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28章 校霸是个小公主(4)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车里空间不算狭窄,两人隔着一小段距离。

    秦酒看沈砚的伤口还在冒着血珠,红肿得厉害,觉得有些碍眼。

    她在书包里翻了翻,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帕给他擦了擦,末了还给他绑好,打了个蝴蝶结。

    少女靠得很近,沈砚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草莓棒棒糖的味道。

    秦酒抬头看了他一眼,确认过眼神,这男人有点闷骚,嘴上不说,身体却诚实得很。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从车上下来。

    少年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家医院,h市最好的医院——星河医院,秦氏旗下的医疗产业之一。

    路上的时候,钟叔电话就已经打到了医院。

    秦酒带沈砚到达医院的时候,赵医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赵医生是星河医院医术最高超的外科医生,秦父花了大价钱从别的医院挖来的。

    赵医生看见他们,直接迎了上去:“小姐,您哪里受伤了?”

    秦酒指着沈砚,“唔~不是我,我同桌手心磨破了皮,你帮他看一下。”

    破了皮?

    赵医生嘴角一抽,也没说什么,直接把他们带到了vip病房。

    拿过医药箱,先用棉签沾着消毒酒精给沈砚的伤口消毒,再用纱布包起来。

    “赵医生,顺便给他做个全身检查,看看身体还有没有其他伤口。”秦酒缓声道。

    “我不要。”沈砚抗拒做全身检查,坐在病床上双手抱着膝盖,双肩在颤抖。

    “乖,不检查怎么知道身体哪里有问题?”秦酒难得轻声细语温柔地对他说话。

    十分钟后,病房房门被打开,赵医生从里面出来。

    赵医生语气沉重:“小姐,你同学的情况很糟糕。”

    秦酒皱眉:“他什么情况?”

    赵医生冷静地分析,然后说道:“那孩子上半身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有刀伤,也有烫伤,还有些地方好像是用钝器敲出来的淤青。”

    “除此之外,他严重营养不良,还患有神经衰弱和失眠症,如果不好好调理的话,可能……活不长。”

    赵医生一边说,一边看秦酒的脸色。

    其实心里一直在发怵,生怕自己说错话被关小黑屋。

    看这情况,小姐似乎很在乎这个少年。

    秦酒越听越生气,眼中闪过一丝噬血的光芒。

    她深吸一口气,克制住情绪,说道:“赵医生,按医院最好的标准的来治,我想要他长命百岁。”

    “是,小姐。”

    -

    秦酒走到医院的楼梯口,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小姐。”冷冰冰的语音传来,一听就是一个木有感情的冷酷男人。

    电话那头是保镖阿辉,是秦母害怕女儿遇到危险,从部队里调来保护秦酒的。

    “阿辉,帮我找一个人,沈翔,一个嗜赌如命的酒鬼,派人教训他一顿,越惨越好,最好让他近期都没办法回家。”

    她会让那人活着赎罪。

    伤了沈砚,想死都没那么容易。

    秦酒觉得还是大佬身份好用,凡事不用亲力亲为,吩咐下去就有人帮你解决。

    “小六子,这次的身份不错,我很满意。”

    系统996红着脸:

    -

    沈砚穿着病号服斜靠在病床上,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宽大的病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显得人更加清瘦。

    他其实长得很好看,只是平时有些阴沉,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精致的眉眼,让人难以看清他真正的容貌。

    秦酒打完电话就过来找沈砚,想问他要不要请假住院几天调理一下身体。

    推开病房门口,沈砚刚抬起头,就和秦酒的视线在半空中相撞。

    他那双眼睛仿佛盛了星河,摄人心魄。

    随随便便一个目光,就看得人腿发软。

    还好秦酒见惯了他的盛世美颜。

    “沈砚,你身上的伤还疼吗?”

    “这些小伤不过几天就会好,多谢秦同学带我来医院,不知道医药费多少呢?我会尽快还给你的。”沈砚礼貌而疏离地问。

    身上的伤容易愈合,心里的伤才是最难医治的。

    秦酒发现沈砚又躲回了他的乌龟壳里。

    她也不急,反正来日方长,沈砚你逃得掉吗?

    “不用跟我那么客气,以后还要麻烦你承包我以后的作业,就用医药费顶上吧。”

    反正你也还不起,还是卖身吧。

    卖身写作业。

    沈砚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秦同学,作业最好还是要自己写。”

    秦酒想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我都好几年没认真学习了,哪里会写。”

    沈砚思考了一下,“那以后我教你?”

    秦酒也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转移了话题。

    反正写作业是不可能写作业的,纯粹因为懒。

    “你身体很不好,要不要住院几天?”

    “秦同学,还有三个月就要高考了,我想抓紧时间学习,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清楚你的大头鬼,都要做短命鬼了……

    秦酒凶巴巴地警告:“那我让赵医生开点药,给你调理身体,你在这等着,待会送你回家,不许跑。”

    “跑就打你,你也清楚我的身手,怕是真的要住院。”

    沈砚听到这话,还真的不敢跑了,乖乖等在原地。

    -

    这一边,秦酒把沈砚送回家。

    沈砚低着头一步一步踏着老旧的楼梯上楼,楼道里忽明忽暗,所谓的家,不过是禁锢他的牢笼。

    打开家门,沈砚把手里拿着的医药袋子藏进自己房间的柜子里。

    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补品,看起来很贵重的样子。

    他屋里屋外转了一圈,确定他父亲沈翔不在家,才松了口气,放下书包,开始写作业。

    翻开秦酒的练习册,上面干干净净的,连一个名字都没写。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一低头,才发现练习册上空白一片,他居然一道题都没写完。

    心也静不下来,他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他放下笔,拿起手机解开锁,点开安阳高中贴吧,偷偷把秦酒的那张照片存了起来。

    遍体鳞伤的他渴望一束光,当真的有一缕光照在他的身上,他既害怕排斥,又渴望靠近。

    “秦酒,人总是贪心的,只要得到一点温暖,会想要的更多,而我赌不起。”

    拿出糖果罐子,剥开一颗糖,放到嘴里,继续写作业。

    接近凌晨十二点,他写完了两人的作业,爬上床盖上被子。

    这一晚,是他睡得最踏实的一次,意外的没有失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