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40章 校霸是个小公主(16)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阿酒,你的父母对我真好。”

    “将来也是你的父母。”

    夜风吹起少女的长发,皎洁的月光柔和了她的眉眼,淡去了周身冷冽的气质。

    沈砚悄悄牵起她的手,两人亲昵而甜蜜。

    秦酒话题一转,“沈砚,那个人醒了?你要去见他吗?”

    沈砚愣了一下,回道:“这个周末去见他一面吧,考试前我想做个了断。”

    秦酒紧紧抓着他的手,“如果你不想看到他,我可以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沈砚顺势把她搂进怀里,喃喃道:“阿酒你对我真好。”

    少年低着头,看着怀里的少女,感受着属于她的温度和气息,心里最深处最冷硬的地方,忽然就变得柔软起来。

    阿酒,你是我的软肋亦是我的铠甲。

    -

    医院病房。

    这是秦酒第一次见到保镖阿辉,男人身材魁梧,面容冷峻,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几名黑衣保镖在门外守着,见到秦酒纷纷鞠了个躬,恭恭敬敬道:“小姐。”

    秦酒点点头,“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她牵着少年的手,站在病房门前。

    少年黝黑深邃的双眼紧紧盯着病房门口,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沈翔虽然住的是高级病房,但似乎过得并不好。

    男人下巴上长出了一层黝黑的胡茬,颧骨突出,眼窝深陷,脸色乌青,气游若丝。

    少年语气淡淡,叫了一声“爸爸。”

    男人见到沈砚,直接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就往他身上摔,“你这小兔崽子还敢来!看我不打死你。”

    秦酒把少年往后一拉,躲开了杯子,杯子砸到地上,碎裂开来。

    沈砚语气冰冷:“爸爸,我以为你真心忏悔了,没想到你一点都没变。”

    沈父气得不行,“老子还用你来说教?!我是你老子,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沈砚这才明白视频里的沈父,估计是被威胁才说出那番话。

    他不该对沈父抱有期望。

    秦酒看着沈父,仿佛在看死人一般:“阿辉,既然他身上的伤治好了,该治一治心理疾病了,市郊的那家精神病院就不错。”

    这句话决定了沈父接下来的命运。

    “是,小姐。”

    几个保镖上前摁住沈父,让他无法动弹。

    一股寒意从沈父的背脊蔓延开来,他拼命挣扎,“住手!你们干什么!我没病!我不去!”

    “放开我!”

    沈父知道慌了,开始求饶:“沈砚,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快救救我!我不要去精神病院!”

    而少年的眼里,只有无尽的冰冷和漠然。

    -

    沈父被保镖带走后,秦酒把沈砚压倒在另一张干净的病床上。

    少女凑近他,温热的鼻息扑洒在他的脖颈上,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让人误会的话,“沈砚,现在我要开始检查你的身体哦!”

    沈砚脸红得滴血,“什、什么?!”

    秦酒扑在他肩头轻笑道:“逗你的~我让赵医生给你复查,看看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有没有好好吃我给你的补品~”

    简直犯规!又是这样勾人的尾音。

    病房里,气温升高,弥漫着旖旎的气息。

    沈砚轻轻推开她,抬脚跑了。

    见他落荒而逃,秦酒双手插兜跟上他的脚步,姿态慵懒,带着淡淡的愉悦……

    病房门口。

    赵医生拿着检查报告,一边做汇报:“小姐,沈砚恢复得不错,身体营养已经跟上了,睡眠质量也变好了。”

    “嗯,再开点后续的补品。”

    听到赵医生的话,秦酒心中稍微放心了一些。

    养好了才可以……

    系统偷笑:

    秦酒难得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咳咳,怎么会……”

    系统一脸了然的样子: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

    巧的是秦酒在医院碰到了纪烟烟。

    纪烟烟戴着口罩,在妇科区域排队。

    秦酒能够认出她,全靠她那独特的小白莲气质。

    秦酒有些好奇,悄悄站在病房门口,偷听她和医生的谈话。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医生抬起头。

    “我月事晚了一个星期还没来,现在感觉有点头晕恶心。”纪烟烟如实回答道。

    医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我帮你检查一下。”

    “好。”

    检查的结果让纪烟烟震惊:她竟然怀孕了!

    她的月事晚了一个多星期,她只当是学习压力太大,内分泌紊乱,压根就没往怀孕上想。

    她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假象,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这孩子能要吗?她该怎么办?她甚至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纪烟烟颓败地坐在医院过道的椅子上,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彻底慌了神。

    秦酒在纪烟烟出了病房后就悄悄离开了。

    她心里琢磨着:我也没想拆cp啊,cp糊了也就算了,还有了孩子这可怎么办?

    真的不管我的事啊!

    -

    精神病院里,沈父被关进一个黑暗的小房间。

    他害怕这样阴森恐怖的地方,害怕听到隔壁的病人一发病起来就鬼吼鬼叫。

    他终于知道了叫做生不如死。

    他每天都会被注射镇定的药物,甚至是电疗。

    他被绑在病床上,身上被贴满了电极片。

    电流,从机器里不断传出。

    他经常疼得发疯。

    即便他解释自己是正常人,也没有人相信他。

    因为秦酒的“嘱咐”,精神病院里的人放任他腿部的伤势渐渐恶化。

    最后,他只能扶着墙迈步,无法正常行走。

    在这里,除了医护人员,其他的都是精神病患者。

    一些患者精神不太正常,还有暴力倾向,面对沈父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更是为所欲为,动不动就对他拳打脚踢。

    好在病院的医护人员每每来得及时,将他们分开,他才没有被打死。

    日子久了,他的精神也开始有些问题。

    时而恍惚,时而又哭又笑,时而狂躁不安,虽然大多数还是清醒的,但精神上还是备受折磨。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人安排好的,这是那女人给自己的惩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