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66章 小团子番外(1)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时间荏苒,转眼已是四年。

    小团子已经五岁。

    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孩儿,?但她的地位尊崇,是凤栖国尊贵的太女殿下,?早已定下的储君。

    从小可以在宫里横着走的,飞檐走壁,?上树下河,?无所不能,?本来这辈子都不能是一个闺中淑女了。

    不过这样的日子也过到头了。

    为何,因为太忙了。

    她要跟着太傅学识字,还要学习处理政事。

    不过母皇说,成熟的皇帝都是五岁就开始批奏折,所以她要好好努力。

    母皇,就是她生活的终极目标,她要达到母皇那种高境界,还需要走很长的路。

    在她看来,普天之下,任何一个女子都难及母皇的风华。

    从上书房出来,伺候她的小宫女秋落就跑了上来。

    “殿下,?奴婢替您背吧。”

    “不用,?本宫自己背。”五岁的小太女身穿淡金色绣龙太女袍,一张小脸自带着一股威严,那是遗传自她的母皇,这个凤栖国的主人。

    “我要去找母皇。”

    -

    未央宫。

    “太女殿下,你来啦。”门外的琉璃笑道。

    她从小就是琉璃姑姑带大的,两人关系自然很亲近。

    “嗯。”秦倾语对着琉璃甜甜一笑,葡萄般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状,配上粉嫩嫩的小脸,甚是可爱。

    琉璃见此脸上的笑容更深,眼底深处都是对眼人儿的喜爱。

    “女皇凤君都在里面呢,太女殿下快些进去吧。”

    秦倾语一点头,转身进了大殿。

    绕过屏风,就见端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

    母皇是个很美丽的女子,乌黑的秀发披散在双肩,五官精致漂亮,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耀眼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但是母皇只有对着父后的时候才会笑。

    而在她身后站着一位如谪仙般的男子,便是她的父后。

    此时父后正在给她母皇梳妆。

    秦倾语看到父母恩爱的场面,颇为无奈。

    父母感情太好,她无论何时出现都会显得“不合时宜”。

    -

    五月初七是秦酒的寿辰,作为她唯一的女儿,秦倾语很早就开始准备礼物了。

    秦倾语准备的礼物是自己刻的一个小木雕,毕竟她母皇是一国之君,这个天下都是她的,更不要说她缺什么了。

    女皇寿辰,宫里举办宴会。

    云泽国的小皇帝也来给秦酒祝寿。

    宴会一结束,一抹小小的身影如同精灵般钻进了人群中,秦倾语一副鬼灵精怪的样子悄悄跟在小皇帝身后。

    她在宴会上就注意到他了,小皇帝一看见母皇跟猫见到老鼠似的,异常乖巧,让人忍不住想逗逗他。

    小皇帝没有回凤栖国给他安排的寝宫,而是在后花园逛了一圈,就被小太女给逮到了。

    他穿了一身玄色的锦袍,脚上穿着明黄色绣着龙纹的鞋子,头上扎了个髻,仰着小脸蛋,乌溜溜的眼睛扑闪着,惊奇地望着眼前娇俏可爱的女娃娃。

    “你是太女殿下?大魔王的女儿?”

    “大魔王?你很怕我母皇?”

    还没等少年说话,一条绿色的小蛇从树上掉下来,就掉在两人面前。

    小皇帝突然呼吸急促,眼神微变,“有……蛇……”

    他说话磕磕巴巴,脚步也开始往后撤。

    秦倾语用小棍子把蛇挑起来,一边靠近他说道:“小皇帝,你怕蛇啊?!”

    小皇帝眼神惊颤,后退的更快。

    “啊啊啊!!你快把它拿走,你不要靠近我!”他一边往后挪一边喊道,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可还是强忍着。

    他可是一国皇帝,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害怕一条蛇……

    听到这惨绝人寰的叫声,秦倾语的内心小内疚了一下。

    她朝小皇帝吐吐舌头:“羞羞,爱哭包。”

    小皇帝的脸明显全部皱在了一起,像个纠结的小包子。

    呜呜呜呜,世界上有他这么可怜的皇帝吗?

    连五岁的小娃娃都可以欺负他。

    秦倾语把蛇往远处的草丛一扔,说道:“好,好,我不过去,不过你要小心啊,你后面可是荷花池。”

    小皇帝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精神一松懈,才觉得两腿颤抖得厉害,突然脚下一空,随着一声惨烈的尖叫,“扑通”一声直直的坠进水里。

    只觉得天旋地转,头重脚轻,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往荷花池里,倒下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太快,只在那短短的几秒之内。

    “救命啊!救命啊!你快来救我、救·····我······我不会凫水!”小皇帝在水里一阵乱扑腾,不断用手拍水。

    紧接着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冷水后沉了下去。

    溺水的感觉,非常的难受。

    小皇帝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秦倾语是会凫水的,但是就她这小身板,下去了也救不上来。

    “你坚持住,我叫人来救你。”

    -

    未央宫。

    小小人儿垂低着头,红艳艳的小嘴嘟着,一脸做错事的样子,一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不时的偷偷瞄了她母皇一眼。

    秦酒坐在上位,看着眼前一脸心虚的小人儿:“倾语,你把云泽国皇帝怎么了?”

    “倾语贪玩,把云泽国皇帝吓得掉到水里了。”说着说着,嗓音就带上了哭腔。

    小人儿泪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抓着秦酒的衣袖:“母皇,倾语错了,他胆子小,倾语不该吓他,他现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倾语担心他会死,倾语不想要他死。”

    “母皇,你救救他。”

    天地良心,她与他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实在没想叫他去死啊!

    秦倾语眨巴着眼睛,眼泪沾湿了睫毛,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秦酒。

    “放心,救他,死不了。”

    “谢谢母皇。”

    -

    玄瑾从外面回来也听说了这件事。

    他一边给秦酒捏肩一边问道:“那小皇帝不要紧吧。”

    “救得及时,修养几天就好了,男孩子就是这么娇气。”

    想到小团子,玄瑾又忍不住说道:“倾语以后估计也是古灵精怪的主,看她才5岁就把云泽国小皇帝欺负成什么样!”

    “这蔫坏蔫坏的性子跟你一个模样。”

    秦酒晲了他一眼:“还不是那小皇帝太怂。”这个位面的男孩子就是朵娇花。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玄瑾宠溺的笑应着,自是不会驳了她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