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乡村极品妖孽 第1163章 默契间,楚家覆

时间:2020-03-14作者:君流香N

    当楚紫妍跟随着爷爷楚鼎华,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便见夏流和楚清雅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夏霸王归来,老朽有失远迎,实在是有罪!”

    楚鼎华带着楚紫妍和楚天德,露出了一张满是笑容的老脸,朝着夏流迎了上去道。

    夏流扫了一眼走到面前的楚鼎华,嘴角扬起淡淡一笑,“你这个老头,的确是有罪,你等都往议事厅来!”

    楚鼎华听到夏流这话,心中微微一怔,没想到夏流会顺着口风说他有罪。

    刚才他那话不过是客套试探夏流而已。

    不过,夏流没有给楚鼎华开口的时间,话语落下后,已经昂首阔步地往议事厅那边走去。

    楚清雅等人见状,也紧跟夏流身后走向前面的议事厅那边。

    “华叔,夏霸王他好像对你心有怒气。”

    楚天德走到楚鼎华的面前,低声地说了一声,看了看往议事厅那边走去的夏流,“咱们……要不要采取些措施?”

    “你在跟我爷爷说什么?”

    楚紫妍也走了过来,听到楚天德对楚鼎华说的话,美目瞪了楚天德一眼,而后看向楚鼎华,劝说道:“爷爷,你不要再做出什么事情来,现在还有回旋的余地。”

    “放心,爷爷有分寸,不会重蹈之前楚家的覆辙,眼下这偌大的楚家,还需要爷爷来撑着。”

    楚鼎华伸手拍了一下楚紫妍的肩膀,“紫妍,要是你是男儿身,那爷爷就没有顾虑了,可惜啊可惜……”

    “爷爷,我……”

    楚紫妍听到楚鼎华的话,俏脸上略显几分愧疚之色。

    楚鼎华这一脉的年轻小辈中都没有什么出色的小辈,也只有楚紫妍还能上得了些台面,只可惜楚紫妍是一个女儿身。

    “走吧,进去看看夏霸王对臧千重等事情是如何定夺。”

    楚鼎华叹了一口气,转身也往议事厅那边走去。

    楚鼎华他人老成精,隐忍多年,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自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

    议事厅内,诸人入座,各怀心思。

    夏流坐在主位之上,下首两侧坐着楚鼎华和楚天忠,其他人员都坐在各自合适的位置上。

    唯有楚清雅例外,被夏流拉着坐在一起,同坐主位之上。

    本来楚清雅有些不太好意思跟夏流一起坐主位上的。

    毕竟,在下首坐着的楚家众人,几乎都是她的长辈。

    不过有夏流在,楚清雅最后还是听从夏流。

    显然已是有了夫唱妇随的意思。

    “我不在楚家这些日子里,听说发生了不少事情,多亏诸位众志成城,所幸一切无碍!”

    夏流扫了坐在议事厅内十来个楚家人,开口淡淡道。

    说着,夏流还抬手,抱拳,对着在座诸人,“在此,我得多谢在座各位!”

    只是听到夏流这话,不少楚家人心里惶恐不安起来。

    特别是他们都听不出夏流的声音里,让人听不出丝毫喜怒。

    其实,在臧千重出现之前,楚家上下都是对夏流唯马首是瞻。

    可在臧千重出现后,情况就出现了变化,尤其是在得知臧千重是来向夏流寻仇后,楚家里已经有人开始有意无意疏远楚清雅一家。

    在楚清雅住院这几天里,楚家上下只有极少数几个人前往医院看望守护,其他大部分人都选择观望,或者是在抛弃楚清雅一家。

    就连楚鼎华在内,也不例外,甚至私底下还吩咐人,做好另一番打算。

    毕竟,楚家上下绝大部分人都觉得,当夏流听到臧千重再踏华夏大地,来向他寻仇后,夏流肯定会不敢返回楚家,肯定会有多远跑多远。

    然而,让楚家上下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夏流回来了。

    光明正大地回来。

    雄赳赳气壮壮地回来。

    带着要斩杀臧千重于太湖之上的消息回来。

    因此。

    当听到夏流却对他们说出如此客气的话语,他们能不感到惶恐不安?

    要知道臧千重扛鼎进入楚家,扬言找夏流寻仇,趁势大展神威的时候,他们这些楚家上下人等,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

    整个楚家上下,只有楚清雅父女俩,敢站出来直面臧千重的怒火。

    要知道在看到楚清雅被臧千重亲手种下一道千云寒劲的时候,他们这些楚家人,也全都吓得浑身发抖,无一人站出来。

    对于他们自己这些举止和行为,楚家大部分人都感到羞愧无比,无地自容,哪里能承受得起夏流的多谢两个字。

    因此。

    当当听到夏流却对他们说出如此客气的话语,他们能不感到惶恐不安?

    坐在右下首的楚鼎华,已经将楚家诸人的神色,全都看在了眼里。

    的确,在这件事上,楚家做得亏理了。

    不过,楚鼎华见夏流没有第一时间来问罪,也没有主动认罪,决定继续装傻。

    “夏霸王言重了,都是承蒙夏霸王的余威,方能保我楚家无忧,虽有宵小之辈作怪,但皆是瓦砾,不堪一击!我楚家对夏霸王的忠心,日月可鉴,百死不悔!”

    只见楚鼎华站了起来,代表楚家上下人等,向夏流表露心志道。

    楚鼎华人老成精,知道夏流在对楚家上下先礼后兵,但他还是选择装糊涂。

    毕竟这件事若是说出来,他不仅要面对夏流的怒火,还要面对楚家上下的唾弃。

    眼下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装糊涂,只是承受夏流的怒火。

    楚鼎华活了一大把年纪,装起糊涂起来,就跟玩儿似的。

    可惜,夏流不想跟他玩。

    “好,好一个日月可鉴,百死不悔!”

    夏流听完楚鼎华的话,接了一句,声音骤然抬高了起来,目光落向楚鼎华。

    “楚老,除了这句话外,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来跟我说?”

    夏流的双目平静如水,声音依旧听不出半点喜怒之色。

    而在夏流这话落下,议事厅里众人的目光也都望向了楚鼎华。

    他们中很多人都听不明白夏流和楚鼎华是在说什么。。

    “老朽没有什么话要说,要是这段时间里,老朽有什么事做得不对,便请夏霸王治罪!”

    面对夏流的问话,以及其他人的目光,楚鼎华摇了摇头,身躯略有佝偻,就如同是一个充满慈祥的老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