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1038章 沐王府后人?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房内,客厅沙发上。

    施依依已从门口进来坐下,蒋梦琳在她的身边,对面坐着是王乐乐和夏流。

    “红姐,她……她被周召杰带走了!”

    施依依美目有些红润,看向夏流,蒋梦琳和王乐乐三人,俏脸露着无助和焦急之色道。

    “不要太担心,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周召杰是谁?”

    蒋梦琳在旁出言安慰了一声施依依道。

    夏流和王乐乐的目光也落在施依依的身上,等她将具体事情说出来。

    随后,施依依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夏流三人。

    “周召杰是本地一个富二代,据说他老爸在这块地头上很有能量!”说到最后,施依依总结了一句。

    听完施依依的话,三人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原来是本地一个富二代看上陈红,在邀请不成后,居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陈红乖乖地跟他走了,仿佛中邪一般,拦都拦不住,还娇喝施依依别多管闲事。

    当时,施依依和陈红身边只有两个女助理,想拉陈红根本拉不住,喊人也无人敢理,似乎十分惧怕周召杰。

    “这也太嚣张了,大庭广众之下邀请不成,竟敢强行带走人,还有王法吗?”王乐乐愤愤地说了一句,这个大波妹的正义感一向爆棚。

    “只是我要好奇为什么陈红会乖乖跟那个人走呢,难道真是中邪了?”王乐乐的好奇同样不少。

    夏流听着施依依所说的这一切,眉头不由得慢慢皱了起来。

    中邪这件事可能真有,但夏流想到另一种可能。

    要知道这里可是黔西,是巫蛊之术盛行之地,很多苗人都会养蛊,制成各种厉害的蛊毒。

    说不定陈红并非中邪,而是中了蛊。

    因为中邪和中蛊,根本是大同小异。

    中蛊者,轻则迷失心智,一生受到下盅之人控制;重则直接惨烈枉死,甚至祸及亲友,其中后果令人不寒而栗。

    “你知道那人要带陈红去什么地方吗?”

    当下,夏流看向施依依,神色有些凝重地问道。

    “我好像最后听到一句什么落日庄苑!”

    施依依听到夏流的话,抬起美目看向夏流道,“夏流哥,你快去救红姐,不然时间迟了,我真怕她会出事!”

    夏流听后,沉思片刻,看向蒋梦琳,王乐乐和施依依,叮嘱一句道,“你们留在这里,不要轻易出去!”

    说完,夏流便起身门口那边走去。

    “夏流哥,你要去哪里?”王乐乐闻声,目光追向夏流背影问道。

    “我去救陈红!”

    夏流留下一句话,人已开门走了出去。

    这种时候必须刻不容缓。

    出了房门后,夏流走到隔壁房,敲开房门。

    “师父,有事吗?”

    赵天阳裹着浴巾站在门内,神色满是意犹未尽。

    这货果然是跟高小雅躺着聊。

    “叫高小雅出来见我,我有急事问她!”夏流直接道。

    听到夏流口说急事,不敢迟疑,赵天阳应了一声,让夏流稍等一分钟,便转身去叫高小雅。

    一分钟左右,便见高小雅走了出来。

    高小雅没有来得及穿衣服,身上同样裹着浴巾,隐约能看出那几乎包不住的曼妙身材。

    “夏先生,有什么事,您直说?”

    高小雅主动开口道。

    “你知道周召杰吗?”夏流十分干脆。

    “知道!”

    高小雅犹豫了一下,道:“夏先生,打听他干什么?”

    “杀他!”

    夏流的眸子在明灭闪动间射出一道杀意。

    “啊?”

    高小雅闻言,仿佛听到什么骇人的消息一样,吓得惊呼一声。

    “夏先生你……你为什么要去杀周召杰?”高小雅又惊又不解问道。

    夏流的嘴角上扬:“怎么?你不让我杀他?”

    “不不不……不是,夏先生,我当然高兴你能杀了他,可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周召杰他老爸背后的势力在黔西地区不简单,你招惹到可能会有很大麻烦!”高小雅道。

    “这无须你来管,你只须告诉我周召杰的事就可以!”

    ……

    星空如墨,刀月高挂。

    落日庄苑外不远处凭空多出了一道人影,路边灯光将黑影拖得很长。

    根据从高小雅那里得到的消息,此地便是周召杰的私人豪宅。

    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慢慢往这边接近。

    这座落日庄苑不仅地处隐蔽,而且里面守卫森严,光上高手就不差好几个人,看来对方也很惜命。

    此刻,在庄苑别墅内一个豪华房子里,一张席梦思的上等大床,正静静地躺有一位女人在上面。

    如果夏流在这里,一眼就可以认出,不是陈红,还会是谁。

    不过,眼下陈红的俏脸无比绯红,呈现出一种病态妖艳红,但看起来却更有一种别样的惊艳妩媚。

    尽管身子平躺在床上,但那白色衬衫下的两团饱满,依然如山峰般耸立着,里面那一件黑色波罩的轮廓若隐若现

    而房间内,除了躺在床上的陈红外,还在床头站立着一名青年男人。

    只见青年男人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床上陈红,一团浴火仿佛要将他燃烧,焚尽。

    “陈红,三番两次拒绝本少,现在你终算落到本少手里,今晚本少就让你做一回新娘,等你尝试做过新娘的滋味,以后就要求我喊老公!”

    此刻,周召杰似乎要化作一只狰狞可怖的野兽,眼神火热盯着陈红,恨不得立马将她剥光。

    “妈的,一个混娱乐圈的婊子,在本少面前装纯,本少邀请你,是给你大面子,还真当自己是一回事了!”

    周召杰感觉快要迷失自我,一边伸手往陈红摸过去,一边咬牙切齿道:“本少要在你身体留下深深的烙印,让你哪怕是嫁人,也无法忘了本少!”

    “少爷,老爷来了,在大厅那边等你!”

    可就在周召杰的手,要去扯开陈红领口衣服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个老家伙在这时候,来找我做什么?妈的,打扰到我的兴致!”

    听见那道声音后,周召杰心中一团火只得暂时熄灭,随后依依不舍地离开房间。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