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804章 我的话没有执行力了?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目瞪口呆,不知所以。

    只见刘关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祁老为什么要对那小子如此恭敬,难道自己刚才没将话说明白,祁老不懂是那小子碰掉鱼缸?

    刘关海的脑子现在还有些迷糊,在那一巴掌下,尚未彻底反应过来。

    “祁老,是他碰掉了鱼缸,弄伤了龙鱼!”

    接着,刘关海再次出声,去提醒祁老。

    而听到刘关海的话,孙汪伦想起刚才舅舅的叮嘱,也跟着屁巅上前道:“祁老,我舅舅说的没错,就是那小子,他打碎了鱼缸,弄伤了你老的龙鱼!”

    见外甥孙汪伦跟着开口来,刘关海又给站在后旁的马春霞一个眼色。

    马春霞见状,刚准备开口,却让楚昌忠伸手拉住。

    突然——

    在这时,祁老再次抬手,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在刘关海的脸上。

    啪!

    一声比刚才还要响起的耳光乍起。

    只见刘关海再次原地转了一圈。

    嘭地一声,立足不稳,栽倒了下来。

    孙汪伦见到自己的舅舅再次被祁老掌抽,顿时傻眼了。

    刚才还在外面的他,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可眼下舅舅怎么又无缘无故地被掌抽了。

    “祁老……我……”

    倒在地上的刘关海,捂着要肿成火腿肠的脸,不明情况,一脸委屈之色望向祁老,想问问为什么掌抽自己。

    “混账,闭嘴,你可知道坐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

    然而,还未等刘关海说下去,祁老那愤怒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是……是谁……?”

    听着祁老那愤怒的声音,刘关海打了一个冷颤,脑子瞬间清醒不少,面色流露几分苍白,颤颤问道。

    心想,莫非那小子还有什么大来头不成?

    刘关海不愧是大酒店老板,头脑反应还算不慢。

    “他就是夏——”

    不过,就在祁老刚要说出夏流身份的时候,夏流却开口了。

    “祁老!”

    夏流微微抬了一下眼皮,吐出了两个字,叫住祁老。

    听到夏流的声音,祁老连忙将说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夏先生,有什么吩咐?”

    随后,祁老转身,恭敬地抱了抱手,向夏流问道。

    “这个人,还有那个人,让他们就此滚出金陵市,以后我不想在金陵市任何一处看到他们的存在!”

    夏流伸手一指站在对面刘关海,以及孙汪伦,淡淡地说道。

    “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谁?还不想在金陵市任何一处看到我们,金陵市是你家的?”

    不过,祁老还没有出声,孙汪伦突然不知死活,伸手指着夏流叫嚣了起来。

    一直以来在这片地方,靠着舅舅刘关海的关照,孙汪伦何曾怕过谁呢。

    眼下听到夏流竟让他,还有舅舅都滚出金陵市,怎么能不愤怒。

    金陵市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他还没有享受够呢?

    夏流见孙汪伦指着自己在叫嚣,只是摇头淡淡一笑,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祁老,并未去说话。

    不过,祁老仿佛读懂了夏流眼神里的意思。

    “来人,给我废了他那只手!”祁老转头对身旁两个黑衣保镖吩咐道。

    听到祁老要人废了自己外甥的手臂,刘关海心中一个咯噔。

    这次真的惹到大人物了!

    要知道他可是祁老手下最信任的人,平时只要不犯什么大错,祁老都会照顾几分面子。

    今天上午祁老到酒店来,他还将外甥孙汪伦引荐给了祁老。

    当时祁老还赞赏了一番孙汪伦。

    但眼下,祁老竟让保镖废了外甥孙汪伦的手臂。

    此举说明了,在祁老心里到底是有多么敬畏面前那叫夏流的小子。

    “是!”

    而这时,那两个黑衣保镖得到祁老的命令,应了一声,便转身向孙汪伦走去。

    见那两个彪悍黑衣保镖走来,孙汪伦才真正的害怕了。

    “舅舅!”

    孙汪伦吓得转头看向自己的舅舅,他没想到自己就说了一句话,祁老就要让人废了自己的手臂。

    这还是今天上午那个对自己赞赏有加的祁老吗?

    本来他仰仗着上午祁老的赞赏,才没去将夏流放在眼里,说出了这句话来。

    听到外甥的呼声,刘关海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

    “祁老,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小辈一般见识!”

    刘关海脸上满是恭敬地对祁老说道,想替孙汪伦求情。

    “哼!是他自己找死,连夏先生都敢指!”

    祁老哼了一声,给他使了一个眼色,“你求老朽没用,去求夏先生!”

    见到祁老的语气和平常不一样,刘关海暗暗吞了一下口水,只得转身看向坐在对面的夏流。

    虽然刘关海不知道夏流是什么身份,但能让祁老如此巴结,敬畏的,显然不是他能得罪的。

    “夏先生,求你高抬贵手,放了我这个外甥一马!”

    当下,刘关海拱了拱手,面上露着几分恭敬道,只是他心存不解,神色间多少有些口服心不服。

    夏流连看都不看刘关海,眉头一皱,淡淡道:“什么时候,我的话没有执行力了?”

    然而,在夏流这句话刚落下,只见祁老的面色顿时大骇。

    接着,神色惶恐地向夏流躬腰低头,告罪道:“夏先生,恕罪!”

    待见夏流面色淡漠,祁老立刻转头朝着那两个黑衣保镖,喊道:“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废了他!”

    “是!”

    两个黑衣保镖应声,出手如龙,一把扣住孙汪伦的胳膊,仿若老鹰抓小鸡。

    咔嚓!

    二话不说,往外一掰,没等孙汪伦反应过来,便听到一道骨头断裂声响起。

    嗷!

    紧接着,便是孙汪伦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

    众人闻声望去,发现孙汪伦的手臂往外对折,扭成一个诡异角度,鲜血瞬间染红衣袖,噗噗溢了出来,甚是惊悚凄惨。

    不用想,那条手臂已经硬生生让那两个黑衣保镖给折断。

    “不——”

    刘关海见状,惊恐地叫了一声,朝孙汪伦扑了过去。

    虽然孙汪伦是他的外甥,但一直以为他都将孙汪伦视若己出,眼下看到孙汪伦手段被人折断,岂会不痛心。

    马春霞被面前这一幕,吓得脸色苍白一片,若不是楚昌忠在旁扶着她,早已是软在地上。

    ps:下午还有

    ps:谢谢,加入qq书友群:536160781,群里有免费福利哦,不可错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