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897章 杀将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要是我不答应呢?”

    夏流嘴角勾着一个弧度道。

    在夏流的声音落下,周围众人再次一片哗然。

    “这人是不是傻了,赵老大让他跟在身边做事,他竟然拒绝了?”

    “是啊,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跟着赵老大,更何况是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明显是赵老大有意让他做心腹!”

    “不错,赵老大就是想让他做心腹,没看到赵老大见他杀死星虎,却没有半点发怒吗?”

    ……

    有不少人在小声窃窃嘀咕道,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以及各种羡慕嫉妒恨。

    “胆敢如此,找死?”

    不等赵天阳说话,站在赵天阳身旁一位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妩媚女子,出声对夏流呵斥道。

    这位妩媚女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段傲人,面容娇冷,不是很高挑,也就是一米六左右,属于苗条傲人型的那种女人。

    不过,从一身黑色皮衣,以及玉手上还戴着手套来看,这位妩媚女子想必应该是赵天阳身边的美女保镖。

    “天娇退下!”

    然而,赵天阳伸手止住了妩媚女子。

    接着,看向夏流,赵天阳不怒反笑道“个性孤傲,有我赵天阳当年的行事作风,年轻人,你真是越来越合我心意了!”

    赵天阳也是过来人,知道高手的脾气,越是本事强,行事就越孤傲。

    这也是常说的自古高手多孤傲!

    “可你却不合我心意!”

    但夏流面对赵天阳,语气微冷,“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恭恭敬敬地将我爸妈送出来,兴许我可以放过你一马!”

    听到夏流这话,赵天阳脸上的笑容不由地一僵。

    怎么说他也算是给足夏流的面子,让星虎出来迎接他,没想到星虎反而被杀死在门口。

    不过尽管如此,赵天阳依然是没有发怒,毕竟相比于夏流,星虎实在是差得太多。

    况且,星虎做事过于狠辣残忍,手上沾染不少无辜的鲜血,无形中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这一点早让赵天阳心有不满。

    若不是考虑到星虎是自己手底下的第一战将,赵天阳早想派人做掉星虎了。

    然而,令赵天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对夏流如此包容和欣赏,可夏流却丝毫不接受。

    不仅是不接受,反而还落他的颜面。

    哪怕是天上仙佛也有几分火气,何况是凡夫俗子!

    “年轻人充满自信,行事嚣张是一件好事,但得有个度,否则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赵天阳见软的不成,便来硬的,语气一改刚才温和,脸上透出几分不悦之色道。

    “呵呵……”

    夏流听了赵天阳的话,再次露出呵呵一笑,一副不以为然。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将我爸妈送出来了?”

    接着,夏流抬眼直视赵天阳,问道。

    赵天阳皱了皱眉,他已经给对方指出了光明大道,没想到对方根本不识趣。

    他是对面前这个年轻人很欣赏,倒没有错。

    在前两天听到手下人送来的消息,得知夏流以一己之力干掉石洪,一夜之间控制九隆县上本属于石洪的势力,赵天阳就在心里打起了几分兴趣。

    之所以后面还让乔威带人去九隆县,完全就是为了试探一下夏流到底有多少斤两。

    当知道乔威被夏流一招打败,还让市局的人带走后,赵天阳对夏流这个年轻人产生了拉拢之意。

    刚才又见夏流能够轻松击杀手下第一战将,赵天阳心底里的拉拢之意更浓了。

    为了拉拢到夏流,他可以不计较夏流灭石洪,废乔威,击杀星虎这些事。

    毕竟,若是能拉拢到夏流在身边,完全可以抵得过十个石洪,乔威,甚至星虎。

    然而,他赵天阳都做到了这种地步,对方却丝毫不领情,不知所畏。

    “年轻人,看来你是不知道我赵天阳做事的风格,这么久以来没人敢拒绝过我赵天阳!”

    微微眯了一下眸子,赵天阳盯向夏流,双目里闪出一抹威吓。

    闻言,夏流嘴角勾出一抹不屑

    “别人敬畏你赵天阳,在他们的眼里,你赵天阳就如那天上仙佛一般不可得罪!”

    “但在我夏流看来,你赵天阳不过是百僵之虫,不足为惧!”

    在夏流的话语落下,四下又一次哗然一片,众人都纷纷目瞪口呆起来。

    “卧槽,这年轻人真是牛掰了,敢如此跟赵老大说话,他是要上天吗?”

    “什么牛掰,我看他就是一个傻子,得罪赵老大,简直是找死!”

    “就是,赵老大在禹州城内说一不二,一言既出,谁敢不服!惹恼了赵老大,哪怕他是市长公子哥,也得道歉!”

    ……

    听着周围人众的议论声,赵天阳面色沉了下来。

    是的,在禹州市内,还没有人敢如此跟他赵天阳说话,哪怕是市长见到他,都给三分薄面。

    难不成这个姓夏的年轻人见自己客客气气说话,就以为他赵天阳是好说话的人。

    “年轻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莫非你真当我赵天阳没有火气不成?”

    赵天阳那双眸子里涌现出一丝怒火看着夏流,声音阴沉地说道。

    “只问你一句,将不将我爸妈送出来?”

    夏流没有去理会赵天阳的言语,瞟了一眼,径直地淡淡问道。

    “我说过了,只要你答应跟在我身边做事,便将你爸妈恭敬送出来!”赵天阳重复道,“不然,只好留下你爸妈好好在我这里安度晚年了!”

    “想留下我爸妈,你不觉得你的地方太小了吗?”夏流冷笑道。

    “如此说来,你真的要打算与我赵天阳为敌了?”赵天阳皱眉。

    “是又如何?”

    夏流挑了一下眼皮。

    赵天阳见话说到这个地步上,对方还是不知好歹,哪怕他怎么惜才,也终忍不住了,怒火从心底里腾起。

    所谓是期望越大,待期望破灭之后,失望就越大!

    “在我赵天阳来说,这世上只有两种,不是朋友,便是敌人,既然你不想做我赵天阳的朋友,那就是我赵天阳的敌人,对待敌人,我赵天阳从没有过客气!”

    赵天阳的声音变得森冷,显然是动了火气。

    “给我将对面几个人都带进去!”

    说到这里,赵天阳抬手打了一个手势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