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79章 血族女王有点凶(11)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房间内是属于血族的暗红色格调,弥漫着淡淡蔷薇花香。

    两人没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季遇心里根本没法安静下来,一颗心怦怦直跳。

    他侧了侧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用匕首在上面轻轻一划,鲜血便顺着伤口缓缓流出。

    闻着空气中血液的芳香,秦酒眸色渐深,舔了舔唇瓣:“你这是在邀请我吸你的血?”

    季遇诚实地点了点头,反问道:“不明显吗?”

    她瞬移到季遇身前,舔了舔划破的伤口,伤口瞬间愈合,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住那股吸血的渴望。

    “怎么了?我的血不好喝了吗?为什么不吸我的血?”季遇的声音带着小委屈。

    少女没说话,直勾勾地看着他。

    季遇盯着她水润的唇瓣,慢慢凑近了些,印上少女的唇,轻轻厮磨。

    秦酒罕见地愣住了。

    这磨人的小妖精!

    她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你真当你这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他的心底荡起一抹暖意。

    原来,她不舍得吸我的血。

    季遇握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眸光温柔:“愿为你倾尽所有。”

    早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他的一颗心就丢在了她的身上,沉醉于她的一颦一笑,喜怒哀乐皆由她。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秦酒能看清他的每一根卷翘的睫毛。

    视线相交,仿佛空气都因为他们的对视而逐渐升温。

    季遇目光深深的看着少女,少女几乎要沉醉在他的眼神里,但是最终她还是移开了视线。

    季遇迅速抓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

    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宛如无骨,冰冰凉凉的,握起来很舒服。

    季遇低头,在那素雪一般的指尖上轻轻一吻。

    他正要做点什么的时候,秦酒神色自若地一把拉过被子,伸手一扬,被单迅速卷起季遇,把他团团包住,直接把他捆了个结实。

    秦酒凶巴巴地警告:“你还小,不许干坏事……”

    季遇无辜地看着她,仿佛在控诉她的恶行。

    秦酒缓缓的凑近他,贴在他耳边轻声道:“季遇,知道我大你几岁吗?”

    “年龄不是问题。”

    秦酒一脸严肃的道:“不如你做我的子嗣?”

    宿主你这样逗反派真的好吗?

    季遇一脸憋屈:“……”谁要当你儿子!!

    过了好一会儿,季遇红着脸,小声地嘟囔:“我可以做你的童养夫。”

    没有得到秦酒的回应,他侧头,发现少女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勾了勾唇,手一捞,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

    古堡一楼。

    夏曦一边洗碗一边哼着小曲:“那个血族是个大变态~死变态~臭变态~就会欺负我这个小可爱~打死那个变态~哼哼哈嘿~”

    突然,一只白净的手搭上女孩的肩膀,指骨修长,骨节分明。

    “啊!鬼啊!”

    夏曦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见鬼似的往后一退,手中的碗哐当一声掉地上,摔碎了。

    秦枢淡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在说谁变态?”

    夏曦只觉得汗毛倒竖,“我在说你怎么这么帅。”

    他轻轻弯起的唇角,勾起一道诡异的弧度。

    “呵呵,提醒你一下,你刚刚摔坏的碗,是古董哦,价值连城,你要怎么赔?”秦枢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

    我靠,你们血族这么奢侈吗?拿古董来吃饭?

    “要不是你吓我!我怎么会把碗摔碎,你一个血族还这么抠门……”

    秦枢那张俊美如妖孽的脸,隐含着薄怒:“你摔碎了碗还有理了!”

    绯红色的眸子摄人心魄,周身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狂傲不羁。

    就算夏曦对他没什么非分之想,此刻也看痴了。

    血族的魅惑能力太厉害了吧?!

    妖孽!

    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

    她狠狠地咽了下口水。

    “怎么?不想赔?”

    连声音也性感得让人耳朵怀孕。

    “我就不赔,你咬我啊!”

    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这不是变相地邀请他吸血吗?!

    夏曦哆嗦了一下,脸红得要滴血,尖叫了一声,赶紧就往楼上跑。

    秦枢低下头,幽暗的目光盯着夏曦白皙优美的脖颈,鬼使神差地抓住她,两颗尖牙刺入她的皮肤,温热的血液滑过他的喉咙。

    空气中血液的馨香顿时浓郁起来……

    “死变态,松嘴,要把我吸干了!”夏曦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疯了!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对不起,我……”

    夏曦的声音唤回他的理智,他松开嘴,恢复了冷淡的面容,却不知道该如何道歉。

    夏曦脸色苍白,身子摇晃了一下,被她强撑着站稳了。

    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远离这个男人。

    秦枢静静的看着她慌乱地跑上楼,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绯色的眸色一点一点的黯了下来。

    夜晚,晚风轻拂,秦枢倚靠在阳台上吹风。

    他手里端着半杯红酒,轻轻摇晃着,酒杯送到嘴边轻轻抿一口。

    红酒的瑰丽颜色,与他手指的白皙,形成对比,构造出一幅视觉盛宴。

    怎么会这样?

    他居然一时失态,吸了她的血?

    -

    翌日。

    季遇从被子里钻出毛绒绒的小脑袋,纤长浓密的睫毛下,一双墨黑的眸子还带着未睡醒的朦胧。

    直到看见怀里的少女,整个人的气息忽然鲜活起来。

    他温柔地注视着身旁女孩沉睡的眉眼,伸手为她捋了捋额前的发丝。

    他刚有动作,少女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把你吵醒了?”

    “没有,刚好想起床了。”

    人类和血族的作息不一样,人类是白天活动夜晚休息,而血族恰好相反。

    血族人很少在白天活动,大多数都是夜里出行。

    对他们来说,白天只是一个适合睡眠的好时间,强烈的日光会让他们感到不适。

    所以秦酒和季遇起床的时候,整个古堡静悄悄的。

    秦酒下了楼,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中装满了人造血包。

    她从冰箱里拿出人造血包,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一点不香!

    不过,总比饿肚子好。

    她咬着吸管,皱了皱眉头,喝了两包人造血,终于有了饱腹感。

    少女逆着光,她苍白的肌肤显得无比通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