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63章 替身女皇太霸气(16)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御书房。

    “陛下,大事不好了!”琉璃大叫着从殿外慌慌张张跑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

    琉璃喘口气,仓皇失措的道:“凤君中毒,昏迷不醒!”

    “什么!”秦酒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问道,“严重吗?召太医了吗?”

    这后宫还有谁敢对他动手?怎么会中毒?

    秦酒赶到未央宫的时候,太医已经到了好几个,正在轮流给玄瑾诊治。

    秦酒走到床前,只见玄瑾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她都要怀疑他已经死了。

    玄瑾突然眉头紧皱,额头上还冒出丝丝冷汗,手掌紧紧的抓住被子,咬着下唇,似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他咳嗽了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他的脸上本来就没有了多少血色,这口血一吐,顿时变成了白惨惨的死人脸。

    秦酒坐下握住玄瑾的手腕,嗓音淡淡的问:“怎么回事?”

    几个太医轮流诊了脉,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说道:“回陛下……凤君所中之毒,非同寻常,中的不是普通的毒,而是‘苗疆的蛊毒’,而且还是最歹毒的一种蛊毒,叫做‘五毒噬心蛊’!”

    秦酒眼眸微垂,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绪,语气听不出喜怒:“可有法子解这个蛊毒?”

    蛊毒不同一般的毒,她空间里的丹药也没办法解蛊毒。

    太医拼命地抹着额间的虚汗:“据医书记载,此毒无解。”

    “凤君……恐怕……挨不过……今晚……”太医吞吞吐吐,断断续续的说完一句,扑通一下叩首在地。

    秦酒那双冷若冰霜的眸子扫过众人,问道:“凤君为何会中毒?”

    “是卫侍君给凤君下的蛊毒。”宫女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禀告道。

    卫胥?

    “把卫胥给朕押上来。”秦酒冷声下令。

    -

    秦酒沉默的坐在玄瑾身边,周身散发摄人的寒气。

    侍卫将卫胥押了上来。

    卫胥被推倒在地上,一身狼狈。

    “怎么解毒?”秦酒看着卫胥的眼里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意。

    “他中的蛊毒,没有解药,只能把毒虫转嫁到其他人身上。”卫胥神色癫狂,眉目之间参杂着一抹得意的笑。

    秦酒蹙眉:“随便什么人都可以?”

    “不是!这个人需要足够爱他,而且被他深爱才行。”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他才不信,秦酒和玄瑾之间是真爱。

    “所以,陛下你要牺牲自己去救他吗?”卫胥讥讽道。

    秦酒不屑地看着他:“我做什么决定和你有什么关系。”

    “若他死了,你便第一个下去给他陪葬。

    秦酒挥了挥衣袖,一股晦涩难闻的味道飘入他的鼻尖。

    这是让卫胥体内毒素发作的药引子。

    “噗——”

    卫胥像是遇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那双眼睛充满了惶恐与畏惧,捂住胸口狂呕血,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先把他押下去关起来。”秦酒皱了皱眉着命令道。

    -

    “小六子,卫胥说的是真的?用这法子可以救他?”

    “这具身体本来就活不长啊,而且一个小虫子而已,我能控制得住。”秦酒很是霸气地挥了挥手。

    系统996抹了抹眼泪:嘤嘤嘤,好想哭,宿主大人你就赶快承认你爱惨了反派吧!

    秦酒将其他多余的人请出大殿之后,把玄瑾从床上扶起来。

    少女扎破手指头,轻轻在玄瑾手上划了一个伤口,将手指放在伤口边,准备将它引出来。

    少女鲜血的气味对蛊虫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条色若朱砂的小虫爬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了少女的手指,紧接着那道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

    终于是结束了,还好自己神识强大,可以控制住这蛊虫,不然会像玄瑾一样被蛊虫给侵蚀。

    这具身体的情况……

    算了……

    不告诉他便是了,不然小妖精又要闹。

    正想给他盖上被子休息,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太过摄人心魄,刹那间,连万物都成为了他的陪衬。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秦酒扶起他。

    玄瑾有些神志不清,靠在秦酒怀里,语气虚弱:“陛下,我,怎么了?”

    “中了蛊毒,已经解了。”秦酒云淡风轻地回答道。

    “这蛊厉害得很,要不是我厉害,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少女那小模样要多骄傲就有多么地骄傲。

    他伸手牢牢的抱住少女,在少女疑惑的目光下,他轻声的恳求道:“陛下,我想抱抱你……”

    她太坚强了,坚强得让人心疼。

    那哀求的语气和神态,让秦酒瞬间软的不能再软。

    “是卫胥给我下的毒,陛下你要小心他。”

    “他啊,被关进大牢了。”秦酒神色淡然,丝毫不把这人当回事。

    玄瑾心里有些忐忑:“陛下,那你现在……心里还有他吗?”

    少女轻嗤:“我心里何时有过他?他伤了你,迟早要找他算账。”

    玄瑾:瞬间感觉好开心是怎么回事?

    系统还在感动抹泪中,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主业:

    -

    这时,小团子像是个小炮弹似的冲了进来,小脸红彤彤的,还不忘有礼貌地叫了一声“母皇。”

    跟在小团子身后跑的气喘吁吁的宫女,神色仓皇地跪倒在地,请罪道:“陛下恕罪,小团子吵着要来看凤君,奴婢们拦不住啊!”

    小团子跑到床前看着面色苍白的男人,皱起小眉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父后……痛痛……”

    玄瑾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出声安慰道:“倾语,乖,父后没事。”

    “母皇给父后呼呼……就不痛了……”小团子一脸期待地看着秦酒,等着她给玄瑾呼呼。

    少女无奈,只好蜻蜓点水地在玄瑾脸上吹了吹。

    温热的呼吸拂在他的脸颊上,他都有些飘飘然。

    玄瑾嘴角微微上扬,他们这样,像极了真正的一家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