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52章 替身女皇太霸气(5)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秦酒回宫找秦晚宁算账的时候,秦晚宁正在和卫胥翻云覆雨。

    “小六子,把我空间珍藏的痒痒粉拿出来。”

    痒痒粉药效极强,那可是连神仙都受不了的药粉,只要沾上一点,抓破皮都不能止痒。

    秦酒出品,药效翻倍。

    既然秦晚宁偏要来找茬,她不送点给秦晚宁,都觉得对不起她。

    秦酒偷偷靠近他俩的床铺,小手一抖,很快,痒痒粉顺着风全都洒在两人身上。

    不过一会儿,痒痒粉的威力便产生了。

    两人正到关键处,卫胥瞬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开始手舞足蹈的抓痒痒,嘴里还咒骂着:“该死的!怎么会这么痒。”

    秦晚宁也一把推开他,凄厉尖叫:“我也好痒啊!”

    那痒痒的感觉一瞬间在两人的身上爆发开来了,仿佛有无数的虫蚁在皮肤下啃咬,两人在身上抓出一道道红痕。

    那痛苦的表情还有挠痒痒的动作,让秦酒看的都头皮发麻。

    系统突然发现,宿主很喜欢暗戳戳的搞事情。

    “没有解药,他俩能痒死。”

    秦酒走后,两人直接翻到地上打滚,一边挠一边说:“好痒啊!”

    他们越是挠,便觉得越痒,不挠便又有些忍不住。

    “来人啊,快点传太医。”

    -

    第二天上早朝。

    秦酒直接宣布迎娶将军府的四女儿玄瑾做皇夫,震惊朝野。

    这道圣旨砸得朝臣一脸懵逼。

    女皇好好的怎么就喜欢女人了呢,后宫豢养了那么多男宠,最后挑了一个女人做皇夫。

    秦晚宁和卫胥因为痒痒粉的缘故,还躺在床上静养,自然错过了这件大事。

    大臣全部跪在金銮殿外,请秦酒收回成命。

    “陛下什么意思,真的要娶一个女人当皇夫吗?”

    “陛下,请收回成命!”

    “陛下,三思啊……”

    不管朝臣怎么反对,秦酒都坚持要娶玄瑾。

    活脱脱的像一个被狐狸精迷惑的昏君。

    -

    京城,婚礼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婚期很赶,从筹备婚礼到迎娶只花了五天时间。

    虽然仓促了些,婚礼依旧十分盛大。

    成亲这天,热闹非凡,喧鼓锣天。

    玄瑾上了花轿,花轿被轻轻抬起,迎亲队伍离开醉花楼,朝皇宫前进。

    十里红妆,街上百姓们瞩目看过去那长长的一条迎亲队伍,满是惊叹。

    未央宫。

    玄瑾坐在大床上,如坐针毡,一把掀起盖头。

    他看到床边有一个白色小瓷瓶,鬼使神差地拿起来看了看,还将药丸放在鼻子闻了闻。

    没过多久,玄瑾脸颊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呼吸急促,他立即就意识到刚才那瓶是什么药。

    玄瑾感觉自己的体内就好像是藏了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一般,浑身燥热。

    身体像火烧似的,衣衫已经被他扯得凌乱不堪,露出白皙的肌肤。

    秦酒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男人衣衫半露,透着万种风情。

    “陛下,你先出去。”?玄瑾低沉暗哑的声音传来,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哦。”

    玄瑾听到身后的门“哐”地一声关上,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的身份不能暴露,他不敢确定如果秦酒知道了他男子的身份,会做出什么事情。

    过了半个时辰,秦酒纠结了一番,她还是推开房门,轻轻地走了进去。

    只见玄瑾趴在床上,蒙头在被子里,出了一身的汗,一动不动的。

    秦酒把他翻过来,“玄瑾,你要不要紧?”

    玄瑾紧闭双眸,没有说话,空气像是死一般的冷寂。

    “玄瑾?”

    玄瑾此时晕晕乎乎的,根本听不见秦酒在说什么。

    秦酒用自己冰冰凉凉的小手触碰了一下玄瑾额头。

    玄瑾一把扯过少女,将她狠狠地压在了身下,胡乱地凑上去亲吻,撕扯她的衣裳。

    男人的吻毫无技巧可言,亲得磕磕绊绊的,愣是亲破了嘴皮。

    秦酒见他一副不清醒的样子,怕他事后反悔,一个手刀把他劈晕了。

    -

    翌日。

    玄瑾悠悠转醒,扭头看到一旁少女精致的侧颜,差点儿就从床上摔下来,幸亏被秦酒眼疾手快的拉了回去。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那一套喜服,顿时松了一口气。

    应该没有被识破男子身份吧?

    秦酒挑了挑眉道:“怕我吃了你?昨晚明明是你主动的。”

    玄瑾看到她破了皮的嘴角,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那是因为你床头瓷瓶里的药……”

    秦酒一本正经道:“去花楼的时候魏时雨给的。”

    “你没事好奇打开干什么?”

    潜台词就是跟我没关系。

    玄瑾:“……”我怀疑你是故意放在床边的。

    玄瑾撇过头,闷闷地说道:“你以后想要临幸谁,就找别的侍君,你是一国之君,迟早要诞下子嗣。”

    “宫里那些,都是秦晚宁招进来的,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我的身体,怀不了孕的,我只会有你一个皇夫。”

    玄瑾有些心疼:“怎么会?”

    秦酒不在意地说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一生一世一双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他也只在他母亲和父亲身上见过。

    秦酒能对他说这样的话,让他有一种意料之外的幻梦感。

    心里却也忍不住产生了一丝隐隐的期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