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746章 商海天才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梁骏小心翼翼地陪同夏流走进了一号别墅,门外的众人方才回过神,你看我我看你,震惊和疑惑交加。

    陈昊宇在这一刻,有种想要掘地三尺藏进去的感觉。

    这特么脸面丢大发去了!

    只见陈昊宇面色极其阴沉,拳头紧紧握着,随后闷哼了一声,便抬脚转身向旁离去。

    陈昊宇现在是没脸面还站在这里,趁着众人的目光还在夏流的身上时候,他径直离开往所住的别墅走了回去。

    见陈昊宇带着羞愧离去,李俊晨收回了目光,也转身往外走去。

    其他人见状,看了看片刻后,也都带着惊疑不定的情绪,纷纷散去。

    不过,经此这一幕后,那些公子阔少和富家小姐们在对夏流的印象里,多出了一抹敬畏之色。

    “俊晨,那个姓夏的小子究竟什么来头?”

    在李俊晨所住的别墅内,孙波的目光露出几分古怪,转头看向旁边的李俊晨问道。

    本来他打算在今天晚上带几个人去教训一下夏流,为李俊晨出出气的,可眼下这种情况,倒让孙波不敢轻举妄动了。

    之前李俊晨跟他说过,夏流只是认识金陵南区秦五爷,多少跟金陵林家有点关系而已,并未有什么大背景。

    听到孙波转头来问,李俊晨盯着夏流进入一号别墅的身影,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也没料到事情会如此。

    怪不得上午宴席中,梁骏的态度突然发生这么大转变,原来他认识夏流,是看在夏流的面子上,并非是我和陈昊宇的面子!

    李俊晨在心里暗暗一句,若有所思,接着看向孙波解释道:“想必梁骏早已认识那夏流!”

    “你是指姓夏那小子和林家的关系不简单?”坐在沙发上的陈昊宇,手上端着一杯红酒,抬头看向旁边双手环抱在胸的李俊晨道,脸色还是有阴沉浮现。

    毕竟,一想起刚才在一号别墅面前发生的事情,陈昊宇就怒恨不已。

    虽然那些公子阔少和富家小姐们当面不敢笑他,但陈昊宇可以想象得到在背后,他肯定会成为众人一时谈论的笑柄。

    “嗯!”

    李俊晨对陈昊宇点了点,沉吟道:“若不是那小子和金陵林家那边的关系远远超过我们的估计,梁骏怎么会如此这般讨好于他!”

    “但以梁骏刚才那般讨好的态度来看,也只有面对金陵林家直系子弟,兴许才会摆出那种姿态,难不成那小子是金陵林家的什么人?”

    陈昊宇眯了眯眼神,转动着手里的红酒脚杯,陷入思绪中。

    “我曾耳闻林人雄的林清雪和林诗娜两个孙女,跟那夏流走得很近,莫非他是?”

    李俊晨话到一半而止,像是想起了什么来。

    “你是指他是林家的准女婿?”

    孙波在旁将李俊晨未出的话语,接来说道,脸上神色有些变化。

    金陵林家是江南省内最为顶级的家族,根本不是那些道上的大佬能相比的。

    要知道连金陵林家的林老三一手捧起来的秦祝豹,都能跟那些道上大佬,如宿江卢和尚,江州李寡妇等平起平坐,可想而知金陵林家的底蕴有多深。

    “若那个姓夏小子真是林家准女婿,我看咱们还是别去找他麻烦了!”

    孙波变得有点丧气道,他虽也是有些背景的阔少,但跟金陵林家这种大家族无法相提并论。

    “这事的确不能过于着急,咱们还需要进一步弄清楚那小子是不是林家准女婿,再做下一步打算!”

    李俊晨沉思片刻,点了点头道。

    接着,李俊晨转目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陈昊宇,“昊宇,你怎么看?”

    “也好!”陈昊宇闻言,低头浅饮了一口红酒,也同意暂时不去找夏流的麻烦。

    “过些天,君驰哥从海外华尔街归来,咱们可以去问问他的意见,要知道林清雪可是君驰哥的青梅竹马!”

    “君驰?难道是海都霍君驰?”孙波听了陈昊宇的话,惊问道。

    霍君驰这个名字,可谓是响彻在各个二代圈子,就连江南半省最西部的宿江也听闻过。

    不过,相比那些以纨绔嚣张而出名的公子阔少们,霍君驰却是以商海天才的称号,闻名于整个海都市,就连江南省各市也留遍霍君驰的传说。

    “要是霍少从华尔街回来,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李俊晨眼神一亮道,他们这些在同一个省内的公子阔少,自然都听闻过。

    “霍君驰回来,看来那个夏流的准女婿要没了……”

    孙波看了一眼面色阴沉奸相的陈昊宇,又看了看眸里闪现得意的李俊晨,他已经猜到夏流是要倒大霉了……

    此刻。

    一号别墅内。

    “夏霸王,卢某人给你告罪了,那小畜生竟敢怠慢你!”

    卢和尚那张胖脸上堆着谄媚的笑容,躬腰站在客厅上,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夏流,恭敬地道。

    当从外甥梁骏电话里得知夏流来到水上风情巴厘岛后,正在乡下处理事情的卢和尚,便急忙地赶了回来在,还好总算来得及。

    “不知者无罪,他刚才表现不错!”

    夏流叉起盘子里一块西瓜放入口中,抬头去看了一眼气喘兮兮的卢和尚,指着旁边位置道,“来,你坐下说话!”

    “好!”

    卢和尚发现夏流没有责怪的意思,心下松了一口气,微微擦了一把汗,往旁边坐了下来。

    “宿江最近是不是挖出了一座古墓,死了好几个摸金校尉?”

    夏流见卢和尚坐下后,并未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听到夏流所问的事情,卢和尚眼底里不经意地闪过一抹异色,而后,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夏霸王,听说那些摸金校尉是奔着一件炼丹炉而去的,尽管死了不少人,但还是有一伙摸金校尉拿到了那宝贝,准备于近日通过地下拍卖场进行拍卖!”

    “炼丹炉?是什么人的炼丹炉?”

    夏流闻言,倒是眉头一皱。

    他也是这两天在上网的时候,发现有人在传播这事,所以才好奇向卢和尚求证一下。

    怎么说他也跟老疯子学过风水秘术,对这类事自然会留意。

    况且,以现在手段来挖墓还死不少人的,不用想也知道那座墓绝对不简单,肯定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虽然有些消息不能见光,但作为宿江地头上的一方大佬,卢和尚定然会知道一些。

    只是,听卢和尚说那几伙摸金校尉是为了一个炼丹炉后,夏流不由倍感几分惊疑。

    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在习武炼丹,前者求强,后者盼长生!

    可一只炼丹炉怎么会让这么多摸金校尉命丧墓中?

    ps:努力码字中!小香再努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