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849章 报复降临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好了,先别说了,回家再讲!”

    只是,听到夏流这番话,夏青山的面色变得古怪,甚至有些难看起来。

    夏青山可不认为儿子有这种豪情霸气。

    他在心里感到很失望。

    心想,儿子出去一段时间,不仅没有学会遇事沉着稳重,反而是越发嚣张无知了。

    说完,夏青山转身径直地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夏流见状,便猜到父亲夏青山是不相信他所说的。

    不过,见父亲夏青山转身就走后,夏流也没去解释,只得跟在夏青山后面往家而去。

    十来分钟后,夏青山和夏流父子俩便走回到家里的院子门外。

    “桂英,我回来了!”

    夏青山和夏流都没有钥匙,只得朝着门喊了一声。

    很快,便听到陈桂英在里面应了一声,接着一阵脚步声传了出来。

    不过,开门的不是陈桂英,而是洛白霜。

    “姑娘,你是谁?”

    夏青山看到开门的洛白霜,倒是微微一愣,问道。

    “还能是谁,当然是咱们家的儿媳妇,小流带回来的女朋友!”

    坐在院子里摘菜的陈桂英,不等洛白霜说话,已经开口道,还不忘朝夏青山白了一眼过来。

    不过陈桂英的脸上洋溢着浓浓喜色,显然心里是十分高兴。

    因此,当听到夏青山的话,才这么心急地抢口来说。

    “……”夏青山听到老婆的解释,有些不敢相信。

    “叔叔,您好,我叫洛白霜!”

    洛白霜微微一笑,开口道,笑容大方而迷人。

    “好,好,好,我家臭小子真不知道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能找到你这么漂亮大方的姑娘带回来!”

    夏青山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洛白霜,很是满意,连说了三个好。

    毕竟,在所有不分年龄段的男人眼里,对于美女都是十分满意的。

    “叔叔,您别这么说,我比他夏流要大三岁,他要是不嫌弃我,才是我最大的福气!”

    洛白霜听到夏青山的话,俏脸微微泛红,显得很是羞赧的样子道,当然至于是不是装出来的羞赧,只有洛白霜自己知道。

    “他敢嫌弃呢,女大三抱金砖,他要是敢嫌弃你,叔叔我给你出头,将他从这个家赶出去!”

    夏青山拍着胸口,保证道。

    说着,还瞪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夏流。

    夏流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对洛白霜的表演已经免疫了。

    况且,爸妈盼望有个儿媳妇,都要盼出病来了。

    哪怕他怎么解释,父亲夏青山肯定和母亲一样,是绝不会相信他的话。

    “好了,老夏,你还要小霜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跟你聊多久,赶紧进来做再聊,可以吃早饭了!”

    这时,院子里的陈桂英出声插话了进来。

    夏青山闻声,方才回过神来。

    “看我都高兴得糊涂了,小霜,走,进去再说!”

    夏青山伸手拍了一下后脑勺,对洛白霜抱歉地说了一声道。

    洛白霜微微含笑,表示不介意,往旁让了一下娇躯,给夏青山从门外进来。

    “你不应该是做杀手,应该去做演员!”

    见父亲夏青山进门后,夏流也跟着走来进来,在路过洛白霜的身前,转头看了一眼洛白霜,低声道。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演员可比杀手要赚钱,我考虑考虑!”

    听了夏流的话,洛白霜抿嘴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点了点螓首道,十分赞同夏流这话。

    她仿佛不知道夏流想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可警告你,被给我们家惹上麻烦,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夏流知道洛白霜在装作不明白,往前凑了一步,压低声音,语出威胁道。

    “好怕,你想要对人家不客气,是怎么样的不客气法!”

    洛白霜对夏流眨了眨美目,丝毫不理会夏流话中带着的杀意。

    “老夏,你看!”

    这时,那边陈桂英拉了一下走到夏青山的胳膊,朝门口处的夏流和洛白霜,对夏青山努了努眼色,说道:“咱儿子和小霜又在打情骂俏,多亲热,咱们是不是该趁热打铁,等下问明白小霜的家里情况,好去她们家给咱儿子提亲了!”

    “这太快了吧?”

    夏青山听后,皱了一下眉。

    想起早上在山坡的事情,他本来想打算让儿子夏流出去躲避一阵的。

    现在发现儿子还带着对象回家,那就更加要让儿子和洛白霜暂时离开梅岭村。

    “怎么快了,你没有看到隔壁家的陈二狗嘛,当天相亲,当天就下聘礼了,你看小流和小霜的亲热程度,还不加把劲,让生米煮成熟饭,还想等什么时候?”

    陈桂英瞪了一眼夏青山,有些埋怨地说道,“再等下来,像小霜这样漂亮大方的女孩,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就不怕咱儿子将这么一个好儿媳给弄丢了?”

    见陈桂英这么步步紧逼,夏青山不知该怎么开口解释。

    想了想一下,还是将早上在山坡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桂英,提亲这事真得等等!”

    夏青山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沉重地对陈桂英说道:“今天早上在山坡那边,小流他打伤而来石洪的外甥,准备等他吃过早饭,让他赶紧离开梅岭村躲避一段时间!”

    听到丈夫夏青山的话语,本来处在兴奋的陈桂英,瞬间脸上变得无声苍白起来。

    “咱儿子真的打伤石洪的外甥?”

    陈桂英有点不愿相信。

    “嗯!”

    夏青山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转头看了一眼门口,见夏流和洛白霜还没有过来,夏青山继续跟陈桂英说,“咱们得做好心理准备,石洪这人在九隆县只手遮天,心狠手辣,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咱儿子,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小流落到他的手里,等下吃过早饭后,一定要让小流带着小霜离开梅岭村!”

    本来夏青山想一个人将这件事扛下来的,但事情过于紧急,瞒不了老婆陈桂英,只得说了出来。

    “嗯,老夏你说得不错,咱们已经老了,也不差那几天,但儿子还年轻!”

    陈桂英初闻消息,呆住片刻,很快也恢复了过来,同意丈夫夏青山的决定。

    这时,夏流走过来,发现母亲陈桂英状态有些不好,不由关心问道:“妈,你脸色不太好,不是不是舒服?”

    “没有,可能是饿了吧,走,快进屋吃早饭!”

    陈桂英对夏流摇了摇头,露出慈母般一笑道,自然不会将其中事情告诉夏流。

    接着,陈桂英扭头看了一眼走在夏流身后的洛白霜,伸手去拉过洛白霜的玉手。

    “小霜,进来吃早饭吧!”

    只见陈桂英露出许些愧疚对洛白霜问道:“虽然你夏叔叔他是村长,但你也看到了,我们家条件其实不算很好,你真的做好准备要跟着小流了?”

    听到陈桂英这么说,洛白霜倒是一愣一愣,有些不明白陈桂英这话是何意。

    为什么陈桂英要这种事情跟自己言明呢,难道怀疑自己身份了?

    洛白霜在心里嘀咕一句道。

    不过,洛白霜虽愣住,但还是知道怎么回答的。

    “阿姨,你别这样说,我喜欢的是夏流的人,并不是那些外在的东西,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至于钱财,够花够用就行,我不是那种世俗的女孩!”

    听着洛白霜的话,刚要跨进门的夏流,差点脚下一个踉跄。

    洛白霜这个娘们,真的应该去做演员,以她的身材,相貌,加上这般演技,肯定会成为一代女神。

    只是——

    母亲陈桂英为什么要跟洛白霜说这种事情。

    多少父母为了让女儿娶到媳妇,在女孩来家里的时候,都装作十分阔绰的样子,但母亲陈桂英怎么反其道而行呢。

    尽管,洛白霜这个娘们是假的,但母亲可一直都认为是真的啊。

    夏流有些想不明白母亲陈桂英的做法。

    很快,早饭开始。

    不过,夏流发现在吃早餐过程中,父母的话比往前多了很多,一会叮嘱这,一会叮嘱那。

    “看来爸妈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夏流见状,在心里暗暗地道。

    待吃过早饭后,洛白霜这个娘们倒是很积极,竟跑去跟母亲陈桂英一起收拾,刷碗。

    而夏流则被夏青山给叫到了外面来。

    “小流,等下你就带小霜离开梅岭村,暂且不要回来!”

    走到外面,夏青山抽了两口旱烟,抬头对夏流直接道。

    “爸,你是担心那个石洪来报复?”

    听到父亲夏青山的话,夏流开口问道。

    “不错,石洪这人虽没有见过,但凶名无人不畏,他打伤他外甥,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夏青山点了点头,神色凝重。

    “那这样,我就更不能离开了!”

    夏流摇了摇头道,“要是我离开了,他找不到我报复,岂不是要找你跟妈,甚至找梅岭村村民们的麻烦!”

    “小流,你还不明白我的话,你要是不走,可能会死,在九隆县这个石洪只手遮天,哪怕是县长也得敬畏他几分!”

    夏青山当下有些急火了。

    “爸,我不是说了,他在你们看来,如天生神佛不可得罪,但在我眼里,他就是一条大点的虫而已!”

    夏流却还是不以为然道。

    眼看夏青山不相信要发火,夏流正准备将自己在金陵市的事情,来告诉父亲的时候。

    然而——

    “夏村长不好,二狗,还有大根,春阳他们被人带走了!”

    就在这时,一道呼喊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夏青山闻声,抬头看去,只见有两个村民从远处道上往院门奔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让人带走了?”

    见到那两名村民跑过来,夏青山出了院门迎了上去,忙出声问道。

    “是这样的,他们几人搭着二狗的三轮车要去县里,不想在半路上捡到一个钱包,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一伙人冲出来,二话不说暴打一顿,然后带走了,说要想救出他们,你得带小流到这个地方去!”

    其中一名村民说着,伸手递出来一张纸条给夏青山。

    “洪庆大酒店?”

    看到纸条上的地址,夏青山面色大变。

    “怎么,夏村长?”见夏青山脸色苍白,那名村民连忙问道。

    “这家洪庆大酒店是石洪的产业!”

    夏青山嘴里喃喃回道,目光有些呆滞,他没想到石洪的报复如此快就来了。

    但对方并不是直接对他们父子俩出手,而是以村民为要挟,要他们父子俩乖乖去束手就擒。

    “啊……”

    听到夏青山的话,两个村民都纷纷面色苍白一片。

    “这么说,二狗,大根和春阳他们几个是被石洪派人抓走的?”

    “嗯!”

    夏青山点了点头,想了想,看向身旁两名吓得面色苍白的村民道:“恩峰,建海,你们先回去,暂时别跟其他村民讲,这事让我去解决!”

    “村长,你可以吗,要不我去叫上其他人,让大家跟你一起去,这样也有个照应!”先前那个说话的村民道。

    “不必,多人去的话,反而不好,说不定还会害了大家,我一人去就行了!”

    听后,夏青山直接拒绝道。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很多人去的话,以石洪在县里的能耐,说不定会动用关系,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将村民们都抓起来。

    因此,夏青山作为村长,自然不能带着这么多村民去冒险。

    不然到时救不了人,反而会害了其他村民跟着遭殃。

    接着,夏青山叮嘱了两名村民一些事情,将他们送走后,方才转身走了回来。

    此时,夏流正靠在院墙外抽着香烟,待见父亲夏青山走回来,便伸手插灭烟头,往旁弹掉。

    “小流,爸要去县里处理点事情,你赶紧跟小霜,还有你妈妈离开梅岭村,没有得到我的消息千万不要回来!”

    夏青山看向夏流说道,已经决定单刀赴会,要以自己一人之力承担。

    “好!”

    夏流闻声,扫了一眼夏青山手里的纸条,这次并未做什么反驳,点了点头道。

    见到夏流答应下来,夏青山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替我好好照顾你妈!”

    伸手拍了拍夏流的肩膀后,夏青山转身欲走进院门。

    突然间,夏流却上前一步,一个手刀击在夏青山的后颈部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