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989章 我乔重阳,太极传人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姐夫,为什么走这么快,问出我姐在哪里了吗?”

    月亮湾外,已经出了楚家庄苑,马文墨追在夏流的身后,出声问道。

    “走,先回去再说!”

    夏流没有立即回答马文墨,走到路旁伸手拦下了一台出租车。

    坐上了车,夏流看了一眼出租车司机道“济道古董典当行!”

    “姐夫,不回酒店吗?”见夏流让司机开往济道古董典当行,马文墨不由一愣,不解道。

    “去找一个人!”

    夏流开口道,不便跟马文墨过多解释。

    听到夏流的话,马文墨也不多言。

    马文墨看得出来夏流的神色严肃,似乎遇到什么事情。

    不过,夏流能跟楚天豪这等人物平坐对话,那夏流在想什么事情,他也不好再去问。

    当然对于夏流的富二代身份,马文墨在心里同时也产生了怀疑。

    就算马文墨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但能让纵横江北一带的堂堂江北太保如此客气的,又岂是会一般富二代。

    恐怕连市长公子哥也没有这个能量吧,起码得一省之长的公子哥有这份能耐跟楚天豪谈笑风生。

    自从踏入了楚家庄苑,马文墨就在心里对夏流的态度开始变化了,多了一丝敬畏之心。

    说话不敢跟以前那么随便,不再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

    很快,在马文墨的胡思乱想中,出租车在一家店铺门前停了下来。

    下了车,付了钱,夏流便带着马文墨径直地往面前的店铺走了进去。

    “济道古董典当行!”

    马文墨抬头看了一眼门口上的招牌,嘴里嘀咕了一句道。

    眼下的社会几乎很少有这种当铺的存在了。

    毕竟,现在谁还会典当东西,更别说古董了,这种东西拿出来随便叫一声,都有一堆人抢着要跟你买。

    果然走进了门店,发现一个客人也没有,十分冷清,只有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店员坐在里面看着手机。

    女店员倒是长得不错,脸蛋漂亮,身段傲人,走出去大街上也是一个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美女。

    马文墨看向里面的女店员,在心里暗自地评头论足了一句道。

    这时,女店员听到脚步声,发现有人进来,便收起手机,抬头望向门口而去。

    “夏先生!”

    当女店员的目光落在夏流身上的时候,却是美目顿时一亮,娇嫩的香唇轻启,一脸惊喜地叫了一声。

    夏先生?

    马文墨听到女店员喊夏流为夏先生,又是一愣。

    心想,自己姐夫的人缘就是多啊,随便一家店的女店员都认识姐夫。

    “嗯!”

    夏流对女店员点了点头,问道“张大师呢?”

    女店员不是别人,正是苏小婉。

    其实,之前夏流虽然不让苏小婉跟在身旁,但最后还是给张道济吩咐了一声,让张道济照顾一下苏小婉。

    而眼前这家店,就是张道济开的,他直接让苏小婉来这里当了店员。

    “张大师在里面跟一个客人论道!”

    苏小婉迎了上来,对夏流说道“夏先生,你坐一会儿,我进去将张大师叫出来!”

    说着,苏小婉给夏流和马文墨,倒上了两杯后,便转身往里面的屏风侧门走了进去。

    不到一分钟时间,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很快,从屏风侧门走出来三个人影,为首是穿着灰色布卦袍的张道济。

    跟在张道济是一位比他大上几岁,大约六十多出头的老者,鬓发已全白,身着一件太极长袍,眉宇间颇有几分修道高人之气。

    至于苏小婉,则随在两人的后面。

    “见过夏先生!”

    张道济走上来,拱手对夏流行了一个礼节道。

    毕竟夏流在张道济的眼里,早已是接近得道高人的形象。

    哪怕明知夏流比他小上几十个年轮,但张道济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依旧以夏流为长,不敢丝毫托大。

    倒是站在张道济身旁的那个太极袍老者,眼里露出几分讶色,明显是想不到张道济会对一个年轻小辈如此恭敬。

    “无须虚礼,坐吧!”

    夏流抬了一下手,往旁边的座位一指说道。

    “谢夏先生!”张道济直起了腰,却不急于去入座。

    只见张道济往旁侧了一下身子,将旁边的太极袍老者让了出来,略感唐突地跟夏流介绍道“夏先生,这位是云龙山太极观的观主乔重阳,也是我的故交好友!”

    说着,张道济又跟太极袍老者道“乔观主,这位便是我刚才与你说起过的夏霸王!”

    “乔观主!”

    听到张道济介绍,夏流倒也客气地一声,对乔重阳拱了拱手道。

    尽管夏流看得出来对面太极袍老者的目光有些不善,但不管怎么说,这个面子还得给张道济留点的。

    “你就是前一段时间来威震江南的那个夏霸王?”

    然而,乔重阳显然没有什么自知之明,站在原地打量着夏流,甚是几分无礼。

    “正是!”

    夏流坐在座位上,目视乔重阳道,面上不怒不喜。

    但下一刻,乔重阳却对夏流抱了抱手道

    “你倒也年轻有为,跟老夫年轻时一样,老夫打实眼儿里佩服你,我乔重阳作为太极一脉五十八代传人,一生中能让我佩服的人屈指可数,你算一个!”

    话语间颇有一些自卖自夸的味道。

    说完后,乔重阳也没什么客气虚礼,径直地走到其中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夏流看了一眼乔重阳,嘴角泛起一抹轻笑。

    心道这老头倒是有趣,还以为他会来一波仇恨。

    没想到,画风却转变这么快!

    看到乔重阳没有在夏流的面前放肆,张道济心里松了一口气。

    对于老友乔重阳的脾气,张道济是知道的,性情比较乖张,年纪是大,人也爱妄尊大,对谁都不服气。

    不过,本事也是有的,在三年前已是半步宗师修为,一身太极功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张大师,事情都准备好了吗?”待张道济坐定后,夏流喝了一口茶,出声问道。

    “一切已经妥当,只等夏先生的命令!”张道济闻声,点头回声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