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65章 替身女皇太霸气(18)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中秋节以后,玄瑾的黑化值已经清零,这是个好兆头。

    原主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唯一让秦酒不满的就是每天都需要上早朝,但没办法,谁让她是一国之君。

    小团子,快长大,这样她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陛下,该上早朝了。”琉璃恭敬的走进来。

    “知道了,你下去吧。”

    秦酒从衣架上拿了一件华丽的无可挑剔的衣服穿上,瞬间,整个人的气场都改变了。

    少女一袭金丝绣线皇袍,因为是上朝,所以发髻便梳得不似往常那样闲散。

    做个皇帝容易吗,这满头发饰都足矣把她整个人给压垮了。

    秦酒撑着头看着底下文武百官,又是一堆屁话,天天重复,听的她都烦了。

    唯一能让她提点神的只有站在文武百官之前的魏丞相了,事事都有她的份,互怼也是一种乐趣不是。

    王座上的少女缓缓开口:“朕要遣散后宫,独留凤君一人。”

    众大臣:“……”对于陛下的骚操作已经见怪不怪,你开心就好。

    女皇遣散后宫,昭告天下:此生唯凤君一人,再不纳夫侍。

    所有的侍君全部安排离宫,有家的回家,没家的赠送银两另外安置,总之,女皇为了玄瑾遣散后宫。

    一时之间,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这桩大事。

    古往今来王侯将相那个不是三夫四侍的?更何况帝王,更是三宫六院七十二侍君。

    而由于帝后仇俪情深,一生一世一双人,羡煞旁人。

    一夫一妻这样忠贞的婚姻风气,也受到后世人的效仿。

    -

    天牢。

    卫胥躺在牢房的破床上,如今已是一脸面黄肌瘦,丝毫看不出来之前那气宇轩昂的样子。

    “欸,你们听说了吗?陛下为了凤君遣散了后宫。”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那些侍君们都被送出宫了。”

    “那里面这个呢?”

    “这个可是犯了大罪,谋害了凤君,陛下怎么可能放过他!”

    几个狱卒窃窃私语。

    “陛下驾到。”

    秦酒踏入牢门,看到男人已经脸色发青,气息奄奄,已经是一副濒死之相。

    秦酒扯着嘴角露出凉薄的笑,“被毒折磨得不好受吧?”

    他咬牙说道,“陛下,你真狠。”

    秦酒回头看了看他,道:“狠吗?和你比起来,不过小巫见大巫。”

    她话音才落,就见男人猛然抽搐了一下,歪头吐出一口黑血,就断气身亡了。

    -

    皇宫。

    “你说什么?陛下不见了?找过了吗?”魏宰相这操碎了的心哟,简直是欲哭无泪。

    “找了找了,可是奴婢派人找遍整个皇城,也没有找到陛下的一片衣角,凤君也跟着不见了。”

    “大人,在御书房找到一封圣旨。”

    秦倾语今年才八岁,就被迫登基。

    秦酒只留下一封圣旨就带着玄瑾离宫出走了。

    圣旨内容是封太女秦倾语为女皇,魏宰相监国,新皇未成年之前辅佐新皇。

    -

    秦酒和玄瑾离开皇宫以后,住在一个山清水秀的镇子上。

    “玄瑾,我的衣物与你可有仇?你竟如此的将它们洗破?”秦酒极度抓狂,提着又一次被他洗破的衣物来到他面前。

    玄瑾看了一眼洗破的衣服,有些心虚:“阿酒,我下次保证轻轻的,不弄坏你的衣服。”

    秦酒翻了个白眼,简直生无可恋:“你算过你一共洗破多少件衣裳吗?我从皇宫带出来的衣服都被你洗破了!”

    “阿酒,你嫌弃我。”玄瑾端着木盆,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秦酒揉了揉头疼的眉心:“我哪里敢嫌弃你……”

    “好了好了,我先给你做饭,不然你该饿了。”

    玄瑾压根不听秦酒说,直接放下木盆,开始择菜做饭。

    秦酒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忙里忙外。

    这个男人说什么想要过一过平凡夫妻的生活,不用奴婢丫鬟,不用护卫在一边伺候的日子,于是,开始了他们这样的普通的平常的夫妻生活。

    买菜,做菜,开地,搭菜棚子,甚至还有几只下蛋的老母鸡和几只下蛋的母鸭,只要是庄子上的有的东西这里全都有,只要是平常夫妻该做的,他们都做,而且……乐在其中。

    没有华丽的宫殿,没有名贵的花草,简单而不失精致的四合院,普通却充满生活气息的小庄子。

    白天的时候可以在葡萄架下看书下棋,晚上的时候可以在屋顶上数星星,夏天的时候可以在林子里乘凉,冬天的时候可以在院子里堆雪人……

    -

    又过了十年,玄瑾已经能把衣服洗得很好,不会再洗破。

    这天夜晚,月色十分静谧。

    玄瑾揽着秦酒的腰,和她一道倚在躺椅上,但见夜空中星云密布,美的令人炫目。

    秦酒依偎着他,静静的向着夜色中看去,四下里都是安静极了。

    十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的美艳动人,岁月似乎并没有磨损她什么,那种雍容高贵从来没有离开过她。

    两人靠得很近,近到好像可以听见对方的心跳。

    “冷吗?”玄瑾拢了拢她身上的衣服。

    只担心夜间风凉,会让她着了风寒。

    秦酒觉得应该时日无多,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玄瑾,好累,我想休息了。”秦酒低声说道。

    秦酒握住他手腕,“抱我睡会吧。”

    玄瑾沉默一会儿,将她揽在怀里,轻轻地在她耳边说,“别怕,我会一直在,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不知为何,她的心脏就像被一大手狠抓了一下,让她紧紧握住了双拳。

    攥得手背都有些发白。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玄瑾温柔的亲吻她的发顶,“阿酒……”

    秦酒回抱住他,在他怀里蹭了蹭。

    似乎过了很久,男人怀里的人紧紧闭着双眼,身体慢慢变凉,再也没有回应。

    玄瑾再次紧紧地抱着她,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拂过她的脸颊,目光深沉。

    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他呆在原地许久,丝毫没有挪动地方,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后史书记载:女皇和玄凤君帝后情深,同棺合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