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1016章 名动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让你担心了!”

    夏流走了过去,看着美目朦胧的楚清雅,语气不再淡漠,而是变得温柔起来。

    “不是叫你走吗,怎么还来?你这个傻瓜!”

    楚清雅同样看着夏流,破涕为笑,说着,伸出粉拳往夏流胸口捶了过去。

    “你是我的女人,我说过,要带你一起走,谁也不能阻止得了!”

    夏流抓住楚清雅的两只玉手,凝视她的眼眸,说道。

    接着,完全无视四周诸人,将楚清雅的娇躯揽入了怀中。

    “我不值得你这样做!”楚清雅依偎在夏流的怀里,同样不理旁人目光。

    在这段时间里,经过了太多事情,楚清雅真正地明白夏流对她的那份爱意。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面对这么一个不畏生死,对她有情有义的男人,她还有什么犹豫的呢。

    “值得,为了你,就算举世皆敌又何妨!”

    夏流紧紧拥着楚清雅,满是深情道,目光坚定如炬,不惧一切。

    接着,夏流的目光抬起,向站在四周的金刚门,药王谷,陇右李家一众人扫去。

    “你们可心服,还要与我夏霸王为敌否?”

    夏流就这样一手拥着楚清雅,一手指向众目睽睽,出声言道。

    听到夏流的话语说出,金刚门一位为首的光头大汉率先开口道:“我金刚门服了,不会再与夏霸王为敌,从此见到夏霸王,自当退让十里。”

    “八卦一脉,也服了,日后不再与夏霸王为敌。”

    “秦岭邢家服了!”

    “河谷杨家服了!”

    ……

    诸多和夏流有冤仇,或无冤仇的势力,都纷纷表示低头俯首。

    不到一会儿,全场诸人中只剩下两个势力没有发话。

    夏流的目光落在了陇右李家和药王谷众人身上。

    李凌战身躯一颤,也只得放下面子,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对夏流拱手道:

    “我李凌战代表李家,发誓不再与夏霸王为敌!”

    他亲身败于夏流之手,又目睹夏流斩杀楚家真人的过程,哪里还敢有不顺的心思。

    只是,作为堂堂李家家主,一时拉不下脸罢了。

    对李凌战的态度,夏流还算满意。

    “药王谷呢?”

    最后,夏流的目光落在药王谷供奉的殷青昊身上。

    殷青昊虽心有惧意,但他底气还在。

    陇右李家表示顺服很正常,毕竟连李凌战这个家主都败了。

    可药王谷还有谷主在,他不信夏流敢拿药王谷怎么样。

    要知道药王谷牵连之广,岂是江北楚家能比的?

    当下,殷青昊沉声道:“夏霸王,你固然强悍,但我们谷主‘陈药王’的修为也深不可测,而且还有法器坐镇,若是你与我们药王谷相斗,难免两败俱伤,不如你我今日就此罢手言和如何。”

    “既然先前冒犯了夏霸王,我药王谷自当赔罪。”

    说完,殷青昊又多加了一句。

    “罢手言和?”

    夏流闻言,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

    话语落下,他手上一抬,一道无形气劲,已经朝着殷青昊攻去。

    “你!”

    殷青昊见状,顿时大惊。

    没料到,夏流说出手就出手,丝毫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只见,殷青昊手腕上一串黑色法珠中的一颗,‘噗’地爆裂开来。

    下一刻,无数金色符咒从爆裂的法珠飞舞而出,最后在殷青昊的周身凝聚成了一层金光。

    这层金光,跟金刚门的不坏金身非常相似,但威力要弱得太多。

    “我连真人都杀,何惧你半言片语的威胁?”

    夏流嘴角勾出一抹冷然,握指成剑,一记天心指凌空斩来。

    “不服者,唯有死!”

    “嘭!”

    “嘭!”

    “嘭!”

    殷青昊神色突变,手腕上的那串法珠,全部在这一刻都炸裂开来。

    而后,化作了六层光幕,挡在他的身前。

    这六层金光凝聚成了一个厚厚的光罩,将他整个人罩住。

    殷青昊自信,哪怕是巅峰宗师出手,他也可以能够撑上一时三刻。

    只不过,殷青昊在心里有些肉疼,他这串法珠,是黔西巫鬼教一位上师护法前来药王谷求取丹药时,换给他的。

    一共十二颗法珠,每一颗珠子内都有那位上师封印的一道护身法咒,足以挡住刀枪子弹。

    这些年来,已经被殷青昊用下五颗,也成功躲过了五次危机。

    这一次七颗全爆,固然产生的威力巨大,可也代表他从此再失去了这一件护身法器。

    “小子,你的确强,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待我返回药王谷后,必当禀明谷主,求他去请几位宗师真人联手杀你。”

    殷青昊看着夏流,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作为药王谷供奉,何时遭受到此等的怨气?

    即便是楚家真人在,也不能说杀他,便杀他。

    “不过蝼蚁尔!”

    夏流丝毫没理,而是弹指而出,当空击去。

    在殷青昊满是震撼的目光中,那能挡住巅峰宗师攻击的六层光罩,竟然仿佛是子弹击穿塑料膜一般,直接破开,然后击中他的眉头,从他的脑门后洞穿了出去。

    “你真不怕药王谷的怒火?”

    殷青昊双眼圆瞪,目光里还残留着不敢置信。

    他可是药王谷的供奉,地位仅次于谷主陈药王。

    况且,药王谷在华夏的地位尊崇,是在场诸多势力门派里最强,其潜势力之庞大,便是先天真人也不敢去招惹药王谷。

    毕竟即便你再怎么厉害,总会有求到药王谷头上的一日。

    可是万万想不到,夏流直接出手击杀,干脆果断。

    “殷大师!”

    陈芷若本来在旁静观,也不信夏流有胆对付药王谷。

    但这时见到殷青昊命丧在场,也不由发出了一声悲鸣,完全不敢置信眼前这一幕。

    诸多众人在这一刻,全部静若寒蝉,若说夏流刚才杀楚鼎山这位先天真人,大家不过是震骇之色和不可思议。

    现在,连药王谷供奉都被他击杀,众人是完全给震住在了原地。

    此子根本不讲任何的规则情面,简直是一个疯魔。

    惹上了他,哪怕有天大的背景一样没用。

    “现在,还有谁?”

    夏流收回天心指,单手拥着楚清雅,环视左右道。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