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1022章 一路向西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白云观主乔重阳送来百年老人参十支,金佛一尊三斤半重!”

    “道观也有金佛,这倒是稀奇事了?”

    “陇右李家奉上芙蓉心七片,乃是一株五百年芙蓉花所结。”

    “芙蓉心可以炼药,有些用处!”

    “秦岭邢家家主刑长风亲自前来,正在门外赔罪。”

    “让他等着。”

    楚紫妍一件件地将各家送上来的贺礼和赔罪名单读出来,等夏流拿主意。

    白云观、李家、邢家等世家,亦或宗门,无论是得罪还是没得罪夏流,都派人前来送礼,以示敬服之心。

    “陆家送上一艘六千万美元的豪华游轮”读到这,楚紫妍都觉得有些震惊。

    陆家自然是江北陆家,楚天豪老婆的娘家。

    家主陆振北,内劲大成,触摸宗师,曾自诩江北第一高手。

    没想到看到自己姑爷一家被夏流斩杀,不仅不敢报仇,还屁颠颠地将送上一艘豪华游轮。

    “连游轮都有了,接下来可能会有人给他送上美女嫩模吧。”

    楚紫妍嘴里幽幽地私自嘀咕了一句,美目微抬,望向坐在前面的夏流。

    三天前,这个年轻人还是名声不显,受到各方围杀;转眼间,谁又能想到他成了诸多世家宗门敬畏的存在。

    真是世事多变,人生无常。

    现在楚紫妍在心里,也开始羡慕起楚清雅了。

    看着这几天来一直被夏流带在身旁的楚清雅,享尽楚家内外众人各种羡慕的目光。

    楚紫妍心中是百味陈杂。

    有时不禁在想,要是她也有一个如此绝世风采的年轻天骄,爱慕着她,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过眼下,如果说除了楚清雅外,楚家还有哪个女子最受夏流待见,那便是她。

    想到这里,楚紫妍收起那份异动的心思,继续朗读起名单。

    很快,楚紫妍便向夏流读完了礼单和赔罪者名单。

    那天到楚家来的世家宗门,基本都送上祝贺礼和赔罪礼,唯有药王谷和金刚门没有任何表示和动静。

    当然,让夏流感到疑惑的,自始自终都没有看到香江罗家人出现。

    听楚家的人说,那天罗家听闻后,便匆匆离开了!

    看来香江罗家对他,是打算视而不见了。

    夏流的眼中放出若有若无的精光。

    香江罗家想要掩耳盗铃,可没那么简单,拿了他的丹药,至今还没有完成承诺。

    这世间,还没有人能够昧了他夏霸王的钱,还可以逍遥在世的。

    “让刑长风上来,我有话问他!”接着,夏流对楚紫妍吩咐一声道。

    刑家有飞刀绝技传世,对外自称小李飞刀之后,这倒让夏流略有几分兴趣。

    听到夏流的话,楚紫妍领命而去。

    不到一会儿,便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门外走进来。

    中年男子身材瘦小,长相其貌不扬,但从他的眼神和脚步,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位武学高手。

    在邢长风一进门,目光便投向了前方夏流的身上,神色闪过微微一惊。

    没想到,对方真如传言中那般年轻。

    这个年轻人真是那位杀伐果断,言出法随,弹指天地变,斩药王谷供奉,杀楚家真人,降服诸多世家宗门的夏霸王吗?

    但邢长风不敢质疑,都能坐在了这里,不是他又是谁。

    “见过夏真人,邢家家主刑长风,前来赔罪!”

    当下,邢长风拱手一揖道,声音洪亮,内劲不凡。

    这是要给自己下马威吗?

    夏流心中冷笑。

    “你就是那个自称小李飞刀传人的刑家家主,现在给我现场耍一下,来一个全套!”

    夏流往后椅背靠上去,摆了摆手道,一副随意不羁的模样。

    “这……”邢长风听到夏流的话,面露几分难色,欲言又止。

    “怎么了,不愿意?”夏流眉毛一挑道。

    “这不太好吧!”邢长风有些不情愿,在他看来,夏流这是完全把他当作耍猴一般。

    想他怎么也是邢家家主,威名秦岭的半步宗师,什么时候被人如此随意对待过。

    “既然不愿意,那我便杀了你,再灭你邢家!”

    夏流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淡淡地说道,如述一件平常之事。

    “你……”邢长风神色一变,瞪着夏流,但却不敢说什么威胁的话。

    夏流靠背坐在那,双手往外摊开放在两旁,眼里一片淡漠瞧着邢长风,根本不似在说笑。

    他夏霸王说一不二,言出法随,比金科玉律还要威严,又怎会去跟你开玩笑。

    何况,对于邢长风的心思,夏流又岂会不知。

    明为上门赔罪,暗则探究虚实。

    毕竟,很多世家宗门还都不相信他夏霸王有那份实力和能耐,目光全在盯向楚家,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既是如此,那夏流必须让他们看清楚。

    他夏霸王如何将邢家家主当猴耍,如何让一个半步宗师心甘情愿当猴。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生是死,皆在我一念之间!

    好,我答应你。”

    邢长风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但最终还是低头俯首道。

    他从夏流的眼神看得出来,只要说出一个不字,绝对会身首异处。

    石斩天,殷青昊,楚天豪,哪个不是身份尊贵,执掌一方,更有真人楚鼎山,还不是让夏流说杀就杀,这样的一个魔王,他邢家根本就惹不起。

    “那就开始吧!”

    ……

    在楚家上下注目中,邢长风连续耍了一全套小李飞刀,以及一套邢家拳法后,面色又青又白,满是羞愤难当地离开了楚家。

    能让一个世家家主乖乖地当猴耍,夏流也算当今第一人了。

    相信此后,无人再敢轻易前来楚家试探了。

    就在邢长风离开楚家不久,楚家却接到了一个从黔西来的消息。

    那是一张从黔西来的请柬。

    “圣女交代,让我务必将此请柬亲自交到夏霸王手里!”

    来人是一个年轻人,肤色有些麦黑,个子不高,一看就是黔西那般本地人。

    “圣女?难道是巫小蛮?”

    夏流接过那张请柬,在心里思笃了一句。

    而后,将请柬打开,发现还真是巫小蛮的请柬。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