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45章 校霸是个小公主(21)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民政局门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内。

    沈砚手里拿着红色小本本,眼底都是笑意。

    “阿酒,我们终于是合法夫妻了。”

    “恭喜你,娶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女人。”

    秦酒姿态优雅地撩了撩长发,语气散漫又带着兴味。

    沈砚忍不住嘴角上扬,阿酒自恋的样子意外的可爱。

    他从车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白色丝绒质地的小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对结婚对戒。

    “其实这一对戒指两年前就订做好了。”

    “这是我用公司挣的第一桶金拿来订做的结婚戒指。”

    “沈砚,给我戴上吧。”秦酒觉得自己的心猛然悸动了一下,她主动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沈砚将钻戒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阿酒……”沈砚突然低低叫了她一声。

    秦酒怔了瞬,迷惑抬头。

    沈砚趁她抬头的那一瞬间,在她嘴角轻嘬了一口。

    -

    秦酒给白浩宇打电话,邀请他来参加她和沈砚的婚礼。

    而且她心里还有一些想法,需要和他确认一些事情。

    拨通电话,白浩宇温润的嗓音传来,“喂,小酒。”

    秦酒嗓音清冷:“白浩宇,我要结婚了。”

    白浩宇心里有些酸酸的:“小酒,你要幸福。”

    “白浩宇,当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说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你在我快要失去希望的时候拯救了我。”

    “看起来浑身带刺,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

    “还记得那时候你最喜欢的打扮吗?哈哈,绝对是你的黑历史,烟熏妆,破洞牛仔裤,对了,还有耳朵上戴着七八个耳钉。”

    “看到你凶神恶煞的样子,别人躲你都来不及,我倒是觉得你意外的可爱。”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挂了电话,秦酒微怔,过了良久,她问道:“小六子,可以让白浩宇回到前世原主还在的时候吗?”

    “爱而不得,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偶尔当当红娘的感觉也不错。”

    来到下位面,她似乎越来越能够理解当初苏衍对她的感情了。

    执念太深,得不到,会疯掉。

    -

    结婚之日,轰动全国,婚礼排场盛大,场地空前奢华浪漫。

    婚车清一色千万级以上绝版豪车。

    婚礼现场。

    身穿伴郎服的白浩宇走到沈砚面前,没好气地道:“沈砚,你是不是故意请我来当伴郎,好看着你和秦酒幸福,断了我的念想?”

    沈砚整了整自己的袖口,嘴角微微一勾,“是啊。”

    白浩宇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行,他要成为场上最靓的崽,抢新郎的风头。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摆了一个最帅气的姿势,跟着沈砚一起迎接宾客。

    胖子在一旁看着无语:老大平时挺精明的一个人,在沈砚面前总觉得智商不够用……

    婚礼伴乐响起。

    秦酒挽着秦父的胳膊,穿着一身洁白婚纱,裙摆很大很大,上面镶嵌着细钻,高贵奢华。

    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美得不可方物,让人移不开眼。

    秦父把秦酒的手交到沈砚手中。

    转过身,他的眼角有些红。

    秦母在旁边安慰:“小砚不错,以后会照顾好小酒的。”

    沈砚握住秦酒的手,对着秦父秦母郑重地说道:“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护着她。”

    不知谁在下面喊了一声:“新郎新娘,亲一个!”

    “对,亲一个!亲一个!”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沈砚俯身在她嘴角轻轻落下一吻。

    -

    新房里。

    沈砚在宴席上被灌了很多酒,有点微醺之意。

    秦酒走出卧室便看到沈砚醉意迷离的样子。

    秦酒扶他到床上休息,沈砚借着醉意将她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两个人仿佛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修长的手指撩起她散落的黑发,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在耳际响起,“阿酒,”

    “嗯?”她的轻哼带着蛊惑的意味。

    男人黝黑深邃的眸子深情地看着她,俯身亲吻着她的唇瓣。

    ……

    -

    婚后生活甜甜蜜蜜,沈砚的黑化值早已清零。

    两人一开始就和秦父秦母挑明了他俩没打算生孩子。

    考虑到偌大的家业将来无人继承,只能让秦父秦母继续造人。

    沈砚和秦酒结婚的第二年,秦酒迎来了他的弟弟。

    不知道是不是受姐姐影响,小小年纪就成了学校的校霸,横行霸道,蔫坏蔫坏的那种。

    不过因为脸长得好看,在学校里还是有很多小迷妹追着他跑。

    秦止还是个姐控,日常和沈砚争宠。

    爸妈的话可以不听,姐姐的话不敢不从。

    真要不听姐姐的话,她动起手来,可不管你是不是她弟。

    -

    幼儿园门口。

    一位穿着特制小号黑色西装的小奶娃从门口走出来,身后背着一个小书包。

    一辆车停在学校门前,是他熟悉的车牌号,他蹭蹭蹭地跑过去,刚打开车门,小脸顿时垮下来。

    “怎么是你来接我?”秦止一脸嫌弃地看着沈砚。

    “她睡着了,要休息,没空接你。”沈砚不咸不淡地回了句。

    “哼,你就是故意不让我姐来接我的,你这连她弟弟醋也要吃的臭男人。”秦止气鼓鼓地说道。

    沈砚轻笑:“秦止小朋友,既然你知道,以后就少粘着她,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小大人了。”

    “我是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我要给我姐姐告状。”说着就要拿起手机,打给秦酒。

    沈砚不为所动,他可是知道秦酒的起床气有多可怕。

    车里两人大眼瞪小眼。

    秦止又耸耸地收回手机,要是他姐真的在休息,打扰她休息怕是小命不保。

    秦止严肃地板着一张脸:“开车。”

    “秦止小朋友,你不会叫人吗?”

    “亲爱的姐夫,请开车,我要回家。”弱弱的奶音传来。

    -

    秦酒在这个位面的待了很长时间,直到沈砚去世,她才离开这个世界。

    病房里,白发苍苍的沈砚握着她的手,缓慢的闭上了眼睛:“阿酒,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秦酒回握住他的手,抽离了自己的灵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