八卦金针取出,放在木盒上。

    而后,在许德良带着惊诧目光中,夏流将八卦金针一枚枚捏了起来,往王语萱表弟身上的穴位扎了进去。

    在金针落定后,夏流伸出手去触摸到王语萱表弟的脖子上穴位,将之前在家里扎入脖子上的那枚银针给拔了出来。

    若不是夏流刚才扎入这根金针,先行护住王语萱表弟的命脉,王语萱表弟恐怕连半小时都难以撑过去。

    当然,夏流在家里跟王语萱说的那段话,主要是针对自己而言。

    毕竟,眼下这种伤势程度也只有八卦金针里的九转回魂针法,可以为之续命。

    “噗!”

    当那枚银针拔出来,在八卦金针的疗法下,王语萱表弟压在胸口处的淤血便从嘴里喷了出来。

    那些扎在身体穴位上的金针,引导着体内那些淤血,不断从嘴里溢出。

    一刻钟过后,病床和地上已满是淤血,王语萱表弟的眼皮终于有了动静,跳动几下,缓缓地地睁开双眼来。

    “人醒了?”

    许德良见人睁眼,不由一喜,出声叫道。

    尽管许德良看不明白夏流的八卦针法,但对中医颇有深究的他,也知道那是属于中医的针灸无疑。

    只是,想不到面前之人年纪轻轻,已有着一身惊人的中医医术。

    看着旁边的夏流,许德良的眼神变得有几分火热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