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1015章 神秘谈话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那杆战戟真是一件法……”

    楚鼎山滚在地上嘴里喃语一句,但没说完,又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的眼神带着敬畏,还有浓浓火热之色,回头望向屋里去。

    楚鼎山完全没有理会周围诸人的各异目光,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

    “现在,你可还有怒火,可否心服?”

    夏流从烟尘弥漫的屋内缓缓走出,手握战戟,指向地上的楚鼎山,淡漠道。

    漫天烟尘没有在夏流的衣服上留下半点痕迹。

    傲气漠然,如战神临世。

    此刻,全场众人谁也不敢大气喘一个。

    无论是金刚门、拢右李家、药王谷,甚至连楚家一众人,都无一人敢站出来说话。

    要知道连楚鼎山这位神话般的先天真人,现在正躺在地上,生死握在夏流手里。

    谁还敢再站出来,直面夏流的锋芒?

    “没有,我服输!”

    楚鼎山勉强抬起头,眼底露出怨毒和愤恨之色,却面对眼前带着恐怖摄人气息的战戟,也只能低头俯首。

    这杆战戟的恐怖,已经超出楚鼎山的想象,挫败了他一切傲气。

    即便重来一次,他也无法战胜夏流。

    他现在打定主意,暂且服软。

    眼前那小子唯一的依仗,便是手中那一杆战戟,才能越级打败他。

    否则他堂堂先天真人怎会败阵,被区区一个化劲宗师羞辱。

    “那一杆战戟再恐怖,我就不信你一个区区化劲宗师,能随时随刻地召出来。”

    楚鼎山在心下暗暗道。

    法器可是受到很多东西限制的。

    如果一个修为不够的人,强行动用法器,会遭受一定程度反噬。

    只要那小子召不出那一杆战戟,那他楚鼎山有的是报仇机会。

    “待本尊渡过此劫,寻到机会,定要夺你法器,再将你碎尸万段!”

    楚鼎山微低眼皮,很好地掩饰眼底深处的贪欲和怨恨。

    “父亲!”

    见父亲楚鼎山受辱屈服,楚天豪双目圆瞪,但却不敢轻举妄动。

    “爷爷!”而楚少鸿看到自己一直最崇拜的爷爷竟服软,一切自负都被击碎了。

    “老祖宗!”

    其他诸多楚家人也跟着惨叫一声,却是不得不低头。

    堂堂先天真人都服输了,他们又能怎么样。

    “服输了,那你就去死吧。”

    没想夏流手上一动,战戟挥下,楚鼎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戟刺中胸口。

    凝聚真气的战戟,威力是何等恐怖,楚鼎山直接被一戟刺穿胸膛,当场心脏破碎而死。

    “你!”

    楚家一众人睚眦欲裂,他们老祖宗俯首称臣了,夏流竟然还当着众人面,出手击杀楚鼎山。

    “父亲!”

    “爷爷”

    楚天豪和楚少鸿见状,更欲豁然奋起,仿佛想要拦下夏流。

    “不自量力!”

    夏流面色一冷,手中战戟陡然抽出,往旁一挥而去。

    楚鼎山和楚少鸿父子俩双双被战戟划过了颈部,满眼不甘地倒在地上,生息全无。

    一位先天真人的绝世强者,竟然这样让夏流给杀死了。

    全场死寂!

    楚家一众人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所有人都不知所措,惶惶不安起来。

    眼前这人已经不是之前柔弱可欺的年轻人。

    而是击杀真人,杀伐无数的夏霸王!

    连楚鼎山这等先天真人,他说杀便杀了,还有谁是他不敢杀?

    金刚门,陇右李家等人都噤若寒蝉,目露恐惧。

    只有陈芷若还能勉强稳住心神,但也深深蹙起了黛眉。

    她没想到夏流会如此果断,任谁面对整个江北楚家的报复时,都会犹豫三分。

    可他夏霸王却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杀了楚鼎山,楚天豪和楚少鸿祖父孙三代人。

    这是何等地肆无忌惮!

    “我只问他有没有怒火,服不服,但并不代表不杀他。”

    夏流淡淡道。

    他不知道楚鼎山是不是真的心服口服,但夏流现在还没有能够可以控制先天真人的实力。

    既然如此,那便直接杀了了事。

    没了楚鼎山这位先天真人,这诺大江北楚家,还有谁能威胁到他呢。

    “夏流,你想杀我们楚家多少人?”

    这时,一道人影冲进来,看到画面惨烈的楚紫妍,不由对着夏流大声娇喝道。

    她没有亲眼目睹刚才的场面,甚至不清楚有先天真人出世,完全是不知者无畏。

    还好楚家众人中一位老者站了出来,拦下不知所畏的楚紫妍。

    接着,老者颤声,道:“夏霸王,你已经杀了楚家真人和天豪父子,莫非还要灭掉我楚家满门不成?”

    众人闻言,悚然而惊。

    灭门这样的事情,已经很久没发生过了。

    特别是,这种传承百年的世家,一旦发生灭门事件,只怕国家都会介入。

    “谁若存有报仇的念头,灭你满门又能如何。”

    夏流目光淡漠。

    凡是触到他眸子的人,都免不了打一个寒颤。

    不似屠夫眼神,仿佛是俯瞰众生如蝼蚁的神灵之眼。

    “我楚家心服口服,并在此发誓,日后绝不会与夏霸王为敌。”老者说道,缓缓低下了头颅。

    他年近八旬多,是楚家人中辈分最高者,在楚鼎山一脉死后,自然以他为尊。

    识时务者为俊杰,活了这么久的老者,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楚鼎山这位先天真人已死,楚家彻底失去了翻盘的希望,自然不能再为楚鼎山一脉犯下的过错买单,白白葬送楚家一族的性命。

    “爷爷!”

    楚紫妍叫出来,却被老者制止下来。

    其他楚家人,心里一片悲戚。

    见老者代表楚家,向夏流俯首,他们当然唯有从命,不敢二话,毕竟无人不惜命。

    药王谷,李家等人看着,也是心有戚戚。

    但谁也不敢有所动作,更别提逃跑。

    然而,夏流没去理会周围众人,转身往旁边一处走去。

    那里正站着一道倩影。

    楚清雅的美目里泪光闪闪,望着向她走来的夏流。

    刚才楚清雅一直在替夏流担心,现在见夏流平安无事,有些喜极而泣。

    至于楚家人的死活,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人囚禁她爸妈,逼迫她下嫁香江罗家,更借此围杀夏流。

    对于楚家人,楚清雅可以说是没有半点好感。

    她只在乎这个不惧众敌,千里追来寻她的男子。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