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61章 替身女皇太霸气(14)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晚上,宫里特意准备了庆功宴。

    皇宫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官员们纷纷入宫,开启了晚宴的序幕。

    众臣落座,交头接耳。

    几个女土匪根据军功混成了不小的军官,如今已改邪归正,加入了凤栖国军队,立志要保家卫国。

    重点是参军福利好,有银有权有美男。

    有位大臣就坐在她们旁边,闲得无聊,八卦起来:“听说你们几个是被女皇抓去打仗的?”

    几个土匪面不改色,侃侃而谈:“话说那一日,女皇经过我们那穷乡僻野的地方,一眼就看出我们骨骼清奇,天赋异禀,是保家卫国的好苗子,就把我们抓去了战场……”

    “真的?”

    “那当然。”她们当然是屈服在秦酒的淫威之下。

    不过说出来太掉面子!

    -

    前排坐的都是朝廷重臣,日常关心女皇的大事。

    “你们说玄瑾真的是男人?”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陛下让他扮回男人,那肯定是真的!”

    “我还听说女皇陛下在战场上捡回一个女婴,要立为太女!”

    “那岂不是断了皇室血脉!万万不可啊!”

    就在这时,秦酒牵着小团子和玄瑾在众臣们恭敬的眼神中入座。

    小团子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灵动可爱,仿佛缩小版的女皇。

    秦酒没说废话,直奔主题:“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这孩子的来历,朕就不多说了,今日朕要立秦倾语为凤栖国太女,各位应当没意见吧?”

    “陛下……老臣有意见……”

    魏宰相此时又是第一个出来作妖的。

    而秦酒假装没听见,压根没搭理她:“既然众臣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

    “老臣……”

    只见秦倾语张嘴咿咿呀呀叫了几声,然后开心的笑起来,鞠了个躬表示感谢。

    众大臣:“……”

    这丫头莫不是成精了不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一笑,总感觉空气都是甜的……

    秦酒手指在案桌上轻轻敲着:“还有,朕的凤君其实是个男子。”

    大臣们纷纷看向玄瑾,无可挑剔的五官,完美的身材,比他大哥玄礼毫不逊色。

    更加难得的是其一身矜贵的气质,金玉其外,内在光华,确实有凤君风范。

    秦酒雷厉风行的一连丢下好几个炸弹,丝毫不给人思考的时间。

    轰的一下众人脑海中一阵嗡鸣,感觉脑袋一阵空白,瞬间懵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

    秦酒做事向来简单粗暴。

    有意见的就打一顿,一顿不行就打到服为止。

    虽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可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玄瑾也是一脸震惊,没想到她就这么宣布了。

    -

    秦倾语年纪还小时刻需要人看着,露了个脸就让琉璃抱下去了。

    就在此时,宫女鱼贯而入,摆上一道道美味佳肴。

    桌子中间摆着一碟油光锃亮的红烧狮子头,独它最显眼,配上翠绿青菜掩映,光看就引动食欲。

    玄瑾当下笑了,取了银筷,夹了一个小丸子递到秦酒面前:“陛下,这个看着味道极好,你尝尝。”

    秦酒就着玄瑾的手,任由他把那小丸子喂入口中。

    殊不知,在文武百官眼中,这两人就是在当众秀恩爱啊!

    偏偏,对方犹不自知!

    心中受到一万点暴击!

    被喂了一把狗粮!吃撑了!

    按道理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有伤风化,但是却没一个敢说出来。

    -

    秦酒再次见到卫胥,是在宫宴上,因为没来得及遣散后宫,作为后宫侍君之一,他也可以来参加宫宴。

    不过那些侍君都很识趣,没敢往秦酒面前凑,毕竟宠幸他们的是秦晚宁,而不是眼前的女皇陛下。

    卫胥瞧着两人这般旁若无人的亲近举动,他内心升起一丝嫉妒,他的眸光渐深,握紧了袖中的拳头。

    那日他不知中了什么毒,现在只能每天吃解毒丸压制住毒性,却无法根除,他甚至怀疑秦酒在糕点里加了其他的毒药。

    -

    天牢。

    秦晚宁披头散发蜷缩在墙角,手脚都被铁链拷着,身上全是血痕。

    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但是又不像是梦,像是亲身体验过一般。

    梦里的她是凤栖国女皇,坐拥三千美男,秦酒和玄瑾在那次刺杀中两人都死了。

    而她,一直都是凤栖国最尊贵的女皇。

    迷迷糊糊中,她察觉有人进了牢房。

    “秦晚宁,”少年托着下巴,嫣红的唇瓣轻启:“我来报仇了。”

    秦晚宁听到了声音,抬起了头来,露出了脏兮兮的脸。

    那脸上有着许多的黑色污垢,看起来,很久都没有梳洗过了。

    秦晚宁怨毒的瞪着勾着坏笑的少年:“为什么不早动手?你应该有很多机会吧?”

    “我不想让她看到我手染血腥的样子。”少年很诚实,眼前寒光乍现,那锋利的刀刃离她脖颈只差分毫。

    这一刀下去,估计得……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秦晚宁开始慌了。

    少年眸色冰冷的望着她,出口的话,犹如千年寒潭里冰封三尺的刃,凉到没有一丝温度,“你屠我满门,我只杀你一人。”

    “你这样的人,应该要去十八层地狱吧。”

    “求求你,饶了我吧。”秦晚宁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饶了你?”少年如同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止不住的冷笑,“你能让我将军府的人活过来,我就饶了你。”

    噗嗤——

    刀刃捅进了血肉之中,鲜血飞溅在牢门的栏杆上。

    少年踏出牢门,整个天牢寂静无声。

    -

    未央宫。

    秦酒倚靠在门前,皎洁的月光笼罩着她,泛着柔和的光。

    玄瑾朝她走去,在她脸上各亲了一口。

    两人靠得极近,秦酒在他身上闻到了似有若无的血腥味。

    淡淡的,不强烈。

    但仔细嗅了嗅,还是能够嗅得出来。

    他刚才去哪了?

    秦酒打量着他,问道:“你身上有血腥味?哪受伤了?”

    玄瑾摊开手心,上面被划了一道口子。

    秦酒眸子顿时一眯,“手怎么受伤了?”

    “练剑不小心被划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