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904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东日万丈,上三竿!

    伴随几道狗吠声传来,两台越野车自村外道路,缓缓开进梅岭村。

    在返回来的一路上,夏青山和陈桂英夫妇俩都没怎么说话。

    对于夏流能让赵天阳如此畏惧,以及秦南豪等几人如此恭敬,二老的脸上看起来并未有什么惊讶和好奇的神色。

    当然,其实这不是夏青山和陈桂英夫妇不好奇,只是碍于有外人在,不好当面去问夏流究竟是怎么回事。

    车开到夏家院子门口外,停下来。

    “阿豪,这里用不到你们了,你带他们几个先回县里去!”

    走下了车,夏流对跟在身后的秦南豪说道。

    “好,夏先生!”

    秦南豪点头听从,带着身后几个小弟,驾车离去。

    待秦南豪带着那几个人走后,站在院门外的夏青山终于开口了。

    “小流,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目光从远去的那两台越野车上收回,夏青山看向旁边的夏流,出声问道。

    在夏青山开口的时候,陈桂英也看向夏流,等待儿子的回答。

    夏流看了一眼父亲夏青山,道“爸,这事说来话长,走,先进去再说!”

    听到夏流这么说,夏青山也不急一时,与陈桂英一起打开院门走了进去。

    进入院子后,袁冰凝望了一眼院子内外,见没有动静,泛起了一丝疑惑“奇怪,怎么屋里又这么安静,师父他们呢?”

    这时,夏流也注意到屋子内外没人在,老疯子和洛白霜不知去了哪里。

    “也许两人去外面散步了吧!”夏流道。

    “小流,你不是说白霜她受了伤吗,怎么会去散步?”陈桂英不解地问道。

    在刚才回来的路上,陈桂英已从夏流和袁冰凝口中,得知洛白霜受了伤。

    “师父他妙手回春,洛白霜的伤不算什么,妈,你就不用担心!”夏流听到陈桂英的话,回了一句道。

    其实,对于洛白霜丢下爸妈,独自一人跑掉这件事,夏流心有几分怒火。

    但当时担心爸妈的安危,急于赶往禹州,夏流才没有去跟洛白霜多加计较。

    眼下洛白霜到底是什么情况,说句实话,夏流不想去关心。

    这种自私的女人,不值得他夏流去关照!

    陈桂英听了夏流的话,看到儿子夏流貌似不怎么想提到洛白霜,多少也猜到是什么原因。

    不过,对于洛白霜丢下她和丈夫夏青山,独自一人跑掉的事情,陈桂英倒不觉得洛白霜有什么过份的错失。

    也许,是她在心底里一开始就认定洛白霜是自家儿媳的缘故。

    当下,陈桂英只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缘分天注定,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洛白霜这个姑娘虽然看起来和善乖巧也懂事,但自家儿子不喜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想到这里,陈桂英的目光看了站在夏流身旁的袁冰凝。

    难不成自己儿子喜欢是这个叫袁冰凝的姑娘?

    这个袁冰凝也不错,容貌和身段跟洛白霜不相伯仲,甚至在气质上,貌似更有种大家闺秀的范儿。

    陈桂英暗暗地在心下想道。

    “桂英,瞎担心什么,有老凡头在,能有什么事情,还是快去做饭吧,小流和冰凝姑娘想必都饿了!”

    这时,夏青山看到陈桂英还站在院子,出口说了一句道。

    心想,儿子夏流都不想去理会洛白霜,还提她做什么。

    就算怎么想儿媳妇,也不能看到谁,就觉得谁就是儿媳妇啊。

    当然,在夏流和袁冰凝面前,夏青山自然不可能将这些话说出来。

    “好了,知道了,你自己饿了就饿了,就知道拿孩子来说事!”

    陈桂英白了一眼夏青山,嘴里说骂了一句,但还是转身向厨房走去,准备早餐。

    “阿姨,我来帮你!”

    袁冰凝见状,迈开莲步,追向正朝着厨房而去的陈桂英。

    看到陈桂英和袁冰凝进入了厨房后,夏青山收回目光,转向一旁的夏流。

    “走,进来,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夏青山对夏流说了一句。

    说完后,夏青山就抬脚往客厅走了过去。

    听到父亲夏青山的话,夏流知道父亲夏青山想要说什么,便也跟在身后走向客厅……

    半小时过去。

    客厅内,父子对坐。

    “小流,没想到你在金陵市获得这么大的际遇,看来当初我和你妈睁只眼闭只眼,让你去跟老凡头,倒是正确的!”

    在听完夏流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出来后,夏青山在心里震撼许久,方才颇有几分感触地说道。

    所谓望子成龙,是所有父母的期望!

    现在自己的儿子有如此出息,夏青山自然万千感慨。

    见到父亲夏青山这般的神态,夏流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这早在他预料之中。

    “不过,小流,你已有了如此本事和能耐,爸也不没什么好教你的,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边说骂你了,但有句话你一定要谨记,人越在高位,越要清醒,否则顷刻间,便会粉身碎骨!”

    顿了一下后,夏青山出言叮嘱道。

    “生我者父母,不论什么时候,老爸,你和老妈的话,儿子都会谨记!”

    夏流闻言,点了点头认真道。

    “如此很好,走,出去看看你妈妈她们做好早餐了吗?”

    夏青山伸手拍了拍夏流的肩膀,脸上甚是欣慰。

    看来儿子出去一趟,不仅是混出了名堂,而且比以前那吊儿郎当要成熟很多。

    父子二人走出客厅,却刚好看到老疯子和洛白霜从院门外面走了进来。

    此时,洛白霜已经能行走,应该代表她的伤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她微垂螓首跟在老疯子的后面,举止有些拘谨和不自然,似乎藏着什么心事,而老疯子看起来也跟往常不太一样。

    见老疯子和洛白霜都不对劲,夏流觉得两人之间定然有古怪。

    心道,莫非老凡头老当益壮,一枝梨花压海棠,趁机对洛白霜做出什么老牛吃嫩草的行为。

    想到这,夏流径直向老疯子走了过去,“师父,你们回来了!”

    话到一半,夏流对老疯子挤了挤眼,压低了一下声

    “老头,你该不会对她下手了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