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84章 血族女王有点凶(16)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秦酒放轻声音回到房间,随便洗漱上床休息。

    她刚躺上床,季遇就醒了。

    季遇翻了个身,搂住她,声音软软的:“殿下,你回来了?”

    “嗯。”

    秦酒回想起刚才秦枢说的话,她一脸认真严肃的问:“季遇,你想被我初拥吗?”

    “初拥?”

    她解释道:“血族,只会和自己最亲密的人建立初拥关系,比如子嗣,或伴侣。”

    季遇捏了捏被子,嗫喏着回答:“我才不想当你子嗣。”

    秦酒轻笑:“那你愿意成为我唯一的初拥与伴侣么?”

    季遇听见伴侣两个字,眼眸中突然流溢出极为璀璨的光彩来。

    他又突然纠结起来,“要是我被初拥了,你喝谁的血?”

    如果因为他被初拥了,她去喝别人的血,他一定会疯掉。

    秦酒皱了皱眉:“我可以喝人造血包。”

    虽然那味道一言难尽,但是没得挑。

    “被初拥以后是不是会拥有漫长的生命?”

    “嗯。”

    “我想往后陪你很久很久,与你长相厮守。”

    秦酒顿了顿:“听我说,要是你变成血族,你会害怕阳光,会想吸血,再也吃不了人类的食物,即便如此,你还想初拥吗?”

    季遇直视她的双眼,眼里似乎藏着无尽深情:“今生尽付于你。”

    初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双方要交换一半的血液。

    少女凑近他,冰凉的唇落在他脖颈。

    他清晰听到少女吞咽血液的咕咚声,却不觉得痛苦,奇怪,反而觉得很开心。

    紧接着,少女划破自己的手腕,将自己的血喂到他的嘴里。

    少女的语速不急不缓,说出了古老的咒语:“吾,血族女王秦酒,愿意与季遇结下契约,与汝同生,与汝共死。”

    以吾血,融汝血。

    神圣而美好。

    比起人类口头上的许诺,血族会用最直接的法子,以鲜血立誓。

    仪式完成,一位新的血族诞生,现在的季遇脆弱得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他捏死。

    终于失去力气的季遇躺在少女的怀中,视野愈发模糊,逐渐失去意识,沉沉的睡了过去……

    被初拥后的少年,容貌开始发生变化,一头银发变长,变得俊美妖异,长出了小小的尖牙。

    秦酒愣住了,缓缓出声:“苏衍……”

    少年睁开绯红色的眸子,听到秦酒的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是我。”

    秦酒疑惑:“你怎么恢复记忆了?”

    苏衍有些遗憾:“大概是契约的力量唤醒了我的一缕神识,维持不了很长时间。”

    苏衍抱着秦酒,就像是要把她给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一样,舍不得松手。

    他靠着她的肩头,在她耳边轻轻呢喃:“阿酒,我很想你。”

    “系统,你做得很棒。”

    系统996一脸娇羞:

    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暧昧旖旎的气氛。

    苏衍看着少女绝美的容颜,喉结无意识的滚动一下。

    他小心地凑近她,眼看着就要碰到她的唇瓣。

    少女耳尖有些发红,她偏过头,苏衍亲在了脸蛋上。

    “阿酒,你害羞了……”

    少女矢口否认:“没有。”只是觉得莫名有些羞耻。

    “我不管,其他碎片都可以亲,为什么我不可以?哼,我不仅要亲,我还要多亲几口。”

    苏衍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霸道地吻了上去。

    热烈,缠绵。

    秦酒回想着自己与苏衍之间的点点滴滴,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恍若一场梦一般。

    苏衍缠着她好一会儿,才不依不舍地放开她。

    看着少女红肿的嘴唇,他的眸色深邃,透着莫名的光。

    没过一会儿,他整个人蜷缩起来,喉间传来火烧火燎的干渴感:“阿酒,我现在很想吸血,你不要靠近我……”

    秦酒顿了顿,将自己的脖颈凑到他跟前,淡淡地说了一句:“吸我的血吧。”

    他看着她露出来的脖颈,神色暗了暗。

    “我会……轻一点。”他轻舔着唇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吸血欲望。

    小小锐利的尖牙轻轻蹭在女孩白皙雪白的肌肤上,小心翼翼地刺进了柔软的皮肤里,鲜血瞬间涌进他口腔内。

    味道和他想象中的一样甜美。

    其实比起人类的血液,血统纯正的吸血鬼血液,更美味。

    但是不能吸食比自己强大的血族血液,否则身体会承受不住。

    苏衍轻轻舔了舔脖颈上的伤口,再退开时,伤口已经愈合。

    他全身发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小六子,他怎么了?”

    过了半个小时,少年悠悠转醒,他有些迷茫的看着顶上的天花板。

    漂亮的眼睫毛轻轻的眨巴着,看起来乖巧软萌。

    他抿了抿殷红的嘴唇,绯红色的眸底,满是迷茫。

    “殿下,我这是变成血族了吗?”他语带疑惑,漂亮的眸子眨了眨。

    “季遇?”

    “殿下,怎么了?”

    “没什么。”

    -

    第二天,秦酒出门找几位亲王议事。

    刚回到古堡,夏曦就跑了过来,声音紧张:“小姐姐,季遇不见了。”

    “嗯?”他还处于虚弱期怎么可能乱跑?

    秦酒迅速调出古堡的监控画面。

    监控里只看到一个黑影从身后袭击了季遇,下一秒带他消失在古堡里。

    是血族,古堡里有奸细。

    少女绯红色的眸子里闪过寒光。

    -

    季遇昏昏沉沉地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到了陌生的地方。

    四面都是墙壁,橘黄的灯光,光线十分昏暗。

    面前守着几个穿着猎魔制服的血猎。

    门打开,诺凡走了进来。

    季遇抬眸看了他一眼,“抓我来是想得到圣器?”

    诺凡不知道这圣器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者究竟在不在季遇的身上。

    他之前也许是为了迷惑自己,才说不知道圣器。

    “交出圣器,我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季遇轻笑,静静的望着诺凡,“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到现在你还有别的选择吗?你只能选择相信。”

    诺凡双眼淡漠的望着季遇,好像自己就是神,至高无上,宣判人死刑的神。

    季遇点头,而后答道:“是如此啊,我好像的确没有别的选择了。”
小说推荐