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1004章 十面杀机,青昊,斩天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天啊,真是药王谷的供奉殷大师,那可是一位术法高人啊!”

    “殷大师多年未出药王谷,这次亲自前来参加楚罗定亲礼,楚家的面子真是好大啊!”

    “那是,楚家纵横江北,结交各行大人物,以及武道界豪杰,分量自然不轻,听说连金刚门的太上长老石斩天也来了!”

    ……

    看到殷青昊出现,大厅内顿时陷入一片议论中。

    有些人还纷纷上前,恭敬地对殷青昊问候见礼。

    一声一个殷大师,殷前辈,彰显殷青昊的地位。

    毕竟,殷青昊不仅是药王谷的供奉,而且还是一个大术士,一身玄法高深莫测,还通晓炼丹之术。

    高人走到哪里,自然少不了众人的追捧。

    殷青昊排众走来,目光开合间,似有雷电在虚空里闪现其中。

    这是术法修到一定境界的表现。

    行步之间,如携雷电。

    如此这等修为的大术士,哪怕是放眼整个华夏,也是屈指可数。

    虽然在近身搏斗,术法高手远远不如武道强者,可是凭借诡异的手段,足以让巅峰武者死得不明不白。

    只见殷青昊几乎没有理会周围人的见礼,径直地朝前面夏流走去。

    刚才殷青昊的那一道嗓音,在场的众人都听到了。

    眼下,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殷青昊而去的方向汇聚。

    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人不知死活,胆敢得罪堂堂药王谷供奉。

    “什么情况,那小子谁啊,怎么惹到了药王谷供奉,活腻了吗?”

    “看殷大师这般神色,是有好戏看了!”

    “得罪药王谷,可没什么果子吃啊!”

    很多人不明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大多数人比不了药王谷,楚家,李家,金刚门等这种大势力。

    以他们的人脉和消息,还不知道风月亭事件,只以为是单纯地来参加一个订亲联姻大礼而已。

    “小辈,刚才可是你说,药王谷供奉没什么了不起的?”

    殷青昊踏步走到夏流的面前,一双雷目盯着夏流,淡淡问道。

    “不错,正是我!”

    夏流抬头,毫不在意,“不过我的原话并非这样的,我的原话是:一个区区药王谷供奉,我夏霸王还不放在眼里!”

    哗!

    在夏流的话语落下,周围顿时一阵哗然。

    “什么,这小子胆儿真大,敢当面对殷大师口出狂言,一个区区药王谷供奉还不放在眼里!”

    “不知死活啊,简直是不知死活!”

    “得罪殷大师,就是跟药王谷过不去,找死!”

    ……

    很多人都暗暗摇头,觉得夏流实在是不自量力。

    但这时,突然有人注意到了夏流话里的名字。

    “等等……刚才那小子说什么,夏霸王,这个名号,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也听过——想起来了,是他,江南那个夏霸王!”

    “江南夏霸王!”

    “卧槽,那小子是夏霸王,这么年轻?”

    ……

    很快,人群起了一片震惊声,紧接着一个个露出几分质疑的目光看向夏流。

    毕竟前些日子,夏霸王这三个字在江南地区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在黑白两道上风光无俩。

    在场人群里有大半人的背景都在道上,自然是没少听到过夏霸王的事情。

    什么空手接弹,什么百步毙敌宗师!

    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

    因此,很多人都猜测传说中的夏霸王也是一位宗师人物。

    只是,没想到夏霸王会这么年轻。

    有震惊,也有质疑。

    然而,让人意外地是,殷青昊并没有动怒,“人不轻狂,枉少年,夏霸王年少轻狂,人之常情,本无所谓!”

    殷青昊一脸大度之色,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但实不相瞒,前段时间,我药王谷出了一个叛徒,偷窃了一批精气再生丹以及一个炼丹方子,已经在追寻多日,最近殷某人却听说,夏霸王手中握有一批精气再生丹,以及丹方,不知夏霸王能否给一个解释?”

    “怎么回事?”

    众人闻言,尽皆吃惊。

    丹药这种东西,对世人来说,那都是神丹妙药级别的存在。

    在场这些势力中,也就是药王谷有这本事能够炼制出来。

    “听殷大师这话的意思,药王谷失窃了丹药和丹方,落到夏霸王的手里?”

    “好像是这个意思!”

    “没想到堂堂夏霸王也干鸡鸣狗盗之事!”

    但也有人表示质疑,觉得这不过是殷青昊为自己对付夏流,找的一个由头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解释?”夏流闻言,眉头微拧,“你想要什么解释?”

    “其实,夏霸王也不用解释,这是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一个叛徒窃贼。”殷青昊面露和善,看着夏流说道,“既然夏霸王手里的精气再生丹和炼丹方子,我药王谷失窃之物,那还请夏霸王可以将其还回,我药王谷必有重谢!”

    “要是我不还呢?”夏流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殷青昊不愧是药王谷的供奉,于药王谷内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把一桩明目张胆的抢夺,说得如此有头有尾,厚颜无耻!

    这可比那些师出无名的围杀强多了。

    想必之前陈芷若三番两次,欲请为药王谷供奉,图的也是丹药和方子。

    毕竟人都是药王谷的了,还其他的一切什么能不是嘛。

    “不还,便是与我药王谷上下为敌!”

    殷青昊的面色顿时变得森冷起来,不容置疑地说道,“丹药,乃是药王谷的镇谷宝物,按我药王谷的门规,胆敢擅自窃取者,无论何人必将斩杀!”

    “包庇罪,亦当同罪,杀无赦!”

    殷青昊本着一身青白色长袍,看起来仙风道骨。,彷如得道高人。

    可此话一出,却瞬间戾气外露,杀气腾腾,直荡四野,眸子里闪芒隐现。

    一刹那之间,整个大厅里都如死一般寂静。

    在场众人,无人敢言。

    就连给夏流印象不错的王栎鑫鑫,在这个时候也抱手在胸,站在原地不动,一副隔岸观火的模样。

    只剩下夏流独自一个人,直面殷青昊的怒火。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